药宗。

    宗主大殿。

    午后的宗主大殿,空旷冷清,唯俩人一坐一站。

    药宗宗主看起来心情似是尤为的好,他坐在桌前,熟稔地烹茶,茶烟袅袅,宗主笑容可掬地望向轻歌。

    “药宗独有的天香茶,最适合女子饮用,一杯天香,一盏国色。”

    宗主添一杯热茶,递在轻歌面前,“东帝,坐——”

    轻歌亦不拘束,落落大方地坐下来,端起茶杯一口饮尽,“的确是好茶。”

    轻歌手握茶杯,缓缓放在桌面,“茶的好坏人能鉴,人的善恶,茶可能知?”

    “东帝话有话?”宗主一脸高深莫测的神情。

    “宗主是聪明人,应该清楚我所说的话是什么意思。”轻歌说道。

    “本宗不知。”

    “宗主这是要揣着明白装糊涂了?”轻歌蓦地站起,毫不怯弱直视宗主笑眯眯的眼,“二宗师作恶多端,在药宗掣肘你多年,你早便想对二宗师下手,奈何二宗师身后有神域方狱,你怕牵一发而动全身,但你

    一直心怀杀意,所以你看似坐以待毙,实则是在等一个机会的到来。”“大宗师不辞辛苦远道西洲是为了保下我,保下一个炼药天才。而你,对于大宗弟子的认可,是因为你知道我进入药宗,势必会引起二宗师的仇恨。你清楚二宗师会借祖殿

    宝典对我下手,所以你暗替换掉祖殿宝典。之后,你隔岸观火,坐收渔翁,看着二宗师自以为是地盗走了祖殿假的宝典借此陷害我。”轻歌笑若春风盎然,“你料到了我会将计计,所以你再用早被你藏好的祖殿宝典来一招移花接木,‘陷害’二宗师。二宗师是方狱的走狗,你不敢杀,可你知道,我敢杀。

    莫说方狱的一条狗,便是方狱本人在此,只要有机会,我都会砍了他的头颅。”

    “你是个聪明的孩子。”宗主轻声说。“宗主更聪明,你暗观察朝的形式,特意关注了我当日像方狱索要的奖赏是一个人,那个人是我的母亲,你又调查了我,发现定山坡我生死一线是被‘母亲’所救。你发

    现了我与方狱的血海深仇,所以你敢走这一步,因为你知道,只要我得知二宗师是方狱的狗,不会放过他。在此之前,你借阿九的嘴侧面告诉我这些线索。”

    说完过后,轻歌端起宗主递来的茶,抿了一口。

    “东帝,我们是在互相帮助,老二于你于我,皆非好人,断其一命,我们共赢。”宗主悠然地说。

    “共赢是一回事,宗主利用我又是一回事,若我当时在祖殿没有想明白,于宗主来说,我也是一粒无用的棋子,可以随时丢弃,不是吗?”轻歌挑眉,冷冷地道。

    这些站在高位的人,绝非善茬,心思城府之深,非她所想。

    “这一点,本宗抱歉,你为药宗除害,的确该有奖赏,祖殿宝典,可全都秘密赐予你。”宗主风轻云淡地说。

    轻歌瞳眸一眯,祖殿宝典,何等珍贵,居于祖殿,多年密封。

    而今,宗主轻描淡写一句话,全都送给了她。

    “为何?”她只是个外人,甚至尚未举行入宗大典。“祖殿宝典,乃医毒共存,传承阅读了祖殿宝典的人,若有慧根,未来会朝两端发展。成为药神,或是成为毒王。若为药神,兼济天下,若为毒王,毒杀天下。正因为怕祖殿宝典落入心术不正人手,才一直密封。”宗主轻轻一笑,“你是个很复杂的人,你小小年纪身染血腥杀人无数,可你对至亲至爱之人赴汤蹈火在所不惜。若非被逼无奈

    ,你都会心存良善。”

    听到宗主对自己的评价,轻歌有一瞬的怔愣。

    她本以为,宗主亦是一个玩弄权术阴谋之人。宗主继而道:“本宗认为,真正的良善,并非软弱,并非以德报怨,而是身处险恶,亦保留良知;是与魔为敌,却不堕魔,是即便堕魔,亦能为佛。所以,本宗相信你,无

    论你到了何种地步,你都不会成为毒王。本宗期待你成为药神的那一日……”

    宗主微微一挥手,光芒闪烁,几个装有祖殿宝典的古木盒全都悬浮在轻歌的面前。

    轻歌谨慎打开古木盒,里面的确都是祖殿宝典。

    轻歌并非急着收起宝典,而是悄然用雪灵珠探测了一遍古木盒。

    如此之后,轻歌也没全部的放心,让凤栖检查了一遍古木盒和祖殿宝典。

    “古木盒与祖殿宝典皆无问题。”凤栖肯定的说。

    这般,轻歌施施然一笑,将先祖宝典连带着古木盒一同放入空间指环内。

    宗主无奈,“本宗不会拿先祖宝典这么大的赌注给你下绊子。”

    “宗主谅解,小心点总是没错的。”轻歌坦然。

    宗主看了看轻歌,觉得这小丫头才是个老顽童,哪里有年轻人这般成熟稳重的。

    “宗主大礼,弟子感谢。”

    轻歌双手抱拳,一声告辞后转身离开宗主大殿。

    她特来宗主大殿辛苦说辞,无非是想借此敲诈宗主一笔。

    没想到宗主这么道,自己给了好东西过来。

    走出宗主大殿,梁柱雕花的宽敞长廊,大宗师、九姑娘与九辞三人默默等候。

    九辞看见轻歌,皱起了眉头,立马把准备好的狐裘大氅盖在了轻歌身。

    “秋风如虎,你穿的这么单薄,便是铁打的身子也熬不住啊。”九辞愠怒。

    轻歌歪着脑袋,咧开嘴眯起眼睛笑,“天凉了,哥哥会帮我准备加衣,我又何必多添?”

    九辞面颊一红,撇过头去,“淘气。”

    轻歌猛地抱住九辞的臂膀,“听说药宗山下的糯子鸡很好吃,想不想吃?”

    “外面的脏东西哪有映月楼的好吃?你若喜欢,改日让他们做给你吃便是,何必亲自下山劳累。”九辞这般说着,却是迈动双腿与轻歌朝药宗外走去。

    轻歌回想了一下映月楼杀手们做的饭菜,打了个寒颤。

    九辞未免太剥削人了,这年头当杀手厨艺好还能加分?

    “歌儿歌儿,我也想去吃。”九姑娘喊道。

    轻歌摆摆手,“跟来,今儿个姐姐请客。”

    “好嘞……”九姑娘小跑过去。

    大宗师欣慰地看着三人背影。

    随后,大宗师走进宗主大殿。

    宗主坐在桌前烹茶,听见脚步声,并未抬头看,随意的道:“如你所言,祖殿宝典都给了那丫头。”

    “你借她之手除掉老二,可有想过她无法跟你的思路当真被老二陷害成功?”大宗师皱眉。

    “不会。”

    “何以见得。”

    “这丫头能次次死里逃生,依靠的并非侥幸。老二于她来说还太嫩了点,她的敌人是方狱那只狐狸才对。”

    “……”

    方狱……

    大宗师沉思许久,双眼愈发的坚定,“我绝不会让方狱欺负了轻歌。”……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