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是方狱方大人,夜轻歌,你若敢动我,方大人绝不会放过你!”

    二宗师见轻歌有些迟疑松了口气。

    好在还有方狱这个保护伞,否则他今日真的是死路一条了。

    二宗师做梦也想不到今日会这般的惊心动魄。

    “原来是方大人的人……”

    轻歌面带温和的微笑,步步走近了二宗师。

    二宗师扬起下颌,“夜轻歌,你……”

    一句话尚未说完,轻歌站在二宗师面前,手握明王刀,一刀过去,贯穿二宗师的腹部。

    轻歌在二宗师的耳旁,红唇轻动,吐气如兰:“杀的是方狱的走狗,二宗师,一路好走,过后不久,你的方大人会去黄泉路陪你……”

    二宗师眼球瞪得极大,似要完全凸出来,临死二宗师都是不可置信的。

    他以为方狱会是他的保护伞,怎知是一方催命剂。

    轻歌把刀拔出,鲜血如红梅点缀在轻微摇动的墨衣。轻歌回头,望向天山宗,“天山宗主,烧毁海棠,盗走大典,这两件事都是滔天罪恶。但始作俑者罪魁祸首药宗二宗师已被绳之以法,天山宗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少主白

    公子便留在药宗弥补罪过吧……”

    “夜轻歌,吾乃宗府亲封天山宗,宗府簿有名,且不论活罪死罪,便是要罚,也该由宗府来罚。”天山宗主不甘地说道。

    “看来……天山宗主这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了?”轻歌挑眉,坐在椅,双腿优雅交叠,轻执素帕,擦拭着刀刃的血迹。

    言语之间,杀意毕露,天山宗父子惴惴不安,忐忑发抖。

    显然,若不满轻歌的裁决,等待着他们的将会是和二宗师一样的下场。

    二宗师背后有方狱撑腰夜轻歌都敢杀,这般的丧心病狂,多杀他们父子二人又如何呢?

    而轻歌所谓的裁决,实则是想留下白流光,以白流光来要挟天山宗。

    好狠毒的心思,好深绝的城府!

    轻歌擦拭完毕明王刀,将染血帕子随手一丢,抬起一双明亮的眸,望向了天山宗主,“天山宗主,如何?”

    不咸不淡的话语里,分明充斥了威胁的杀气。

    天山宗主心一番思量过后,绝望地闭了眼,“药宗大宗弟子所言极是,天山罪过,当由犬子流光来弥补。”

    天山宗主打开眼望向轻歌,“大宗弟子,即便弥补,也该有个期限。”

    “少则三年,多则无限,至于具体如何,要看令公子在药宗的表现了。”轻歌道。

    “你……”

    “天山宗主若是不满,尽管道出来便是,我药宗不强人所难。”她不强人,是杀人。

    无人敢直视那双杀意凛冽的眼眸,她分明是个青涩美丽的女子,该如精灵般不谙世事,偏生满身血腥,如阎罗般气定神闲地坐在那里。

    “大宗弟子所言,天山宗并无不瞒。”天山宗主深知大势已去,现在唯有保命。

    至于后事,唯有保下这条命。

    “父亲……”白流光怎么也没想到,他不过随父亲前来药宗看热闹,怎知掉进了狼窝虎穴。

    “流光啊,你且留在药宗,等赎罪完毕,为夫会来接你的。”天山宗主言下之意是让白流光不用担心,很快他便会想要对策前来药宗解救儿子。

    白流光将信将疑,虽心有不悦,但事已至此便是无可奈何花落去。“好……”轻歌收起明王刀,双掌轻拍,“天山宗主果真是个明白人,来人,备好飞行魔兽送天山宗主回天山宗。”轻歌看了眼还处于懵的状态的九姑娘,“阿九,准备好房屋

    ,安排白公子住下。”

    九姑娘渐渐清醒,“是。”轻歌回身之际,墨衣翻飞,“我希望,从今往后,类似于今日之事不会再出现在药宗。否则,二宗师的今日,便是你们的明日。不过,二宗师在药宗多年,既已伏罪,死后

    便是无罪,葬礼还是按照宗师仪式来,此乃我药宗之大气。”

    存书楼内,弟子无数,宗师诸多,两位宗主,十二位长老,更有沙发狠辣的映月楼主。

    但,所有人的目光只落在一人身,不由自主的被她吸引了去。

    九辞两眼崇拜的看着自家妹妹,便是他今日不来,轻歌都能把事情处理的完美。

    聪明的让人心疼。

    夜轻歌入药宗,怒斩二宗师,惩恶扬善,奠定了在药宗首席大宗弟子的地位,同时还威名远播。

    数日的时间,天域五洲皆在传。

    有人说,二宗师作恶多端,杀人夺宝,被弟子夜轻歌发现,一怒斩杀二宗师。

    有人说,夜轻歌是当之无愧的炼药天才,二宗师嫉妒她的天赋,想要除掉夜轻歌,不曾想被年轻的女子反杀。

    有人说,……

    天山宗主被药宗弟子护送回西洲天山宗。

    天山少主白流光软禁在药宗,掣肘天山宗。

    轻歌留下白流光,更多的是控制天山宗。

    天山宗位于半妖群,之所以一直对她出手,只怕有不可告人的秘密,轻歌只得未雨绸缪。

    神域——

    啪……

    一道金光手掌凌空打在方狱身,打的方狱身体翻飞,摔倒在地。

    之以往,方狱愈发的年轻了。

    分明岁数已到年,但俊美的似弱冠男子。“你不是说,夜轻歌无法拿到朝奖赏吗,一座资源丰富的城池,乃本主栖息之地,你可知意味着什么?若非你擅作主张,又怎会损失如此之多?”坐在椅,飘渺半空,

    背对着方狱的男人沉声质问。

    方狱低头,“神主,抱歉,夜轻歌杀药宗二宗师,软禁天山少主,出乎意料。”

    “空虚啊空虚,这么多年,你擅专诡诈,而今遇到了一个旗鼓相当的敌手,是汝之幸运,还是汝之灭亡呢?”

    随着神主的话音落下,神主金光氤氲的背影,逐渐的透明,然后完全消失于视野。

    方狱黑着脸走出去,他望了望天,眸色愈发的诡谲深黑。

    “真是个聪明的姑娘……”

    “聪明到让人喜欢得很,恨不得揉进骨子里好好疼爱。”

    “瞳儿,九泉有知你且放心,我会好好疼爱你的女儿,不会让你死不瞑目。”

    “……”

    方狱笑了。那一抹笑,能让艳阳天骤然凛冬寒涌。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