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话音而落,灵修颀长的身影踏碎满室流光缓步而来,残阳在他身后如血似画,肃杀一片,不过顷刻,整个存书楼剑拔弩张似金戈铁马的战场,而踏步进存书楼的男子,

    是这片战场的神。

    一袭黑衣,袍摆掀飞,俊逸如玉,偏生是一块血玉!

    他走进存书楼,那狭长若星辰的眼眸漫不经心慵懒一扫,当看见身染血腥的轻歌时,双眼氤氲起猩红的血雾,暗藏冷锐杀机,只一瞬,所有的人心惊肉战,肝胆俱颤。

    “药宗宗主,本楼主放心把妹妹交到药宗,这便是你们的待客之道?”

    九辞一面说一面走向轻歌,俯下身子把轻歌横抱而起。

    二宗师看见九辞,心脏猛地下沉。

    这个时候,映月楼主怎会来药宗?

    事已至此,二宗师唯一能做的便是保下自己这条命。

    二宗师抱拳,“映月楼主,方才所言实属情急,还望映月楼主海涵,事关祖殿和先祖爷的心血,我不得不急。情急之下所言失了分寸……”

    九辞一寸寸地转过身去,森然幽冷的眸,宛若两把锋芒的刀子扎入二宗师的眼球。

    二宗师惶恐至极,身体颤抖,从未有一刻,死神距离自己如此之近。

    九辞,这个名字,是诸神天域诸多人的噩梦。

    映月楼,三千杀手,所过之处犹若锋锐飓风,能将世间繁华巍峨夷为平地,能把天地豪门一夜血洗。

    这样的人,这样的势力,谁敢不惧,谁又敢触之逆鳞?

    二宗师得到消息,九辞回映月楼,所以今日下手,九辞定不会出现。

    可没想到,九辞出现的这般恰巧。

    二宗师话才说完,但闻风声急骤,一道暗芒瞬间破空而出。

    随着咔嚓一道声响,一条臂膀落地,鲜血犹若泼墨的形式洒了出来。

    二宗师面色剧变,怔愣过后,惶恐惨叫:“啊……我的手臂……”

    二宗师左手捂着右臂的伤口,惶惶跌着跪倒在地,他震惊骇然的望向了九辞,那个传说的杀伐之神,站在映月楼金字塔顶尖的男人。

    “啧,这一刀是本楼主失手了,还望二宗师海涵,可别往心里去。”九辞邪肆一笑,唇边的笑容,叫所有人震撼。

    九辞阴晴不定,喜怒无常,乖戾嚣张,却未想这般的狡黠狂妄!

    他拿着二宗师那套说辞断其一臂,二宗师还不得不把苦水往肚子里咽下去。

    二宗师心有怨怒,可对九辞的恐惧大过怨怒。

    他在药宗做尽坏事无非是因为背后有人,但在九辞面前,算他背后的人是神主,九辞亦会毫不犹豫一刀斩灭了他。而今,断了一臂的二宗师拿出止血药粉洒在伤口,他像是坚定了某种信念,站起身子,看向九辞怀的轻歌,“映月楼主,祖殿之事若是传了出去,对于圣女的名声也是非

    常不好,只怕映月楼主也不愿看到世人辱骂圣女为盗贼吧?”

    “你……找死……?”九辞低低的喝道。

    二宗师身子颤了一下,硬着头皮说:“我这条贱命死了便死了,但我现在死了,便落实了圣女为盗贼窃取药宗先祖爷心血的罪名,楼主爱妹宠妹,大概是不愿见此一幕!”

    二宗师的话一针见血,说到了九辞的心坎。

    他不在乎世人对他的看法,可他不愿世人去欺负他手无寸铁的妹妹。

    九辞敛起杀意,喧宾夺主,抱着轻歌走至原本设给宗主的宝座坐下。

    昏死的轻歌,缓缓打开双眸。

    “歌儿?”九辞惊喜过望,适才的阴霾全都消失不见。

    轻歌动了动身子,九辞扶着轻歌站起来,小心翼翼动作极为的温柔,谨慎的模样让人诧异。

    一代杀伐之神,映月楼主,杀手之王,竟……这般温柔小心?

    “轻歌,你了祖殿,祖殿内发生了什么?”宗主问道。“咳咳……”轻歌轻咳两声,眼眶微红,“我手持祖殿令牌时有一个人神不知鬼不觉跟着我进入祖殿,我求知若渴并没有发现这个人,我进入祖殿后没多久,被一种毒气给迷晕了,途我凭借自己的意志力醒来,发现这个人在窃取祖殿书籍,我与之搏斗交缠,奈何对方实力过人,我并非敌手。此人盗宝完毕离开祖殿,被萧萧发觉阻拦,怎

    知他杀了萧萧。”

    轻歌编造了一个完美的故事。

    她看了眼人群后面的天山宗主和少主白流光,眸底掩去一抹深思。

    动手之人果真是二宗师,天山宗主定是二宗师请来的,特来见证她为贼寇,不过,倒是成全了她的一番算计。

    “你在胡说,分明是你盗走了书籍宝典!”二宗师怒喝。

    九辞一个眼神过去,二宗师登时缄默,嚣张气焰减弱了三分。“二宗师这么笃定是我拿走的书籍宝典?我有着过目不忘的本领,我既祖殿观看宝典,便能熟记于心,又何必多此一举去盗走宝典?而且,盗宝贼人与我搏斗,bǐ shǒu染

    有天山沁毒,试问,这种沁毒,从何而来?”

    轻歌看向了人群后的天山宗主,轻歌右手伸出,明王刀赫然出现在掌心。

    轻歌握着明王刀,刀尖点着地面,随之往前走,明王刀曳地而动,发出‘咔咔’的响动声。

    便是药宗的宗师长老们,看见轻歌走来,皆不由自主朝两侧退避。

    轻歌站在天山宗主面前,手持明王刀,刀尖抵在天山宗主的眉心:“天山宗主,把书籍宝典交出来吧。”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并没有什么书籍宝典。”天山宗主慌了。

    他前来药宗是为了当个见证人,却不想引火zì fén。

    而二宗师亦想不到,事情会这样的发展。

    这一刻,二宗师终于明白林鹤山与dōng zhōu顾熔柞四君为何会败倒在夜轻歌的手。

    此女,诡诈多端,城府极深,心思之缜密,诡术之阴险,叫人防不胜防。

    在进入祖殿后,只怕她已想好应对之策。

    便是九辞今日不来,她亦能将计计反将一军!

    而这一局,二宗师输在……轻敌……

    “夜轻歌,我天山宗好端端的,盗你书籍宝典做什么,而且,你说沁毒便是沁毒了?”白流光冷声道。

    此时,存书楼高层萧萧的尸体被运送至第一楼。轻歌斜睨了眼萧萧尸体,看向白流光,“去看看,究竟是不是你天山宗独有的天山沁毒!这毒,可做不得假,你天山沁毒,唯天山人可有,便是我宗大宗师都炼制不得。”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