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2476章 我的名字,你的噩梦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存书楼女弟子萧萧陪着走至存书楼的一个金光晶石台。

    二人站在石台之,女弟子朝着石台灌入气息,轻念:“祖殿。”

    顿时,轻歌眼前一阵天旋地转,四周唯有金光剧烈地闪烁。

    下一刻,轻歌面前的景象翻天覆地,已在一个昏暗的楼阁之。萧萧走在前面,“祖殿在前方,你进入祖殿前,我会查看祖殿内的书籍,你离开祖殿后,我会再查一次,然后登记入册,存放在长老殿内。祖殿有结界、禁制和保护屏障

    ,外人是带不出任何一本书的。”

    萧萧手持令牌,越过三道结界,进入祖殿内查看登记书籍。

    登记完毕后,萧萧走出祖殿,把令牌交给轻歌,“至多一个时辰,否则算你不出来,祖殿的结界、禁制亦会把你赶出来。”

    轻歌接过令牌进入祖殿之,手持令牌,三层禁制不起作用。

    这样的令牌,一个在存书楼,一个在宗主手。

    存书楼的存放的令牌需要宗主手令才能打开,拥有令牌才能乘坐晶石台去往高层祖殿。

    轻歌握着令牌走进祖殿,萧萧看着轻歌的背影,挑眉一笑,势在必得,眼底深处是阴鸷的光芒悄然绽放。

    祖殿。

    之存书楼第一层大殿,祖殿看起来小很多。

    祖殿内鲜少有人踏足,但也没什么灰尘,看起来干干净净。

    桌的用来存放书籍的古老盒子一一摆放,看起来有一种陈旧的年代感。

    轻歌走至书架前,打开古老的盒子,想要取出书籍。

    轻歌两眼一眯……

    盒内,并无书籍。

    轻歌又打开了其他的盒子,都没有书籍。

    轻歌精神力一动,所有的盒子浮至半空,被精神力打开,里面全都空无一物,空空如也!

    “啧……又被算计了呢……”

    轻歌精神松懈,悬于半空的盒子全部归回原地。

    究竟是谁的手,伸到了祖殿?

    “会是宗主,还是二宗师?”凤栖问。“若一条线推测到底自是宗主,但二宗师的可能性更大,他的手若是伸到了祖殿,看来他在药宗地位实力深不可测。祖殿内所有的书籍全部不翼而飞,现在我只要走出祖殿

    的大门,下一刻,药宗所有人都会知道我盗走祖殿先祖书籍。”轻歌观望四周,索性坐在了地xiū liàn。

    “你打算怎么做?”凤栖再问:“这可是个死局,对方笃定你是瓮之鳖,无力反击!”

    “无数人看着我走祖殿,祖殿至多可待一个小时,这一局,当真是个死局。”轻歌冷笑,“对方太看得起我了。”

    而在这个时候,天山宗主携子白流光前来药宗请罪。

    二宗师亲自相迎天山宗主,面带笑意。

    *

    祖殿,轻歌犹若老僧入定般坐着一动不动。

    轻歌沉静,脑子里的念头千回百转。

    这一局,如何pò jiě?

    她若按了盗贼之名,神域的宝物,也没法拿走。

    一个盗贼,如何担得起朝状元?

    背后之人,究竟是二宗师还是宗主?还是神域?又或者是无孔不入的方狱?

    片刻,轻歌缓缓打开了双眼。

    哪怕身陷囹吾,轻歌依旧是清风一般的从容淡然。

    这一份淡然,在生死面前丝毫不动。

    时间缓缓流逝,殿外的萧萧勾起了笑。

    轻歌玉手轻挥召唤出月蚀鼎,凤栖不解:“这个时候,你还想着炼丹?”

    “我在赌……”轻歌道。

    “赌什么?”凤栖诧异的问。“赌一条活路。宗主与大宗师并非愚昧之人,而且宗主实力境界之高让人敬畏,若二宗师陷害大宗师的爱徒残杀大宗师麾下近千人,为何二宗师还能在药宗稳如泰山?那便

    只有一个可能,二宗师后面有人,二宗师能把手伸到了祖殿,也是背后有人的原因。尊后大人,你说,那个人,会不会是方狱?”

    轻歌仔细分析。

    “你何故笃定是方狱?”凤栖实在是想不通。“我曾见过母亲一面,母亲被下了软骨散,身体多年不好,可以说是病入膏肓。但母亲的身体一直煎熬着,一直活着,这意味着有一个手段极高的医师一直在为母亲医治。

    天下炼药师,无不出自药宗。你说,那个炼药师,会不会是二宗师?”轻歌似是疑问,实则非常的笃定。

    凤栖诧异的是,轻歌的炼药实力竟到了如此地步,才见阎碧瞳一面已完全知晓了阎碧瞳的身体状况。

    难以想象,夜轻歌这般细心,洞若观火,心思缜密的程度叫人骇然。

    “药宗之外,炼药师无数,药宗之内,顶级炼药师并非二宗师一人,兴许是宗主呢。”凤栖道。

    “所以我在赌,赌是二宗师。在药宗之前,我曾在天地院与宗主有过一面之缘,那时宗主对我的态度很怪,火雀鸟出现后,宗主对我的态度有所好转。

    我曾以为宗主兴许发现了火雀鸟是天赤,但现在想想不大可能。兴许,赠我火雀鸟的那个老者,是药宗的一位大人物,而火雀鸟是那位老者的爱宠。”轻歌娓娓道来:“所以,这一次对我下手的人,不应该是宗主,许是二 宗师。而我之所以把他和方狱联系在一起,除却我母亲的身体原因以外,还因为在西洲方狱给我的奖

    励都是他擅作主张,当时他便想到了这一步,等我来到药宗,给我按罪名,如此我便拿不了奖励,神主则会更加看重方狱。”

    闻言,凤栖倒吸一口凉气。

    这丫头……为何洞察力如此惊人?

    轻歌说完,取出药材,开始炼制一种毒。

    轻歌炼制毒药时,外面的萧萧掐算着时间大喊道:“夜姑娘,快到时间了,请出来吧。”

    轻歌久久不出,萧萧以为轻歌做贼心虚,愈发大胆的喊道:“夜姑娘,你若再不出来,旁人还会以为你做贼了呢。”

    咔嚓一声。

    殿门陡然打开,萧萧看着面前冷艳的女子,蓦地一诧。

    轻歌斜睨向她。

    萧萧挑眉,“夜姑娘,这祖殿内的书籍,你可不能随便带走。”

    刺啦!

    一把bǐ shǒu,贯穿了萧萧的脖颈。

    萧萧瞪大眼,惊恐而骇然。

    “记住我的名字,你的噩梦,夜轻歌。”

    轻歌拔出bǐ shǒu,血溅三尺。

    拔出bǐ shǒu后,轻歌毫不犹豫朝着自己的左手扎去一刀。

    轻歌再用bǐ shǒu在萧萧身扎了三刀。

    萧萧倒在地,血流成河。

    轻歌垂眸看着萧萧的尸体,眸色愈发的冷,“姑娘,黄泉路走好。”

    说罢,轻歌一抹青莲异火将手的bǐ shǒu烧为灰烬。

    轻歌瘸着腿奔向通往外界的晶石台,扑去,‘晕’倒在晶石台。“救……命……”轻歌小声喃喃间,晶石台将她传送至存书楼第一层。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