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咳咳……”

    大宗师与宗主交谈了几句便离开了宗主大殿。

    大宗师的命虽被轻歌救回,但身体大不如从前。

    他走出宗主大殿,望着存书楼的方向,笑容非常地和蔼。

    他曾经有个弟子,是个少年天才,说是鬼才也不为过,大宗师曾亲自栽培他。

    可惜,在大宗师闭关的那几年,这个少年天才被药宗等人践踏,诬陷。

    少年天才被逼得,用毒杀了五位长老,三百炼药师。

    宗主外出回来,一怒之下,要斩杀他。

    大宗师闭关出去,极力保下少年天才一条命,奈何种种原因,这个少年天才已经消失了。

    像是人间蒸发一样。

    大宗师信任他,那么善良的小孩,定是走投无路了,才会杀人。

    大宗师至今还记得,那个孩子,当年流落至散修者的手里,哪怕在污秽之,亦有与生俱来的贵气。

    想到那个孩子,大宗师的神色渐渐暗淡。

    大宗师行走在长廊时,听到了一道声音,“大宗师。”

    大宗师抬起头,看向了前方之人,两两对视,神色愈发的复杂。

    站在大宗师前面的不是旁人,正是药宗二宗师。“哥哥喜得爱徒,弟弟亦喜不自胜。”二宗师走向了大宗师,“希望这个夜轻歌不再像以前那个不知好歹的畜生,知道炼药师的原则,而不要害了药宗才好呢。”二宗师善意

    的提醒,“不过话说回来,这么多年了,哥哥还是一如从前,什么乱七八糟的人都爱带来药宗呢。”

    ‘畜生’两个字让大宗师眯起了眼睛:“你若敢动轻歌,休怪我不念兄弟之情。”

    大宗师说罢,甩袖离开。

    二宗师笑着转头看向存书楼的方向,“弄走一个畜生,又来一个畜生,没完没了,有点烦。”

    存书楼。

    轻歌与九姑娘已走至楼下。

    在路,九姑娘喋喋不休在轻歌耳旁讲了许多事。

    最让轻歌诧异的是一件‘密事’,宗主已经勒令不准再谈及此事。

    九姑娘说:“大宗师叔叔曾经有个爱徒,他长得可好看了,我大两岁,是个非常善良的人,可惜走火入魔,竟用毒杀药宗长老,害药宗数百弟子,实在荒谬。”

    “大宗师之前有个徒弟?”轻歌讶然。

    九姑娘点点头,食指在嘴前了一下,而后凑至轻歌耳旁,说:“这件事不能说的,是药宗的丑事。”

    轻歌略微思考,心恍然,似是已经明白大宗师明知九辞会杀她还去西洲为何了。

    他希望她,走入正道,不要步那个弟子的后尘。

    只不过……

    轻歌细细思索着九姑娘所说的话,敏锐抓到了一个关键点,“你是说,那个弟子走火入魔,毒杀药宗数位长老,数百弟子?”

    九姑娘点头。

    “那些弟子、长老是不是诚心拜服大宗师,与二宗师的炼药法则站在对立面?”轻歌问道。

    九姑娘震惊了,“轻歌,这你也能知道?”

    轻歌了然……

    走火入魔?

    看来并非走火入魔,只怕有人借刀杀人,除掉对自己有威胁的人。

    “这个二宗师,很不安分。”凤栖道:“你这丫头真是的,才二十岁,怎么这么缜密老沉?这样看来,本后才像是二十岁的小姑娘,你才是活了千万年的老妖怪。”

    轻歌:“……”不,她是花季少女。

    凤栖:“啊呸,还花季少女,本后才是年年十八一枝花。”

    轻歌:“……”活了万年的老妖怪,都这般厚脸皮的吗?

    轻歌长见识了。

    凤栖愠怒:“丫头,你变了,以前你都是叫尊后大人的,现在都叫本后老妖怪了。真是世态炎凉!”

    轻歌嘴角抽抽,脸皮扯了扯,读心术什么的太烦人了。

    这般,轻歌与九姑娘已经进了存书楼第一层。

    九姑娘不再与轻歌谈及药宗的那件‘丑事’。

    第一层存书楼,有许许多多的内阁弟子、长老弟子前来借阅药书。

    看见轻歌,无数弟子们纷纷侧目看来。

    “那便是东帝?果真美色过人!”

    “据说东帝的炼药天赋当世年轻天才无人可及,我想知道,东帝日夜研究药书,会不会掉头发?”一个半秃的弟子摸了摸自己的发际线,有些惆怅地说道。

    提及此事,众弟子的表情皆是一言难尽。

    他们一直研究枯燥的医术,头发一掉一大把,唉,惆怅的哟。

    人群,阿娇手里捧着一本药书,她回头看向轻歌,笑了笑。

    九姑娘和轻歌走至存书楼的柜前,柜后有个登记借阅的女弟子。

    女弟子眼冒星星地望着轻歌,久久不能回神。

    九姑娘手掌往桌面一拍,“回神了回神了……”

    女弟子清醒过来,抱着九姑娘的手臂,一脸痴迷的神情,“阿九啊,东帝真是太美了,难以想象,我竟与东帝同门,我快要窒息了,可惜我错投女儿身,不是个男人?”

    九姑娘翻了翻白眼,“即便你是男人,东帝都是孩子他娘了,没你什么事。”

    “轻歌,药宗的人都这样,让你见怪了。”九姑娘有些不好意思地回头看向轻歌。

    轻歌微微一笑,“无事。”

    望着眼前的女弟子和周围一群崇拜的弟子,轻歌恍然了,倒有些不习惯。

    她以为,她走到何处,来自四星大陆低等位面的出身都会让人嘲笑。

    登记的女弟子看着轻歌脸的笑,深呼吸,“不得了不得了,一笑更美了。”

    九姑娘愤怒,“你到底还登记不登记了?在东帝面前能不能正经点?”

    女弟子立即正经过来,讪讪笑道:“东帝,你要去往存书楼哪一楼,借阅什么书籍?”

    “祖殿。”轻歌淡淡道。

    女弟子脸的笑立即收起,其他弟子们纷纷竖起耳朵,面面相觑,无的诧然。

    九姑娘拿出宗主手令,“看见没,宗主手令,好好登记。”

    女弟子接过手令,笑道:“早点拿出来嘛。”女弟子看向轻歌,“东帝,祖殿存放的书籍都来自于先祖爷,你一定要小心翻阅。祖殿的书籍不可借阅出去,只得当场翻阅。为了你的清誉和祖殿的书籍安全,我会派存书

    楼的弟子陪你去祖殿,在你去往祖殿的前后时间里清点书籍。”

    “萧萧,护送东帝去往祖殿。”“是。”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