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249章 她是无名!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暗黑处,鹤发苍颜的老者俯瞰着擂台,捋了捋胡子,笑眯眯的说,“不错不错,不愧是我徒弟。”

    残阳如血。

    擂台之下的众人,全部人都从席位上站了起来,激动不已的望着那释放出白玉之光的龙。

    火龙的身体蜷缩在一起,不停的痉挛着,一簇簇火焰,似要将空气燃烧。

    嘭!

    雷霆乍现,狂风大作。

    沉重之声响起那一刻,火龙的身体分裂成无数火焰,散落在擂台的每一个角落,高空之上,少女脸上覆满了血,双瞳之中倒映出万把古剑,脚下的血魔花如南冥炼狱下流淌的血液开始生根发芽,唇红齿白,峨眉婉转,何止是倾城?

    明明那样瘦弱的身躯,可总能爆发出惊人的力量,好似能扛起这一片天。

    天塌了,有她。

    地裂了,有她。

    三千银白长发在风中凌乱,她手执月蚀鼎落在地上,擂台上零落的火焰立即窜进了月蚀鼎之中,被其吞噬,连渣都不剩。

    脚下的血魔花逐渐消失,一双软靴落在高台之上,遍地狼烟,她面无表情,朝辛婉君缓缓走去。

    并非只有辛婉君才有灵器,她也有!

    尽管她召唤不出五行兽,可月蚀鼎内,有器魂,那是一个拥有金色卷发的女孩,如古欧洲宫廷内走出的创世纪公主般,高贵美丽。

    月蚀鼎,白发……

    “无名!她是无名!”人群之中,不知谁惊呼出声。

    像是起了连锁反应,众人面面相觑,叙说纷纷。

    “夜轻歌是无名?”

    “无名?就是那个在西海域历练得到了月蚀鼎的无名?”

    “无名还是斗兽场的客卿,她在凤凰山上被围剿的时候,更是惊动了佣兵协会的万剑花。”

    “天哪……夜轻歌竟然是无名……”

    “……”

    诸如此类的声音不绝于耳,除了震惊,还是震惊。

    北凰剑眉轻佻,似笑非笑,他倒是没想到,夜轻歌会是无名;虞贵妃虚眯起眼眸,一双寒瞳内流动着清雾。

    “无名……”

    北月冥轻声呢喃着这个名字,片刻后瞳孔紧缩,震撼不已,“无名是夜轻歌?这可能吗?”

    可当他抬眸朝擂台上的少女看去时,火红的身影与记忆中浓烈的人叠合在一起,竟是那么契合。

    他突地反应过来,梅卿尘为何会娶夜轻歌。

    因为她是无名啊!

    直到这一刻,北月冥才知道,那个女人,真的不再是当初那个喜欢屁颠屁颠跟在他身后的废物了,她遥远的,让他望尘莫及。

    “爹。”

    墨邪突地凑到墨云天的跟前,挤了挤眉,“你说无名和夜轻歌,哪个名字比较适合写进我们家的族谱呢。”

    “王八蛋子,别想打老夫孙女的注意。”

    夜青天望着完好无损的轻歌虽还心有余悸,不过颓败的心终于恢复如初,他狠狠一巴掌朝墨邪的后脑勺拍去,“轻歌的名字自然要写在我夜家的族谱上,大不了多写一个无名。”

    墨邪:“……”这老不正经的。

    翻了翻白眼,墨邪耸了耸肩,道:“反正到时候你双腿一蹬入了土,轻歌的名字出现在我家族谱上你也管不着。”

    夜青天暴跳如雷,这王八蛋子竟然敢诅咒他!

    “你老子都不敢这么与我说话,你这臭小子倒是长了胆,懂不懂得什么叫尊老?”夜青天一把揪住墨邪的耳朵。

    墨邪呲牙咧嘴,“夜爷爷,我不管怎么说日后也是要当你孙女婿的人,可别这么粗鲁。”

    “放你娘的狗屁……”

    苏雅坐在墨云天旁,一脸黑线,墨云天一把搂住自家媳妇,不悦的看着夜青天,“夜老头子,你可不能骂我媳妇儿。”

    “放你墨云天的狗屁!”

    墨云天:“……”

    *

    擂台上,轻歌手中紧握着明王刀,她步步逼近辛婉君,径直走到辛婉君的跟前,居高临下睥睨着她,轻歌手中的刀,抵在了辛婉君的脸上,声音不含任何感情,“滚下去。”

    言罢,轻歌转身朝擂台下走去。

    “夜轻歌,你以为这样就完了吗?”辛婉君瞪大眼,残笑着。

    她绝对不能输,不能输!

    辛婉君将空间袋内的灵气丹全部转化成灵气,灌入丹田之中,而后牵引至鞭身,她将手中的焚天鞭朝轻歌甩去,焚天鞭脱离了辛婉君的手,在空中划出了一道弧线,往轻歌身上砸去。

    半空之时,焚天鞭周身再次燃烧了火焰,火龙迸射而出,血盆大嘴蓦地张开,朝轻歌吞去。

    辛婉君身体无力的趴在地上,灵气枯竭,筋脉爆破,身上的万千毛孔中全部蔓延出了猩红的血液,在其身下凝聚为血泊。

    “轻歌,小心!”擂台下,殷凉刹担心的喊着。

    轻歌垂眸,背对着那要吃人的火龙,嘴角勾勒出一抹嫣然的笑,轻歌手执明王刀朝后挥去,光刃落在火龙身上,火龙只剩一团火焰,往后急速落去,目标竟是辛婉君。

    辛婉君瞪大眼惶恐的看着朝自己燃烧而来的火焰,张大嘴,想要叫,可什么声音都发不出。

    “君儿!”

    北墓王拍桌而起,担心的看着自家的女儿。

    北月皇神色古怪,手指轻敲桌面,突地,他心神动然,竟是将金光罩打开。

    北墓王见此,立即上了擂台,将辛婉君抱了起来,辛婉君身上的血将他的手都给染上了赤红的颜彩,他想要运转灵气将辛婉君身上的火给扑灭,可辛婉君的身体在火焰之下,逐渐扭曲,最后化为一缕飞烟。

    北墓王的手中是剩下一簇火,他双目充血的瞪向轻歌,愤恨不已,低声怒吼,灵气尽数释放,朝轻歌尽数湮没而去。

    灵师的气场!

    轻歌眉头微蹙,一场大战后,她的身体早已休克,无法再战,她转身朝北墓王看去,浩瀚的灵气似汪洋般涌来,若是到了她的身上,恐怕只要一瞬的时间,便能将她撕裂成残尸断骸。

    千钧一发,她却是将目光落在了北月皇的身上。

    她深陷危险的时候,北月皇为何不将金光罩打开?

    偏偏在这个时候……

    虚无空间内,姬月红了双眼。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