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娇眉开眼笑,一身朴素的药宗服饰,旁的药宗女弟子还会在服饰点缀琳琅满目的艳丽之品。

    曾经的阿娇亦对服饰有高的要求,她用紫色来彰显自己的尊贵,直到她遇见了夜轻歌。

    那个女子,哪怕一袭布衣,也掩盖不了她的风姿。

    阿娇心绪恍惚时,风锦便小跑了过来,手里提着用荷叶包着的糕点以及热食。

    “这糯子鸡可好吃了,还有那梨花糕,贼拉拉的香,阿娇师姐你尝尝看。”风锦迫不及待的将食物递给了阿娇,旁侧的女弟子们捂着嘴姨母笑。

    阿娇复杂的望着风锦。

    她已残花败柳,唯有风锦对她依旧。

    她当初离开天地院后,遇到一群组队的散修者,险些落入虎口,后面几经颠沛,竟落得了街头乞讨的地步。

    离开了天地院,她什么都不是。

    受尽欺负时,是风锦保护了她,把她带到安院长和三位长老身边。

    安院长心疼她,费尽心思把她放进了药宗。

    安院长说:“阿娇啊,天地院没了,你回来也没有了依靠。”

    ……

    “师姐?师姐?”风锦的手在阿娇眼前晃了晃,找回了阿娇的意识。

    阿娇看向他,语气淡淡地说道:“她来药宗了……”

    “谁?”

    风锦诧异,一愣过后,神情激动万分,“是小师妹吗?是她!”

    风锦兴高采烈冲药宗。

    阿娇唇角噙着一抹春雨细柔的笑意。

    药宗地处神域之旁,整个药宗笼罩着一环又一环的金光。

    神圣耀眼的金光来自于药宗道台正央的一方巨大金鼎。

    此鼎乃万金鼎,相传,鼎炉乃是药宗祖师所得的鼎,万金鼎炉巨大无,但祖师之后,再无一人可动用此鼎。

    路过万金鼎时轻歌脚步微微凝滞,她感受到体内的月蚀好似有一丝细微的改变。

    月蚀乃鼎之器灵,究竟是什么,让她有细微的改变呢?

    轻歌沉眸,默然,跟着九姑娘走向药宗宗殿。

    宗殿于十层象牙阶梯之,宗殿门前,两座石鼎高高耸入云霄。

    宗殿有八层之高,一层一层的面积大,而到第八层,面积又极为的小。

    轻歌望着宗殿大楼的设计,顿感肃然,油然起敬,建设宗殿之人,绝对是个大家,宗殿大楼巧夺天工,可谓是匠心独运。

    尤其是门前的两座石鼎,鼎分别站着一男一女。

    这一男一女皆在炼药领域有着非常成的人,哪怕千万年过去,提及二人,药宗弟子依旧心生敬佩,不敢玩笑亵渎。丰神俊朗笑意盎然的男人正是药宗祖师爷,而那女子,曾持鼎济世救人。据说,那一双纤纤玉手,可让枯萎的花儿活来,能真正的起死回生,谁也不知道,她的炼药境地

    到了哪一步。

    祖师爷和女炼药师的存在,相当于炼药界的里程碑。

    轻歌三人踏步象牙地面,站在宗殿前,宗殿的鎏金大门朝两侧打开。

    宗殿内,药宗诸位宗师等候已久,宗主坐在椅静静地凝望着宗殿的大门。

    除却宗师之外,药宗的十二位长老全都在此,可见药宗对轻歌的器重。

    “父亲,我和大宗师把夜东帝带来了。”九姑娘走进宗殿,收起顽皮取笑之态。

    宗主点点头,起身走向轻歌,朝着轻歌作揖:“本宗与诸位宗师、长老等候已久,欢迎回宗,大宗弟子。”

    未来的宗主,基本是从宗师弟子里挑选。

    而总是弟子,大宗师的弟子更为瞩目。

    殿内的宗师、长老们纷纷打量轻歌。

    他们不喜夜轻歌。

    一个邪佞杀戮之人,违背了药宗的宗旨。

    济世救人的宗旨。

    而且,夜轻歌还是作恶多端莫九辞的妹妹,是杀手组织映月楼的圣女。

    这——尤为的荒唐。

    药宗的老古董们,极多数不悦的望着轻歌。

    因着宗主与大宗师在,长老、宗师们也只得冷哼一声,以表意思。

    轻歌回以抱拳,微微一笑,“宗主盛情,弟子惶恐。”

    “别来那套虚的了……你直接告诉妮子入宗大典在什么时候吧。”大宗师看不下去了,一步过来。

    “入宗大典在三日后,单独的药宗大典,又是大宗弟子,药宗必须风风光光的办,三日时间都已是仓促了。”药宗二宗师面色淡淡,语气有三份沙哑。

    “歌儿可能再留三日?”大宗师问。

    轻歌点头,她来药宗除却入宗大典以外,更重要的是去神域把朝奖赏拿了。

    二宗师微抬下颌,眼神阴鸷地看了眼旁侧的一位长老。

    但见药宗九长老走向轻歌,九长老在十二位长老里不算年迈,才过年,看起来是个老实憨厚的人。

    “大宗弟子……”九长老走来先是礼貌性的作揖。

    “这位是九长老。”九姑娘怕轻歌出糗忙提醒道。

    轻歌抱拳,脊背挺直,黑衣似墨,“九长老。”九长老笑道:“听说大宗弟子勇夺朝之冠,先恭喜大宗弟子摘得朝桂冠。这么多年来,不论是怎样出身的弟子,入药宗都得先从外门开始历练五年,内门三年,内阁一

    年,方可成宗师弟子。夜姑娘能为内定的大宗弟子,这意味着炼药实力过人。恭喜啊,大宗师,得到了一个天才徒弟。”

    轻歌看着九长老憨厚的样子,挑起细长的眉头,唇角勾起了一抹妖冶的笑。

    九长老一番话看似恭喜,实则绵里藏针,话里有话。

    轻歌的目光,落在了药宗二宗师身。

    适才二宗师那不经意的一眼,她并没有错过。

    二宗师下意识与轻歌对视,一刹那,心惊肉跳。那一双古井无波漆黑深邃的双眸,却有着洞悉人心的敏锐凌厉。

    轻歌淡淡瞥了眼大宗师。

    当初大宗师险些身死,值得怀疑了。

    “真是个敏锐的小家伙。”凤栖叹道。

    夜轻歌敏锐的程度超乎了她的想象。

    凤栖低头望着自己愈发透明的身体,垂下的眼眸掩去了无尽落寞萧瑟。

    她还能陪伴小家伙多久呢?

    那一个拥抱,果然是奢侈的事。

    她真是疯了,活了万年的人了,还幼稚的固执的想要一个拥抱。呵,她才不想要,她只是怕小家伙太难过了,才这般想着而已。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