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姑娘对夜轻歌的评价算是出人意料。

    九姑娘在炼药一界颇有名气,心高气傲,乃宗主之女。

    然,转念一想,诸人释然。

    早在定山坡神王府开启传承时,夜轻歌好似救了九姑娘一命。

    九姑娘走向大宗师,“大宗师叔叔,东帝何时入我药宗?”

    “dōng zhōu事务繁忙,一时半会儿兴许去不了。”药宗大宗师叹气道。

    他恨不得即刻把人绑去药宗,偏生这么个优秀的炼药师,xiū liàn天赋也叫人惊叹连连,这可就无可奈何了。

    “便是去不了,也要行入宗之礼的。”九姑娘娇声清灵。

    “你素日除了历练不愿出门,而今是为了东帝来?”大宗师揶揄。

    九姑娘抱着剑倚靠门楣,耸耸肩,复又挑挑眉,“才不是。”

    大宗师笑。

    风青阳看了眼九姑娘,惊奇的发现,夜轻歌招兵买马得魅力不是一般的强。

    至少,忠心追随于她的人从不会叛变。

    人群密集如山海,王上道混迹在人群内,戴着个不引人注目的墨黑斗笠,等着叶玄姬已死的消息。

    屋子里,轻歌从精神世界的角落里,汲取一丝丝暗黑阴森的气息。

    那些xié è的气息混合在一起,汇聚为一颗闪着光亮的宝珠。

    此珠为尸珠,由尸气xié è之息混淆为一体衍生的宝珠。

    “怎会有尸珠?”凤栖懒洋洋坐在漆黑如水的地面,感觉到阴暗的气息,蓦地站起来,两眼错愕地望向了尸珠。

    在许久之前,她虽寄宿于轻歌体内,但依靠着血魔花和轻歌强大的神魂之力而生存。

    轻歌在天启海发现尸珠之时,正是凤栖尚无意识之时。

    那时,凤栖的意识时有时无,唯独在占据轻歌身体时才会异常的清醒。

    故而尸珠的事凤栖一概不知。

    尸珠是魇留下来唯一能证明它曾寄宿在精神世界的东西。

    除却天启海那一次,轻歌从未使用过尸珠。

    轻歌坐在床边,从空间指环内取出锋锐的刀片和银针以及药物,还有一壶特制的火浓烈酒。

    轻歌将火浓烈酒洒在叶玄姬的伤口,嗤嗤作响,宛若焚烧腐肉。

    叶玄姬疼的瞪大双眼,眼角眼尾好似都要撑开,眼球仿若突出。

    她的身体疯狂颤动,轻歌强大的精神之力猛然控制住叶玄姬,不让叶玄姬有挣扎的机会。

    “啊啊啊……”叶玄姬痛苦的大叫,屋外的人不忍再听,脸上五官都皱到了一起。

    轻歌从衣裙上撕下布料,卷起塞在叶玄姬的嘴里。

    一根银针扎在叶玄姬头顶一个穴位,微微减少了些许叶玄姬的痛苦。

    轻歌手握闪着寒芒的凛冽刀片,一刀下去快狠精准地割掉腐烂的肉。

    直到半个肩膀都露出了森森白骨。

    轻歌略微松气。

    好在,还没腐烂至骨骸,否则就真的无力回天了。

    轻歌拿着刀片翻转剩余的鲜少腐肉。

    “就是你了……”轻歌低声呢喃,眼放狠光,在腐肉内翻找出了一团氤氲的黑烟。

    显然,这就是病根尸气了。

    尸气难以消除,但魇用生命给她留下的尸珠却可吸收尸气。

    轻歌神色一动,指腹大小的尸珠赫然出现在叶玄姬的伤口上方。

    此时,叶玄姬已经疼晕过去了。

    尸珠极速转动,转动间便已将可怖的尸气吸走。

    轻歌额上沁出点点香汗,眼底尽是疲态,看见叶玄姬渡过了危险期,轻歌脸上却浮现一抹淡然若风的笑。

    轻歌取出骨裂丹,全都捏碎为粉末状态,洒落在裂开的骨缝之上。

    再给叶玄姬喂了其他丹药,而后用雪灵珠润养了一边叶玄姬的血肉。

    轻歌拿着干净的软布为叶玄姬包扎伤口,完毕过后,轻歌在旁侧的水盆里清洗了下满是鲜血的双手。

    轻歌锤了锤酸软的肩,暗自吐槽。

    若是在现代,她是绝对不会学医的。

    真累。

    必须聚精会神,松懈一刻都不行。

    彻底的医治完毕,已是两个时辰之后。

    轻歌喂下一枚凝神丹药,叶玄姬就已徐徐醒来。

    叶玄姬的双眼淡漠,又充斥一丝迷茫,疑惑的望着轻歌。

    轻歌微笑,“这些日子小心些伤口,等三日后伤口好了些我就派人接你去我那里,不会有性命威胁的。”

    叶玄姬眼中似汇聚着一片迷雾朦胧虚化茫茫然,在逐渐听懂轻歌的话后,那一双眼眸几不可见地微缩了一下,随后是肉眼可见的欣喜和惊讶。

    泪水如同雾气在叶玄姬的眸中慢慢汇聚,最后溢出了眼眶。

    两行泪,缓缓淌。

    “东帝……”叶玄姬哽咽。

    轻歌倾身,长指在叶玄姬额头轻轻一弹,“阎王爷里抢回一条命,日后更要惜命。只不过你要想好了,跟着我,命就不是命了,哪一日脑袋断了都不是什么稀奇事。”

    “能为东帝断脑袋,是玄姬荣幸。”叶玄姬用尽所有力气说。

    “傻,我不需要有人为我去死,我需要的是,有朝一日君临天下,我必不是孤身一人。身旁兄弟朋友,一个都不可少。繁华万象,独自欣赏很凄凉的。”

    轻歌拍拍手,起身往外走。

    外面的人已经等的有些不耐烦了。

    只不过,九辞也带着八百杀手加入了等候的队伍中。

    旁侧的人在九辞面前连目光都不敢转一下。

    九辞等了许久,打了打哈欠,看向一旁的杀手,“你说本楼主的妹妹,能不能把那病恹恹的救活?”

    小杀手就要回答,九辞又道:“答对了,奖凤鱼鳍一个,答错了,自己了断吧。”

    小杀手一个激灵,吓得都要哭了。

    而周围的人一听更是瑟瑟发抖,映月楼主喜怒无常阴晴不定,果真不是徒有虚名。

    “圣女能力无穷,定能把人救下。”小杀手欲哭无泪的说。九辞点了点头,“遥想当年,那是个夜黑风高的时候,天空雷霆大响,一个炼药大师跪求本楼主入药行,开什么玩笑,炼药是济世救人,本楼主是杀手之王,怎能苟且?本

    楼主毅然的拒绝了,歌儿定有我这个哥哥的炼药天赋。”

    目瞪口呆说不出话的众人:“……”

    见过吹的,没见过这么吹的。见过自恋臭美,没见过九辞这般自恋臭美。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