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芸双手环胸眼眸微闭一派气定神闲之态。

    闻言,段芸慢悠悠抬起微褶的眼皮,眼神懒倦的看了眼大宗师,仿若是在看个二傻子。段芸闷哼一声,冷嗤:“老婆子我想要的人,凭你也想抢走?只不过那孩子与我兽宗无多大缘罢,才割爱给你,否则你药宗休想与我兽宗抢人,信不信我兽宗十万野兽,踏

    平了你。”

    “你果真是一点都没变,当年你义无反顾弃医投兽,我便知你就是头母老虎,天生的泼妇!”大宗师气哄哄,面红耳赤,随即撇过头去。

    这么多年,不论哪一次,段芸都是嘴上不饶人,让他吃了好大的亏。

    咔咔——

    脚步声响起。

    风青阳与一众器宗之人前来。

    “东帝呢?”风青阳问。

    “小妮子在里面救人呢。”大宗师闷闷不乐的道。

    风青阳眉头轻扬,“昨夜被你诊出药石无医的那个叶姑娘?”大宗师点点头,“小妮子便是要试试能否医治,伤口都已经溃烂成那样了,好似还感染了某种毒素,毒素正在扩散蔓延,便是大罗神仙来都医治不了。这妮子什么都好,就

    是太固执不听劝了。”

    “你个糟老头子懂得什么,若无固执,懂得变通,那叫圆滑世故。唯有固执,才有信仰。”段芸不悦的望着大宗师。

    “你今日非要与老夫杠上?”大宗师气到胡子都在颤抖。

    段芸看向别处,似是百无聊赖,说出的话却叫大宗师气结,“年纪大了就注意点身体,小心哪天一命呜呼还要怪罪于我。”

    “你……”

    “……”

    风青阳见两人争执不下,头疼的揉了揉眉心。

    “青阳大师,话说回来,那丫头没有炼器实力,你收为弟子做什么?”段芸狐疑的望着风青阳。

    她争抢夜轻歌是凑个热闹,显然,风青阳不是这般性子的人。

    风青阳微微一笑,“实不相瞒,我与那丫头一见如故。”

    夜轻歌不愿放出炼器天赋,他自会隐瞒着。

    段芸挑挑眉,眼神犀利细细盯着风青阳看,半晌过去,段芸淡淡一笑。

    旁侧,北洲王府营地。

    此次北洲算是一败涂地,尤其是王府,无比的难堪。

    “你来了?”

    王运河坐在椅上,听闻风声起身,转过身去,王轻鸿缓缓走了进来。

    昨夜王轻鸿消失不见,他派人四处去寻终是无果。

    王运河细细端详着自家儿子,只觉得王轻鸿好似发生了一些悄然的变化。

    以往的王轻鸿狂傲外放,而今的王轻鸿邪肆内敛,随着他步步往前,身体两侧似是卷起了阴冷的风。

    “跪下!”

    当王轻鸿走近,王运河怒喝。

    王轻鸿脊背挺直。

    “混账,为父的话都不管用了吗?”王运河怒火攻心险些晕厥过去。

    王轻鸿一寸寸地缓缓地转过身,那一双森然幽冷的眸,像是蛇蝎的眼,竟叫阅人无数的王运河心脏发颤。“此次朝比,你不过是怕我败坏名声,二长老伺机而动,并且推自己的儿子取代我之位置。这一点,你不用担心。回到北洲,他们全都交给我处理。”王轻鸿说完,转身就

    走。

    王运河看着王轻鸿的背影,眼中写满了疑惑。

    王轻鸿走出房屋,王上道与碧玉青等候许久。

    “哥,你难道真的要放过那个浪.蹄.子吗?”王上道焦急的道:“没想到那女人竟傍上了映月楼主,如此一来,我们岂不是非常危险?”

    “轻鸿哥哥,她这般对待我们,我们可不能坐以待毙啊。”碧玉青急道。

    “的确不能坐以待毙。”王轻鸿眉眼似氤氲邪气,说话的语气,更是叫人毛骨悚然。

    碧玉青闻言,眉眼一喜,“轻鸿哥哥,你终于想好了,我还以为你怕了那女人。”

    “不如这样,你去替我收拾了她,如何?”王轻鸿望着碧玉青,面无表情,眼中的森冷之意更叫碧玉青胆颤。

    “轻鸿哥哥,你这不是为难我嘛,那女人傍上了九辞,我过去岂不是自寻死路了?”碧玉双声音带着哭腔。

    “如此说来,你倒是个没用的废物。”王轻鸿冷笑,“既知她现在不好对付,你们便乖乖闭嘴。”

    “王上道。”王轻鸿说。

    王上道眸光一亮,望向王轻鸿。

    王轻鸿指尖轻抚自己的耳垂,“听说夜轻歌在为叶玄姬疗伤,你去看看,若是死透了,便来告知我。”

    天真!她放入了尸气,叶玄姬必死无疑。

    “是。”

    王上道走后,王轻鸿朝旁侧走去,碧玉青咽了咽口水,犹豫少顷便跟上王轻鸿的步伐。

    “轻鸿哥哥,你不想青儿吗?”碧玉青抱住王轻鸿。

    啪!

    王轻鸿回手一巴掌,“恶心的脏东西。”

    碧玉青捂着脸懵了,看王轻鸿渐行渐远。

    碧玉青眼眶发红,紧皱着眉。

    王上道悄悄前往南洲营地。

    叶玄姬的屋外,三宗大师默默等候着。

    屋内,叶玄姬眼中一片黯淡,毫无希望的光火,“东帝,不必为我劳神了。”

    “听说,你要来dōng zhōu跟着我?”轻歌问。

    叶玄姬苦笑,“的确有这个想法,只是可惜,我无福追随东帝了。”

    “那么,从现在开始你便是我的人,我就是你的天,你的希望,我若不愿你死,阎王也不敢收走你的命。”

    轻歌字字铿锵,直视叶玄姬的眼睛咬字清晰的说。

    叶玄姬讶然的看着轻歌……

    “治疗过程非常疼痛,但我知道,你能忍耐过去。”轻歌道。

    叶玄姬咬唇,轻微点点头。

    二女皆不知,屋外已经密集了人,还有一些药宗之人。

    他们都是跟随药宗大宗师而来的。

    正议论纷纷。

    “夜轻歌的确有炼药天赋,但大宗师都断定叶玄姬命不久矣,夜轻歌又何必自找无趣呢?”

    “听说东帝夜轻歌能创造奇迹,这一次,兴许呢……”

    “创造奇迹,那是xiū liàn机遇,炼药之术,从未奇迹可言。”

    “诶,九姑娘,你来了?”

    说至最后,一名红衣少女御剑而来。

    九姑娘收回御剑,落地往前走,“发生了何事?”

    众人纷纷把情况说明。

    “九姑娘,你说,东帝是不是不撞南墙不回头?”

    “哦?”九姑娘眉头一挑,看向紧闭的门,嫣然而笑,“她啊,还真是一如既往的让人吃惊。”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