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生界……”

    原来,世间当真有这么一个地方。

    原来,xiū liàn的尽头是化骨为神。

    轻歌垂下眸,红唇勾起,露出了温和的笑容。

    连她自己都没有发现,在听到九辞的答案后,潜意识的放松了下来。

    半年里紧绷着的神经,终于可以好好松弛休息了。

    没死就好……只要没死,就还能相遇,哪怕是登天的难度,她也会坚持到生命的最后一刻。

    她愿燃烧她的灵魂,去做温暖小狐狸的焰火。

    九辞默默观察着轻歌表情的细节变化,先是诧然,随后大惊,再是震撼。

    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情,能让姬月忍下换骨之疼,能让轻歌不离不弃追往长生?

    此刻,九辞为自己的聪明机智竖起了大拇指。

    他打算把姬月的死讯瞒下去。

    因为他知道,长生界是怎样的高度,哪怕歌儿天赋异禀,穷其一生也上不去。

    倒不如成为一个美丽的谎言,让歌儿有着活下去的信仰。

    关于骨髓烟,他除了不能让轻歌知道以外,还必须保存起来。

    那一缕骨髓烟若消失于世间,那么,轻歌的生命也就到此为止了。

    一缕骨烟寄君眉,一缕情烟裹妾心,此山过后天地长,一烟二命黄泉休。

    这是很古老的歌谣了,可不论何时何地,听到此歌谣,闻者的心都会为之动容。

    是怎样的情深似海,才能至死不渝。

    许久,门外响起了小包子的声音,“娘亲……”

    九辞一诧,这才发觉小包子不见了。

    九辞当即打开屋门,小包子端着一碗肉粥走了进来。

    “小机灵鬼,你去做什么了?要吓死你舅舅了!”九辞愠怒,不声不响不见人,真是个淘气的家伙儿。

    小包子歪着头看了看九辞,眉头紧紧皱起,眼底满是嫌弃。

    “你这是什么眼神?我可是你舅舅,你的长辈!”九辞再怒。

    小包子不予理会,走向轻歌,轻歌揉了揉小包子的脸,“舅舅是你长辈,是你的亲人,不能无礼。”

    小包子是个倔的,但唯独轻歌的话,他能听进去。

    小包子敷衍地行礼,“舅舅好,外甥晔儿提前给舅舅拜个早年了,愿舅舅三妻四妾娇娘如云。”

    九辞:“……”这小孩子究竟是哪学来的乱糟糟?

    “晔儿,你去做什么了?”轻歌问。

    小包子脸上立即露出了煞是可爱的笑,“娘亲,晔儿去为你煮粥了,是夜娘教我的。”

    夜倾城?

    轻歌宽慰的笑着。

    她的孩子,这般大,便如此懂事。

    而九辞只觉得这小孩可以说是非常讨厌了,小包子一直臀部对着他,九辞非常生气。为舅不严,何以立威?

    九辞摸了摸下巴,懊恼,他也没得罪这小外甥啊。

    小包子眼角余光看了看九辞,舅舅一来,就分掉了他的宠爱。

    他不知能够在诸神天域呆多久,他体内的魔君力量已经控制不住了。

    他只希望,接下来的时间里,可以一直陪在娘亲身旁。

    想至此,小包子紧紧攥住轻歌的衣袖。

    “晔儿有心事了?”轻歌把肉粥喝完,微笑着轻抚小包子额头。

    “晔儿只想陪在娘亲身旁,别无所求。”小包子红着眼倔强的看着轻歌。

    九辞见小包子忍着哽咽说话,小小年纪就这般乖巧,九辞便也不再生气。

    九辞抱起小包子,拨弄着折扇企图逗小包子笑,“晔儿在胡说什么呢,晔儿自然会一直陪在你娘亲身边的。”

    小包子看着在自己面前晃悠的折扇,甚是心烦,这个傻舅舅是在把他当三岁小孩吗?

    殊不知,他都没三岁小孩大。

    小包子垂头丧气,闷闷不乐,几乎带着哭腔轻声呓语,“晔儿很快就不能陪娘亲了,娘亲,晔儿不当魔君好不好,晔儿只想当娘亲的儿子……”

    什么魔君,什么魔族江山,什么至高无上,他统统不要。

    成为天下之主,不如在娘亲身边温暖。

    轻歌蓦地抬头看向姬晔,异常的不舍。

    她也感受到了。

    姬晔一直在遏制自己的力量。

    当他魔君的气息散发出来,只怕五洲,都会变成魔沼之地。

    轻歌亦不愿让小包子陪着了。

    她的敌人方狱,亦不知神主如何想,九界还有寻无泪、妖后的人,她体内有妖王血脉,妖后绝对不会放弃对她下手的机会。

    与其让小包子在她身边日夜担惊受怕,或是有朝一日被人利用,倒不如送回魔族,安心度日。

    “魔君?什么魔君?”九辞满心的疑惑,捏了捏小包子肉嘟嘟的脸,“男子汉大丈夫有泪不轻弹,流血不流泪,小男子汉更不能哭的。”

    “可是舅舅,我好想哭。”小包子直直的看向九辞,他虽然聪慧乖巧,懂事机敏,但他的眼底没有成年人的勾心斗角污.秽之色,干干净净的像是清澈见底的山涧泉水。

    “晔儿,听舅舅的,当你忧伤到想哭的时候,你就抬头四十五度望天,会有天使收回你的眼泪。”九辞温柔的说。

    轻歌:“……”

    四十五度望天?

    忧伤男孩映月楼主?

    轻歌嘴角疯狂的抽搐。

    果真是个不靠谱的哥哥。

    九辞安慰好小包子后,小包子在他怀中睡了。

    九辞把小包子放在床榻,而后起身出去,临走之前,九辞看了眼轻歌。

    轻歌随后跟随九辞一同走了出去。

    九辞收起脸上的笑,面色冷肃,语气深沉,“晔儿所说的魔君,是什么意思?”

    平白无故的,小包子怎会提起魔君之事?

    轻歌默然不语。

    九辞单手负于身后,道:“魔族魔君诞生,但魔族一直不让魔君面世,而妖族也一直在打探魔族的情况。妖魔二族,多年来互相仇视……”

    九辞还在喋喋不休语意连珠的说,轻歌却果断地打断了九辞的话。

    “晔儿是魔君。”

    “……”

    九辞一寸寸回头,震惊到下巴长大仿佛能塞进忌惮,整个人都像是石化了呆若木鸡。

    九辞有些懵的看着轻歌,原先快速运转的脑子只剩下一片空白。

    他就算是绞尽脑汁的想,亦无法把小包子与魔君联想到一起。

    九辞的脑子,算是死机了,傻傻缕不清关系。

    他妹妹的丈夫是妖王,儿子却是魔君……

    额……贵圈真乱……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