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240章 让他走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大好的日子,大好的天气。

    梅卿尘、轻歌二人朝夜家三位长老依次敬酒,而后是虞后、沐七、北凰、东陵鳕等人,当礼毕之后,梅卿尘将手中的鎏金酒杯交给了奴仆,牵着轻歌的人走向红骄,红骄之下四柄灵器之剑凌空悬浮,将骄子托了起来。

    “上了烈火骄,从今往后,你就是我的妻子了。”梅卿尘道,言罢,扶着轻歌上骄。

    突地!

    寒风骤然而起席卷天地,梅卿尘皱起眉头,瞳孔紧缩,他蓦地转头朝远处高墙上看去,一道身影绝代风华安稳傲然的立于高墙之上,男子身着黑衣头戴斗篷,戴了一只眼罩,另一只眼瞳呈藏青的颜色,怪谲淋漓。

    蛇葬……

    轻歌紧抿着殷红的唇,心里陡然生出了不好的预感。

    蛇葬手里拿着一个琉璃手镯,立于高墙之上,他居高临下的俯瞰着院内众人,冷声道:“梅卿尘,蓝姑娘说想你了,她听到你要成婚的消息,直接昏了过去,如今卧病在床,这婚,你还要结吗?”

    梅卿尘完全愣住,脖子处的血纹骤然爆出,蔓延至整个脖子,犹若恶鬼的尾巴,他身子宛似疾风骤然掠上高墙,抓住蛇葬的衣襟,将其提了起来,双目通红,如野兽般低声怒吼,“你说什么?蓝蓝她没死?”

    蛇葬冷笑,“我本想与你说此事的,可你消失的无影无踪,没想到几个月不见,你就成了闻名天下的浮生境主。”

    “蓝蓝她在哪里?”梅卿尘双瞳成了赤红的颜色,妖冶邪佞。

    “她在哪里?”蛇葬讥诮的看了眼轻歌,而后道:“你觉得以你现在的身份,有资格问这个吗?”

    “你说是不是?”梅卿尘周身泛着腾腾杀气。

    “在冰谷,你是想继续留在这里当你的新郎官呢,还是随我去冰谷?”蛇葬问道。

    梅卿尘紧抿着唇,他一身喜袍立于高墙,皮肤惨白,从锁骨到脖子上都是血色的鬼纹,犹似破裂的伤痕,鬼魅至极,他背对着众人,也背对着那个嫁衣如火的少女。

    轻歌站在烈火骄旁,细腻修长手紧抓着骄子的木杆,仿佛用尽了毕生的力气,指甲挤在杆上,翻了过去,有鲜血溢了出来,她有点儿怕,怕自己会这样倒下去。

    “浮生境的人,都与本宫去冰谷。”

    梅卿尘声音落下,白鹤掠起,他踩在白鹤之上,无数身着黑衣的男子御剑飞行紧随其后。

    “姓梅的!”

    金丝边的酒葫芦突地朝梅卿尘丢去,墨邪愤怒起身,“这就是你说的定不负她?我去你奶奶的!你敢离开,天涯海角,我定不饶你!”

    若他走了,她便成了四星的笑话。

    她从逆境之中爬出,千辛万苦,才有了现在的风光,可如今却因为一个他,输了所有。

    梅卿尘脚踩白鹤,背对着轻歌,长风灌袖,他眉头紧蹙,一寸寸的回头,血红的眼朝轻歌看去,复杂,愧疚,更多的是决然。

    在此之前,他的眼里是真的只有她,为了她,他可以覆了这天下。

    但……

    他想解释,可现在说什么都是徒劳,他转过头,心神微动,脚下的白鹤往长天的方向掠去。

    铮——

    琴声响起,无形音忍朝梅卿尘铺天盖地的蜂拥而去,不远处的拱形桥上,夜倾城盘腿坐着,伏羲琴放置腿上,修长的双手拨动着琴弦,铮铮然的琴声犹若天外之音泄出,高山流水,芙蓉泣露,竟是挡住了梅卿尘的去路。

    白鹤嘶鸣,梅卿尘眸光死寂朝夜倾城看去,夜倾城目光冷漠的看着他,“你不能走。”

    梅卿尘紧抿着唇,眼瞳猩红,颜色浓郁了几分,却见其脚下的白鹤的长鸣了一声之后,朝天际掠去,冲破了夜倾城设下的屏障。

    夜倾城咬紧牙关,鲜血自嘴里流出,双手继续的弹着,越发的快,甚至琴弦割破了皮肉,鲜血染红了弦,她的双瞳紧盯着高空上黑发红瞳的男子,犹若跗骨之蛆般。

    哪怕失了生命,她也绝不会让他走!

    一向温和的白鹤突地变得凶狠,朝夜倾城新设下的音刃屏障撞去,轻而易举的撞开后,那女子似要不命般,疯狂的弹着,鲜血四溅,新一道屏障再次出现,万千音刃挡住了白鹤的去路。

    夜倾城的手越来越破,琴声却是越发的嘹亮高昂,鲜血流了整张伏羲琴,她却不动如山,一脸的平和与双手上的血肉模糊形成的鲜明的对比,冷静的让人害怕。

    “倾城,停手。”

    清冷的声音响起,夜倾城蓦地抬眸朝烈火骄旁的少女看去,弹琴的手却没有停止。

    “让他走吧。”

    轻歌淡淡的道,说话时,身子不由自主的颤动了下,胸腔内好似有什么燃烧了起来,烈烈的让人难受,咽喉处涌上腥甜的味道,鲜血喷涌而出,轻歌紧闭着嘴,硬是将那一口鲜血给吞了回去,她目光淡漠的望着前方,百国使臣,各大帝国的重要人物,夜青天,墨邪,亦或者是……梅卿尘,她都没有看见,也不想看见。

    琴声戛然而止,夜倾城一双手尽是鲜血,好似都能看见白骨森森。

    她却像是没有感受到双手上的疼痛,只是倔强的抬眸,朝轻歌看去,满是心疼。

    狂风起的那一刻,白鹤掠走,亦正亦邪的男子一身荼白的长袍,背影风华如斯,无数黑衣人御着灵器之间跟在其身后,渐行渐远,甚至都不曾回头看一下,没有半分的不舍。

    深情的人,也最是薄情。

    “我跟你说过,你会后悔的。”

    蛇葬言罢,身影化为一道流光,几起几落间消失在众人的视野之中,

    “轻歌。”

    夜青天步履蹒跚的走来,一瞬之间仿佛老了许多,花白的头发,苍老的面庞,再也没了之前的容光焕发。

    他也愤怒,却是无力。

    拦?

    拦又如何?想要走的人拦得住吗?

    他夜青天的孙女还没沦落到逼人娶的地步。

    “没关系的,爷爷还在。”

    夜青天满眼心疼的望着紧攥着烈火骄旁的少女,他伛偻着背,面庞温和慈祥。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