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235章 回来,我娶你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沐七看完信笺之后,脸色沉重,他目光复杂的看了眼梅卿尘,旋即站了起来,朝北月皇拱起双手,道:“北月皇上,关于延迟四朝大战之事,南皇没有任何异议。”

    “东陵如是。”沐七才说完,便见东陵鳕将手中的密信交给了身后的暗卫,道。

    这二人,都是轻歌曾在西海域历练之时结识的。

    那日大使馆,沐七便已知道了轻歌的身份,而当东陵鳕看见梅卿尘时,也知道了。

    梅卿尘,无名。

    梅卿尘,轻歌。

    然,在场的人除了沐七东陵鳕以及墨邪萧如风二人之外,还有一个人知道浮生境主就是梅卿尘,那人就是北月冥。

    北月冥不蠢,相反,他学富五车聪明的很,只是关键时刻却是糊涂了起来。

    这般时候,他竟然想的是,梅卿尘在西海域与无名携手同游,又突地来北月向夜轻歌求婚,其心太野,当诛!

    与北月冥所想不同的是,北月皇震惊于浮生境的势力和实力,不仅能牵制西寻,东陵南皇二国也不例外,四大帝国之中其余三国都已同意,除非他北月皇脑子进水了,否则不会逆行而上。

    “婚事重大,又是浮生境主与北月郡主的联姻,可得好好筹划一番,至少朕得将嫁妆拿出来。”这嫁妆,代表的可是北月的面子。

    “婚礼之事本宫都已筹划好。”男子春风满面,笑逐颜开,“浮生境什么都不缺,就缺一个夫人而已,只要郡主人到,便好。”

    北月皇皱了皱眉,道:“浮生境自然什么都不缺,安国郡主父母双亡,朕也算是她半个父亲,这嫁妆,是朕的心意。”

    “如此,也好。”梅卿尘微微点头,修长的手忽的伸出,一道猩红如血的剑从天而降,到了其手中,他将此剑朝夜青天抛去,道:“此剑名为血嗜剑,嗜血而生,剑内拥有器魂,属于灵器,能御剑飞行,可滴血契约,另外还有三十枚天地丹,五十万灵气丹,百斛琉璃千樽翡玉,夜爷爷,这些东西,可够资格娶你孙女?”

    灵器……

    四大帝国之中都没有几人能使用灵器,各色的皇亲国戚也都心驰向往。

    一时间,其他朝臣等人皆是歆羡的看着夜青天。

    那可是灵器啊。

    夜青天接过血嗜剑,收起了脸上的笑容,一派郑重之色,“老夫收你血嗜剑,并非因此剑是灵器,而是轻歌她愿意在你身边,老夫的话很简单,只要是轻歌看中的人,家财万贯也好,穷困潦倒也好,只要能将老夫的孙女当成心尖宠,便够资格。”

    “夜长老!”北月冥想要阻止。

    夜青天冷冷的看了眼北月冥,道:“小王爷,自重。”

    北月冥抿唇不言,体内的煞气却在疯狂涌动,他不甘心。

    不甘心什么?

    无非就是当初应该属于他的女人,要嫁给另一个比他还要优秀的男人。

    人性作祟罢了。

    “两日的时间可够?两日后,我来娶她。”梅卿尘望着夜青天,道。

    夜青天犹豫了会儿,点头,“两日,足够了。”

    梅卿尘横抱着轻歌朝前走去,心神微动,白鹤把远方阁楼上的一张贵妃榻叼来,梅卿尘动作轻柔的将轻歌放在榻子上,他捏了捏轻歌的脸,笑道:“两日的时间,做好当浮生境夫人的准备,等我来娶你。”

    轻歌眼瞳乌黑如墨,望着男子驾鹤而去,无数黑衣人御剑飞行紧跟其后,似古藤老树后的昏鸦。

    风火而来,风火而去,桀骜潇洒,如风不羁。

    一言定下,四朝大战的时日往后延迟,而理由,竟然只是一场婚礼,这在四星史上,是前所未有的事情。

    接下来的两日,百国使臣都住在大使馆,准备共同见证这一场盛世婚礼。

    夜青天三位长老,商议一番过后便着手准备婚礼之事,两日的时间很紧,但若是认真做起来,也并非难事。

    萧、墨两家送来了许多琥珀玛瑙,张灯结彩的,好不热闹。

    喜字贴满了每一扇窗户,红色的幔帐覆盖夜家的每一个角落,墨邪带着夜菁菁到了夜家,夜菁菁开心的手舞足蹈,双手不停的拍着,嘴里还念着,“结婚,结婚!”

    墨邪牵着夜菁菁手,走进风月阁,看见轻歌,便道:“你当真想好了?”

    “想好了。”轻歌眼神复杂,许久,才道。

    “那你为什么会迟疑?”墨邪目光咄咄相逼。

    轻歌看了眼墨邪,而后道:“正因为是人生大事,所以我不能有任何的松懈。”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迟疑。

    兴许一切来的太快了吧,不过一想到明日,她就要穿上嫁衣,眉眼便不由自主的浮现了温和的笑。

    墨邪看着轻歌脸上的笑,仔细端详着,许久过去,才道:“看来你是认真的。”

    那笑,并不会骗人。

    “只要你是想做的,我都支持。”两人相对无言,许久,墨邪道:“若是去了浮生境,梅卿尘那小子敢负你,你便休了他,回来,我娶你。”

    轻歌愣住,蓦地抬眸朝墨邪看去,墨邪双瞳纯粹,张扬放肆,一身红袍宛如火焰般燃烧了起来,而他,在这团火焰之中,浅笑自然。

    他不介意娶一个别人娶过的女人,他也不知道那是何种的感情,只是不想让她受委屈。

    儿时,他看见她,一面嫌弃又一面心疼,他不是嫌弃她的脸,也不是心疼她的处境,只是觉得她都是咎由自取罢了。

    身为夜家的嫡系小姐,却落得那样的处境,可笑不可笑?

    他总是与北月冥出双入对,时常能看见她,或是从王府的狗洞里钻出来,一身的污秽却笑的比谁都干净,或是拉着北月冥的衣裳满脸委屈,也总是在角落里偷偷的窥视着北月冥。

    直到那一天,他见她面对北月皇从容不迫,站在北月冥面前没有低下姿态,谈笑风生,三言两语便休了北月冥。

    她终于活出了他想要看的姿态,至此,他开始接近她,从一开始的好奇,到现在的情不自禁。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