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234章 延迟,放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不行!”

    北月冥突地拍桌而起,目露凶光,“浮生境主,夜轻歌是本王的未婚妻!”

    在浮生境的这段时间,梅卿尘根据血的味道得知轻歌是无名后,便让人调查了关于夜轻歌的全部资料,得知她过去的十几年种种,除了心疼之外,还是心疼,而更多的是对这个叫做北月冥的男人的恨意。

    梅卿尘看也不看北月冥一眼,直接忽视了他,望向北月皇,“郡主已经同意,皇上可还有话说?”

    北月冥的脸色越发的黑。

    “臭小子!”

    夜青天蓦地站起,怒的脸颊发红,他这才发了一下呆,就有人在他眼皮子底下要拐走他的孙女。

    是可忍孰不可忍!

    再忍下去,他夜青天就不是人爷爷了,而是人孙子。

    “这位就是爷爷了吧。”梅卿尘笑道:“轻歌以前与我说过爷爷长相英俊老当益壮,早就想来一见,只是爷爷过于风光,我不敢贸易来见,今日见到,果然让我辈惭愧,听说爷爷当年飒爽英姿舍我其谁,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英姿不减当年,若非那过人气魄,还真叫人难以认出。”

    男子面若春风,几言几语便将夜青天的怒火给熄灭了。

    轻歌:“……”她怎么不知道自己说过这样一番话?

    众人:“……”

    这马屁,还真是拍的惊天地泣鬼神,优雅的很呢。

    夜青天眯起眼睛笑得异常和蔼,显然非常喜欢听梅卿尘的一番话,他笑着捋了捋胡子,道:“不错不错,现在的年轻人很不错。”

    轻歌:“……”

    “放我下来。”轻歌轻声道。

    “不放。”

    轻歌抬眸看去,男子眼瞳之中一片温和,蓄满了笑意,他低头看着轻歌,两张脸近在咫尺,“我不想放。”

    “境主是想何时成婚?”北月皇干咳了一声,道。

    旁侧的北墓王爷道了声,“四朝大战的时辰都延误了,北月皇,你们北月还真是让百国使臣好等啊。”

    北月皇脸色僵硬了一下,这北墓王还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要是这扮猪吃老虎的浮生境主去了你西寻,他就不信西寻的君王还能将人赶跑,除非不怕西寻日后民不聊生。

    在四星大陆,一个帝国的成败往往归于与各大势力之间的关系,与各大势力相比起来,帝国的底蕴和实力,还是要弱了许多。

    帝国唯一的好处便是,子民多百姓多,同时,在帝国的疆土上,子民是安全的。

    可一旦出了这个疆土,便是无止境的血雨腥风,人命不值钱,到处都是残尸断骸,白骨森森。

    “四朝大战?”

    梅卿尘垂眸,浓密的睫翼在其脸上覆盖出了一层阴影,许久过去,他眉眼含笑,道:“不如就将四朝大战推迟吧,等本宫与郡主完婚之后再说。”

    此言一出,万千涛浪皆是被掀起,众人呆若木鸡,全都成了石化的状态。

    这也太狂妄了点吧。

    为了你一个婚礼,四朝大战都要延后?

    “狂!太狂了!”

    墨邪靠在萧如风的肩上,饮了口酒,道:“别看这货一副儒雅的样子,其实骨子里比谁都狂妄。”

    萧如风将墨邪的脑袋移开,“你娘子都要成别人的夫人了,还有闲心喝酒?”

    “没事儿,我不介意二夫共伺一妻,就是不知道这浮生境主会不会介意了。”墨邪又喝了口酒,很认真的说。

    萧如风:“……”

    他很想剥开墨邪的脑瓜壳,看看里面都装了些什么。

    “放肆!”

    那厢,北月皇尚未生气,北墓王倒是开始发怒了,“四朝大战五年一次,过去几百年来日期都是固定的,从未更改过,百国使臣更是不辞辛苦老远而来,岂是你一句话就能更改的?”

    “一个浮生境而已,还当真是狂妄,竟敢不把我们四大帝国与百国使臣放在眼里。”辛婉君哼了声,嘲讽道,眼睛里还有些红血丝。

    她让北墓王调查了此次参战四朝大会的人,按照她的实力,也就东陵鳕和沐七难缠一些,前三之中必定有她,而这一次的四朝大会女子较少,唯一有些名声的便是夜轻歌。

    下一次的四朝大会是在五年之后,届时,辛婉君就已经过了参战的年龄,再往前五年,那时她还小,年龄没到,所以只能参战这一次。

    她是北墓王之女,金枝玉叶至尊至贵,一向出惯了风头,自然也以为在四朝大战能大放光彩,哪知这四朝大战尚未开始,风头就被另一个人给抢了,再者说来,四朝大战的结果,与她日后的锦绣前程也有很大的关系。

    女子到底是女子,心性较小。

    这点不可否认,可女流之辈一旦跨过了这条鸿沟,那便是人中龙凤,巾帼不让须眉,连雄赳气昂的八尺男人也不敢与之比肩。

    一念之差。

    梅卿尘脸上春风不减,笑容如旧,“北墓王,一日前本宫便让人去各大帝王通信,延迟四朝大战,想必很快几位就能收到密信。”

    “王爷,郡主!”

    北墓王尚未说话,便有侍卫骑马而来,迅速下了马,手执烫金信笺飞奔而来,放至北墓王跟前,行礼,道,“这是皇上千里加急传来的密信。”

    北墓王蹙眉,狐疑的看了眼梅卿尘后将密信打开,白纸黑字,字不多,言简意赅,无非就是浮生境主若要四朝大战延迟的话,且听他的,莫要妄生是非。

    “父王,皇叔说了什么?”辛婉君见北墓王脸色深沉,便问道。

    北墓王并未回答辛婉君的话,而是看向梅卿尘,道:“不愧是浮生境的宫主,如此实力,让本王惶恐,四朝大战延迟之事,还是让北月皇定夺吧,本王决不多言。”

    “父王!”辛婉君瞠目结舌,不可置信。

    “闭嘴!”北墓王冷声道。

    辛婉君咬牙切齿,愤怒不已,北墓王嗜女如命从未凶过她,如今却因为此事当众凶她,让她下不了台。

    当然,她自己也没有意识到,她根本就没有上过这个台,何来下台之说?

    北月皇闻言,也是讶异的很,浮生境竟然能强大到干扰西寻帝王的思想?

    不多时,又是两匹快马加鞭而来,一个焦急的走向沐七,一个到了东陵鳕的身边,二人连动作都很统一的递上了密信。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