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233章 嫁给我!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十万灵气丹,那可是只有佣兵协会特级任务才有的,天地丹更是珍贵稀有,每个王国都会有一枚天地丹,珍藏进国库里边,只有当本国有实力惊人者需要突破灵师的时候才会拿出来。

    声声哗然,四下里,众人皆是倒吸冷气。

    似有星辰陨落,睥天下,睨苍穹,谁与争锋?

    穹宇之上,白鹤如仙,清风茫茫,男子似尘外之仙,来自神邸的使者,长袖灌风,一袭荼白的锦绣长袍,青天白云在其身后延绵无尽头,白鹤之后,无数身着黑衣的男子脸上戴着半面血色面具,御剑飞行,铺天盖地,浩浩荡荡,自远方而来,虽说没有半分的杀气,但这般惊天之姿,世间又有谁能媲美?

    偌大的白鹤安稳的落在比武擂台之上,隽逸无双的男子自白鹤上跃下,白鹤身上立即释放出白玉之光,片刻后,一道雪白的光火窜进了男子的眉宇之间。

    男子温和儒雅,可面对百国朝臣、东陵太子、南皇皇叔、西寻亲王、北月吾皇,却没有半分失色,他就那样站着,负手而立,锦袍无风自吹。

    君临天下,气冲霄汉。

    风云江山,峥嵘岁月,皇图霸业,不胜人间一场醉。

    轻歌神色大变,双瞳之中尽是复杂的情绪,胸腔内像是藏着一团火,难以熄灭,也无法熄灭。

    虚无空间内,慵懒的斜躺在王座上的姬月突地坐起,放在手把上的双手紧紧攥着,妖冶双瞳里的邪气无止境的蔓延,他蓦地抬眸,阴诡森然,红唇颤然间,无声的将那个名字念出……

    “梅卿尘!”

    *

    轻歌身旁,夜青天脸色肃然。

    另一侧,墨邪与萧如风相视一眼,皆是诧异,他们是知道梅卿尘的,只是不曾想到,如今闻名四星的浮生镜之主,竟会是梅卿尘。

    梅卿尘神色坦然,镇定自若,无尽的江山在其脚下,身后是无数御剑悬浮于半空的黑衣人们。

    他朝前走了一步,看向轻歌,嘴角噙着似水柔情,“我回来了。”

    短短几个月的时间,他去了血族,遭受非人折磨,再以雷霆之势创建浮生镜,短时间内笑傲天下。

    终于,他终于可以站在这云巅之上,许她一场盛世婚礼,还当初西海的一个承诺。

    他可是梅卿尘。

    他是血族的人,他闻过轻歌身上的鲜血,哪怕她隐姓埋名换了个身份,不再是有一头银白青丝的无名,他也能嗅到她的气味,千里而来。

    在他优雅走下比武擂台的时候,无数御剑飞行的黑衣人,操控着脚下的剑,将这方狭小的天地包围,悬浮于四面八方的云巅之上,布下天罗地网。

    “浮生境主,安国郡主是朕已故旧友之女,嫁娶之事必须严肃处理,不能儿戏。”

    饶是运筹帷幄掌控江山的北月皇,此刻也一头雾水,理不清个所以来。

    倒是北月皇身后的北月冥,眸光黯淡,嗜血如杀,他望着在北月皇面前一袭白衣矜贵清雅的男子,只觉得胸口被人用巨石狠狠砸了一下,肋骨尽断,鲜血冰冷。

    “皇上之言一言九鼎,难道本宫的话听起来就很儿戏吗?”

    梅卿尘站在北月皇面前,眸光凛然,白皙的脖子上似有血色的鬼纹时隐时现,他声音低沉的刹那,似有鲜血的味道弥漫开,周天之上御剑的众黑衣人们突地爆发出强烈的杀气,那杀气仿佛都要凝为实质,疯狂绞杀,氤氲成一场末日风暴。

    北月皇眉头紧蹙,他曾派人去调查过浮生境的背景后台,结果派出的人无一生还,身上没有一滴鲜血,浑然一具干尸。

    特别是这个浮生境之主,像是突然出世的人,实力深不可测,虽说是温文尔雅,但杀起人来,连眼睛都不眨一下。

    “朕虽然是皇上,但安国郡主的婚事,还得要她自己来决定。”北月皇道。

    北月冥如今对轻歌的感情他也是知道的,他也默许夜轻歌这样一个有潜力的人会成为他的儿媳,与他是一家人,才更好掌控。

    这厢突地出现一个强大如斯的浮生境主,说要娶她,这怎么可能?

    北月皇抿唇,浑浊的眼瞳之中精光四闪,寒意衍生。

    他决不允许夜轻歌嫁给一个连他都探查不到底子的男人,要知道,夜轻歌可是那个人的女儿。

    他不想北月,再出现第二个夜惊风!

    北凰余光看了眼脸色惨白的北月冥,面向北月皇,道:“父皇,此事事关重大,不如就问问郡主的意思。”

    梅卿尘双眸含笑,眉宇之间白光闪烁,却见下一刻,疾风横扫,适才还在席位上的轻歌忽的被白鹤叼了起来,白鹤翱翔于云巅,万丈高空上忽的将轻歌放下,梅卿尘将其横抱在怀里,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

    “郡主,可愿嫁给我?”他道。

    笑是真的,声音是真的,人也是真的。

    至少在这一刻,他的眼里只有轻歌。

    轻歌双瞳如死水般寂静,片刻后,起了涟漪,逐渐扩大,惊起一江的涛浪,天地无声,万籁俱静,这百国使臣的目光,都汇聚他们二人身上,心思各异,神色复杂。

    “好。”

    像是过了一个世纪般,半晌,少女抬眸,眉角眼梢都是浓浓的笑意。

    至少在这一刻,她目光之中没有杀气和阴诡算计,她是幸福的。

    哪怕——

    哪怕她在应下的那一刻,脑子里想起了那只狐狸。

    而当她音落的那一刻,暗黑的空间里,斜躺在王座椅上的男子滚在了地上,一身狼狈,他扶着手把费力的站了起来,想往前走,可下一步,又摔在了地上,额头撞在了椅子的一角,皮肉破了,鲜血涌出,沿着眉眼往下流,猩红的血液流进了眼中,好似要将那一双邪肆妖魅的双瞳给湮没。

    姬月不知道应该用什么言语来形容此刻的心情,他活了很久,真的活了很久,辉煌过,落魄过,曾统驭万兽傲笑九天,也在这暗无天日的虚无空间里与她相依为命。

    他愤怒过,王之怒火,伏尸百万流血千里。

    他欢喜过,他在她醉酒之后,偷偷爬上去,偷偷“啵”了一口,暗自窃喜。

    可他从来没这么悲伤过,四肢无力,了无希望,一双异瞳黯然无光,恨不得天翻地覆,却又想长眠于地底。

    姬月无力的看了眼被其封印住的火焰龙和那一排排没有神智的血傀,自嘲着:“真想死。”

    可他不敢死。

    这世界如此凶险,他舍不得让她一个人独自来闯。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