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25章 屁可以乱放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闻言,秦岚却是很骄傲的笑了,“不错,雪儿一直都是我们夜家的骄傲。”

    夜羽眼底阴鸷之光忽然闪过——

    “走了,不然皇上该等急了。”

    夜正熊将茶杯放下,起身离开,青色的蟒袍在日光底下,隐约有蟒蛇吐着蛇信子。

    轻歌手腕间的七禽绛雷蛇有些蠢蠢欲动,在它面前,一头没有生命的蛇还敢张牙舞爪耀武扬威,活得不耐烦了?

    轻歌手指朝绛雷蛇的脑袋轻轻一弹,七禽绛雷蛇这才安静了下来。

    轻歌与夜正熊一同乘坐的马车在宫门前停下,他们从马车上走下,轻歌站在宫门前,望着巍峨宫墙,看似壮丽宏伟,她却觉得这是天底下最华丽的牢笼,将一条条鲜活的生命活活耗死,白骨盈盈堆积成山。

    美人迟暮,红粉枯骨,最是无情帝王家。

    两扇红漆朱金宫门朝两侧缓缓打开,轻歌跟着夜正熊走在长长走廊上,飞檐斗拱,雕栏玉彻,富丽堂皇,这皇宫内的一砖一瓦,一草一木,仿佛都贴金镶玉了。

    雕镂着祥龙的青天柱金光灿灿,一座座宫殿错落有致巍峨屹立,琉璃生辉,风格绮丽。

    金銮殿内,气氛庄严肃穆。

    北月皇坐在龙椅之上四面威仪,剑眉星目,王者之气浑然天成。

    轻歌与夜正熊走进大殿时,北月冥与墨邪分别坐在两张琉璃椅上,听见脚步声,北月冥眼皮几不可见的一抬,冷冷的扫了眼轻歌。

    “臣带罪女前来拜见吾皇。”

    走至大殿中心,夜正熊微微俯下上半身。

    轻歌站在其身后,面无表情,眼底罩着冷霜,罪女?

    呵……

    “这就是轻歌?”北月皇仔细端详了一番轻歌,旋即眉开眼笑,“来朕身边,让朕好好看看,上一次见面貌似还是个婴儿,没想到一下子就长得这么大了,真是女大十八变,出落得越来越标致了。”

    标致……

    殿内端着托盘的丫鬟听见北月皇夸赞轻歌长得标致,又看了看轻歌半边脸上让人看了作呕的胎记,忽然嗤笑。

    北月皇脸色顿时一沉,目光冷扫。

    伴君如伴虎,丫鬟脸色刷的一下全白,立即匍匐在地,哭喊着求饶,“奴婢知错,奴婢知错……”

    “现在的奴才越来越不懂事了。”北月皇蹙眉。

    下一秒,一道黑色残影忽然闪过,地上只有一个托盘,而那跪在地上的丫鬟竟然消失的无影无踪,远方,传来丫鬟凄厉的喊声,撕心裂肺,死之将至。

    丫鬟死后,北月皇的脸色才好了过来,逐渐恢复柔和慈祥,他看了眼北月冥,道:“冥儿,这关乎到你的终生大事,你来说说你的看法。”

    北月冥起身,朝北月皇恭恭敬敬的行了个礼,睨了眼轻歌,挺直脊背,道:“夜三小姐,为女不尊,身为未来王妃,与夜家管家通奸,这样不恪守妇道的女子,怎能成为北月国的王妃?”

    “轻歌,与管家通奸的事,可是真的?”北月皇脸色微冷。

    轻歌眼底寒意浓浓,若北月冥就直接说解除婚约,她不可能去纠缠,会乖乖同意,只是北月冥却将她说的这般不堪……

    目光犀利,寂静如死水,幽幽森然,轻歌逼视北月冥,道:“王爷,这屁可以乱放话可不能乱说,王爷口口声声说我与管家通奸,敢问王爷哪只眼睛看见了?不过还真不愧是我们北月国的王爷,能将子虚乌有的事情说的一本正经,真是厉害,让我好生佩服。”

    北月冥蹙眉,不悦,嫌弃。

    果然是不堪的女子,一口一个屁字,实在粗鄙。

    只是,夜轻歌的目光为何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似乎在哪里见过……

    与北月冥的厌恶唾弃相比,墨邪却是直接笑出了声,朝轻歌竖了竖拇指,那一句屁可以乱放说的实在是妙!

    “胡搅蛮缠,无理取闹。”北月冥皱眉,厌恶的看着轻歌。

    “轻歌,不得胡闹。”

    夜正熊瞪了眼轻歌,堂堂大殿之上,面对九五至尊,不仅没有大家闺秀的风范,还没了礼数;他面向北月皇,双手拱起,恭恭敬敬道:“皇上,轻歌与夜家管家林尘的确暗生情愫,是轻歌不懂事,高攀不起小王爷,特带轻歌前来面圣请罪。”

    轻歌冷眸虚眯,目光凉薄。

    北月皇坐在龙椅上,一双骨骼分明的手放在两侧祥龙手把上,修长的手指轻敲龙头,声音有节奏的响起,大殿内的人都战战兢兢,生怕龙颜震怒殃及池鱼。

    “轻歌,若你与那林尘当真两情相悦,朕绝对不会做出棒打鸳鸯的事情来。”北月皇温和道。

    轻歌低头、垂眸、冷笑,只因她是个废物还是个丑陋不敢的女子,北月皇恨不得她赶快与北月冥解除婚约,而解除婚约之前说这么多废话,无非就是怕得罪她爷爷夜青天。

    况且,当初订下这门亲事的是皇上,他若是解除婚约岂不是打自己的脸。

    “皇上,我与林尘没有任何关系,一切都是无稽之谈。”轻歌道。

    婚约,就算北月冥和北月皇不肯解,她也会想办法解除的,不过,别人不让她好过,她也不会让别人痛快。

    北月冥端起茶杯浅酌,道:“是吗?那三小姐能否讲讲那日清晨为何会衣衫不整的出现在华容巷?”

    轻歌义正言辞,扯起淡来那叫个脸不红心不跳,“那日晚上我准备出去历练,华容巷治安一向不好,路过那时遇见几个蒙面人将我身上的值钱的首饰全部抢走,这几人本来还想劫色,衣服只脱了一件外衫,就有一人拿出夜明珠,看见我脸上的胎记后,几人抚胸作呕,落荒而逃。”

    闻言,其余人都在憋笑,就连以冷傲出名的北月冥,嘴角也是几不可见的抽动了下。

    墨邪更是夸张,笑的四仰八叉的,一双手直拍大腿,笑道:“看来以后沙场战斗的时候,根本不用派出什么高手精英,直接让我们三小姐往城墙上一站,那副尊容,肯定会把敌军吓得屁滚尿流的逃”

    此后,关于夜家三小姐的容貌又有了新的说话,夜里能将小儿吓哭,也能将五百万敌军吓退,据说,得此尊容者得天下,当然,这些都是夸张讽刺的说法。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