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231章 血狼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轻歌将坛子上的封口掀掉,仰头痛喝了一口,酒水喷了她一脸,将胭脂长衫打湿,屋外的阳光正好,房内的流火被冷风裂碎,疏影斑驳。

    “这酒不错。”轻歌看了眼夜羽,笑道。

    夜羽苦笑,两人好似讲着不同的话,“我以为夜雪死了,这个害我活不过三十岁同父异母的妹妹死了,我会很开心,可当她真正没了生气之后,我却又很难过,你说人呐,怎么能这么恶心,她活着的时候,希望她死,她死了,却又想她活过来。”

    “我真的是没有见过比人还恶心的生物。”说至后边,夜羽的嗓子哑了。

    轻歌沉默着,她跨坐在桌上,仰头喝着酒。

    “轻歌。”

    “恩。”

    “我想去给她挖座坟,陪我去吧。”

    “好。”

    “……”

    夜羽选了个比较偏僻的坟墓场,这里埋着的大多数普通百姓,并没有什么达官显贵之人。

    她和轻歌骑马而来,工具都带好,自正午开始便挖了起来。

    她没有夜雪的骨灰,也没有夜雪的尸体,有的只是一份未亡人的心而已。

    轻歌坐在杂草堆里,嘴里叼着根狗尾巴草,翘着个二郎腿,晃来晃去,她一身的酒气,身上的衣裳还没有干透,在这阴森森的坟墓场里,颇有几分桀骜之色。

    “喂,臭老头子,给我滚下来。”右侧响起了一道声音,轻歌看过去。

    却见一处新建好的坟墓之上,躺着一个仙风道骨白衣飘飘的老头,老头鹤发苍颜,眯起眼睛享受的休憩。

    坟墓之下,有几个壮汉,其中一个壮汉愤怒不已,眼睛都红了,“你这老头子快给我下来,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别那么小气嘛,让小老头我好好休息休息。”老头一面说着,一面翻了个身继续小憩,“就这块坟墓有柳荫,不在这休息小老头我要去哪里休息?现在的年轻人,真是没用爱心,不懂得什么叫尊老爱幼。”

    轻歌嘴角抽了抽……

    尊老爱幼,你特么的都躺到人家祖坟上去了,人家还跟你尊老爱幼?

    那几个壮汉面面相觑,说实话,大家都是老实人,从出生到现在活了这么久,还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老头子。

    “那是我父亲坟墓,他才过世不久,今日是他的头七,你最好不要太过分,要不是看在你年纪大的份上,哥几个早就动手了。”壮汉摩拳擦掌,蠢蠢欲动。

    难怪,都睡人家父亲的坟上了,头七还没过,这不是缺德是啥。

    搁谁谁都生气。

    哪知这糟老头子昏昏欲睡,手指随意一指,便指向了优哉游哉的躺在杂草堆上的轻歌,随意的道了句,“我孙女在那,有事找她,老夫先睡了,昨晚去了趟潇湘馆,这北月的姑娘还真会折腾人,可惜了我这一把老骨头。”

    几位壮汉瞠目结舌,这老头子会不会太……彪了些?

    都半只脚踩进棺材的人了,还敢去青楼?

    不过重点不是这个,是……

    壮汉们全都面露不善的看向轻歌,轻歌晃着的腿突然停下,蓦地朝几位壮汉过去,目瞪口呆。

    啥,这都叫个啥事?

    她可记得她爷爷不长这样,夜青天难不成去整容了?

    而且她爷爷不喜欢去青楼。

    这厢,夜羽堆好了坟墓弄好了石碑,有些灰头土脸的,一回头,就看见几名壮汉逼近了轻歌,将轻歌包围起来。

    “大哥,这妞子长得不错,不如带回去,让哥几个爽爽?”其中一个壮汉嘿嘿一笑,目光里透着猥/琐的光。

    “胡说八道些什么?”最先说话的壮汉瞪了眼那人,他走至轻歌面前,装模作样似得拱了拱手,道:“姑娘,我们不对女人动手,也不欺负老头,希望姑娘能把你爷爷劝下来,那毕竟是我父亲的坟墓,父亲若是泉下有知,恐怕心里会不好受。”

    轻歌:“……”

    见轻歌还是躺在杂草堆里不为所动,那壮汉又道:“姑娘,我们是诚心与你谈和的。”

    轻歌:“……”

    她要说啥,那又不是她爷爷。

    却说那坟墓堆上的老头,睡时还睁开了个眼睛,朝轻歌这边看来,嘿嘿一笑。

    “大哥,跟她说那么多废话干嘛,一个娘们而已,直接上,教训几下她还敢嘴硬?”另一个壮汉说着便撸起袖子走上前,一拳往轻歌的小腹上打去,轻歌冷笑,蓦地伸出手,看先纤细的手爆发出无穷的力量,猛地一抓,借力站了起来,之后一个过肩摔,便将壮汉砸在了地上。

    以她向来战斗的过程,本想要扳断壮汉的手,不过看在这几个壮汉对她没有多大的杀意,便也罢了。

    “他二舅爷的,小娘们还蛮厉害的。”那壮汉在地上呲牙咧嘴的一番,而后淫淫一笑,再次站起往轻歌扑去。

    轻歌皱着眉头,身子旋飞,横空掠起,一记鞭腿横扫在壮汉的脑袋,壮汉的身体朝一座坟墓下摔去,摔出了一个坑。

    其他几名壮汉似乎想要上前为兄弟报仇,那个被称做大哥的人却是皱紧了眉头,伸出手拦住了他们。

    “大哥!”几名壮汉不解的看着他。

    他的视线却紧盯着灌木丛之中,见此,其他人也都朝灌木丛看去,只见灌木丛之中,一双血红的眼瞳泛着瘆人的光弧,被称作大哥的男人咽了咽口水,“狼,是血狼!”

    说话时候,一头血狼猛地冲了出来,庞大的身躯,猩红的眼,一身鬃毛好似铜墙铁壁。

    血狼走至那个被轻歌摔至坟墓前的壮汉跟边,血盆大嘴张开,蓦地将壮汉一口吞下,连咀嚼的意思都没有,直接吞进了腹中。

    几名壮汉害怕的叫了几声,慌乱的很,一个个朝四面八方落荒而逃,倒是那老头,再次翻了个身子,继续睡觉。

    反倒是轻歌,有些傻眼了。

    血狼走至老头边上,闻了闻老头的屁/股,老头有些不耐烦,一巴掌打在血狼脑袋上,“烦不烦人?打扰到老头睡觉的后果堪比谋财害命!”

    血狼被打了一巴掌,勃然大怒,一双猩红的眼似要喷出火来。

    它将嘴张大,想要一口把小老头吞掉。

    风声呜咽,坟墓前的少女朝这边掠来,将老头提了起来,安稳的落在与血狼之间有一段距离的地面上。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