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24章红痣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轻歌跟着斗兽场的侍卫到了乱葬岗,侍卫将装有一号的蛇皮袋丢在一堆残肢断骸上,在河边洗了洗手吐了口唾沫沿路返回。

    待侍卫走远了些,轻歌踩着盈盈白骨和殷红鲜血,将蛇皮袋解开,把一号抱了出来。

    姬月喂一号俯下一枚丹药后,一号逐渐有了呼吸、生气。

    “这是什么丹药,这么灵?”轻歌看着脸色颇为红润的一号,不解问道。

    “这是本座的排泄物,要知道,本座的排泄物可是天地间难得的良……”最后一个药字尚未说出口,姬月立即用一双爪子护住嘴,两只眼珠子转了转,讪讪的望着轻歌突然凑在面前放大的脸。

    “排泄物?”

    轻歌黑着脸,提着姬月的耳朵,“原来之前你给我吃的是你的排泄物,恩,天地间难得的良药?小月月,姐姐是不是得好好感谢你?”

    姬月苦着一张脸,欲哭无泪。

    他的排泄物真的是价值连城千金难求,虽然是排泄物,也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吃到的好不……

    风月阁,凉气透人,花香芬芳。

    轻歌为一号洗干净了身体,放在床上,一两天过去,也没有任何醒来的迹象。

    “他会不会死了?”

    闻言,姬月忍住暴走的冲动,解释道:“我在一号体内感受到了同类和妖域的气息,不管他是兽是妖还是人,不可否认的是,他的身体里边有着强大的血统,这次受到重创,要想彻底恢复,恐怕要花上一些时日。”

    “好饿啊,想吃狐狸肉和蛇肉。”轻歌无力的趴在桌子上。

    姬月黑着脸,七禽绛雷蛇身体不断轻颤,它害怕的望着笑容腹黑的轻歌,不由的腹诽,它这是跟了一个什么样的主人……

    一连三日,一号都没有任何要醒的迹象。

    而夜家,也格外平静,不过轻歌知道,这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平静,正因为所有人都在等着看她笑话跌落地狱,才不来打闹。

    一旦退婚,她夜轻歌就真的是成了北月国一个特大的笑话。

    转眼间,就到了退婚的日子,轻歌将一号安置好后就朝夜家主堂走去,夜正熊正等着他。

    一路上,不论是丫鬟还是旁系嫡系的小姐看见她,都是鄙夷一笑,阳光刺眼下,她脸上的那块紫红胎记尤为明显,特别丑陋。

    轻歌抬起手抚摸脸上的胎记。

    谁都不会知道,那里藏着一只狡猾的狐狸。

    路上,轻歌遇见在假山前踱着步子走来走去的林尘,林尘一回头,便对上了轻歌的双眼,有些惊慌失措,“三小姐。”

    轻歌看了眼假山轩榭后的阁楼,那里正是夜清清的住所,福至心灵,轻歌一眼便知林尘是想去找夜清清,却又怕夜清清讨厌自己。

    轻歌似笑非笑,道:“林管家,你可见过这个。”

    她微微侧身,将右边耳垂翻起,耳后有一颗小巧的红痣;看着这颗红痣,林尘好似被雷霆击中,整个人都懵了。

    林尘的反应轻歌早便料到了,她笑了笑,道:“我记得我小时候在厨房偷了两个馒头,回去的路上看见一个瘦得不成样子的小男孩,我记得我当时犹豫了下,才将馒头分了他一半。”

    林尘脸色惨白,毫无血色,眼神涣散,像是被雷霆当头一击。

    轻歌拍了拍林尘的肩膀,绕开假山,走向主堂。

    林尘愣在原地,双眼有些猩红,这么多年,他竟然被夜清清骗了!他一直以为当初给他馒头的那个女孩是夜清清,他记得那女孩身材消瘦,脸上脏兮兮的看不清容貌,她当时给他馒头后还给他看了看耳后的红痣,还笑着问他:“你看看,是不是跟太阳一样。”

    后来,他也问过夜清清关于右耳红痣的事情,夜清清随意的敷衍他说是小时候随便点的。

    现在看起来,他的情深意重都像个笑话,他一直想报答的人,竟然被他害的身败名裂。

    绿荷身姿盈盈,看见林尘,皱了皱眉后大步走来,颐指气使,“林管家,我都说了,我家小姐不想见你,你也不想想自己是什么身份,夜家的狗,哪能配上我们小姐?”

    林尘双眼猩红,看向绿荷的眸光中充斥着冷意。

    “奴才对管家无礼,按照夜家家规,是要剁去小指的。”林尘道:“晚上还请绿荷姑娘去刑法库走一圈,对待绿荷姑娘,刑法库的奴才们想来会非常温柔。”

    绿荷怔愣住,林尘身为夜家的管家自然有自己的权利,只是她仗着他对夜清清得百依百顺,自己也多了几分理直气壮,久而久之,就忘了自己是个奴才,对待林尘更是无礼。

    刑法库,在夜家,那可是奴才们的地狱。

    想到死在刑法库的那些友人,绿荷就咽了咽口水,害怕地身体颤抖,她还来不及解释自己的无礼,林尘就决然离去。

    离开前,还道:“绿荷姑娘还是自己乖乖去吧,不然刑法库的人亲自上门,剁的就不只是一根手指那么简单了。”

    “林管家,你难道就不怕小姐讨厌你吗?”绿荷大喊。

    回应她的却只有风声萧萧……

    ……

    轻歌到了主堂,主位上坐着秦岚、夜正熊以及夜羽,秦岚笑眯眯的望着她,道:“轻歌,今日面圣,可要好好说话,为我们夜家争脸。”

    争脸?

    轻歌冷笑,夜轻歌的名声在外一落千丈,"dang fu"、不知羞耻什么的都冠在了她的头上,这样还怎么为夜家争脸?

    夜羽哼了一声,微微抬起下颌,充斥着英气的眼非常不屑的望着轻歌,“等她为我们争脸?还不如养条狗来得快。”

    此话之意,夜轻歌连狗都不如!

    轻歌眸光转凉,凉如冰丝,眼底雷霆乍现,电光稍纵即逝。

    “你这丫头,怎么说话的?”秦岚摇头,嗔了眼夜羽。

    夜羽耸了耸肩,道:“娘,你若真想有人为夜家争脸,不论是我还是妹妹都能做到,何必要一个废物,还是个丑得让人作呕的废物。”

    夜羽忽然朝轻歌咧嘴笑了,牙齿森白,笑容阴森,她还记着那日练武场上的一簪之仇,她夜羽潇潇洒洒风风火火的过了十几年,还从未有如此丢脸狼狈的时候,特别是让她丢脸狼狈的还是让她一直不齿的废物!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