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220章 好戏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秦岚惊愣。

    其余人也都怔住,连呼吸都是小心翼翼的。

    夜雪瞳孔紧缩,身子好似被安置在冰窖之中,冷可彻骨。

    嘭!

    黑曜石桌被夜正熊一掌拍得碎裂,夜正熊甚至还来不及去思考为什么丹田内的灵气能受他控制便已勃然大怒,他怒发冲冠,捂着不断流血的伤口,朝着秦岚大声喝道:“秦岚,你就这么希望我死!”

    秦岚双腿发软,身子摇摇晃晃,好似随时都会摔倒在地。

    “家……家主,你不能相信她,她是骗人的。”秦岚至此都想不通,一直在自己身边这么多年的老仆,为什么会做出这种陷害她的事情来。

    刺杀家主,这可是大罪,除非她不想活了!

    秦岚红了眼,双手揪着牛嫂的衣襟将其提了起来,“我平日里待你不薄,你这么做是为了什么?”

    牛嫂目光浑浊复杂,她闭上眼,了无希望似得,声音也有气无力,“夫人,是奴才该死,没有完成夫人交代的事情。”

    秦岚的脑子里似有惊雷炸开,怒火万丈,事情朝她根本预想不到的事情发展,让她戳手不及,她怒得将牛嫂朝一侧的薰炉丢去,牛嫂的身子砸在薰炉之上,薰炉倒地,滚烫的温度将牛嫂身上的黑衣以及血肉烧焦。

    牛嫂痛苦的皱起脸,她滚在地上朝秦岚挪去,说出的话却让秦岚彻底崩溃。

    “夫人,奴婢跟在你身边忠心耿耿,为你做尽坏事,十几年如一日的隐瞒你和刘总领之间的事情,甚至四小姐是你和刘总领孩子的事情奴婢都不曾向外人透露一分……”牛嫂趴在地上,声音软弱。

    秦岚眼瞳瞪大,夜雪双腿发软摔至地上。

    “你这个胡搅蛮缠信口雌黄的狗奴才,我要杀了你。”秦岚将灵气释放,理智全无,只剩下滔滔杀意。

    “给我拦住她。”

    夜正熊冷声道,脸色黑如炭。

    阿努立即带着人上前把秦岚束缚住,牛嫂满眼痛心的看着癫狂若斯的秦岚。

    “夫人,是奴才不中用,若夫人想让奴才死,何必亲自动手呢。”牛嫂眼里只剩下死灰,在众人震惊的注视之下,一头撞在了温度滚烫的薰炉上,额头被烧焦,鲜血覆盖整张脸,她无力的倒在地上。

    尸体,冰凉。

    秦岚不再疯狂发怒,她看了看四肢冰凉的牛嫂,看了看怒形于色的夜正熊,只知道一切都完了。

    彻底完了。

    夜正熊推动着轮椅朝这边挪来,他脸色时而苍白时而涨红,额头上青筋暴起,双眼好似都要喷出火来,到了秦岚面前,发雷霆之怒,大肆咆哮,“秦岚,你真是让我长脸!”

    “家主,事情真相没有调查清楚之前,可不能冤枉秦夫人。”轻歌起身,巧笑走来。

    秦岚不可置信的看着轻歌,打死她她都不会相信这等关键时刻轻歌会为她说话。

    夜青天三位长老坐在位置上,波澜不惊的观看这一场闹剧,东陵鳕站在一侧,白衣如雪,气质若霜,矜贵高雅。

    夜羽紧握着手中的酒杯,一切都始料未及,事情发展的太快,她甚至都来不及思考,她也不明白,轻歌为什么要替秦岚说话。

    唯有夜无痕,似笑非笑,当轻歌为秦岚说话的那一刻,他终于知道了轻歌所说的好戏是什么。

    夜正熊转头看了眼夜轻歌,看着那张与夜惊风有几分相似的脸,只觉得分外刺眼,心里的怒火又旺盛了几分。

    “冤枉?那你觉得怎样才算不冤枉?”夜正熊问道。

    “方才牛嫂说夜雪妹妹并非家主骨肉,这很简单,滴血验亲一番就好。”轻歌眯起眼睛笑道。

    秦岚双瞳瞪得极大,至此,她才知道,夜轻歌哪里是为她说话,分明是在推她进深渊。

    “来人,把东西准备好。”

    夜正熊似乎听进了轻歌的话,他睨了眼阿努,道:“去把刘总领带来。”

    “是。”

    阿努效率极快的带着侍卫离开。

    轻歌站在中央之处,头顶是蓝天白云,脚下是苍茫大地,她垂眸冷笑,深邃死寂的眼瞳之中氤氲着凉薄。

    她让夜无痕调查过秦岚身边的人,发现牛嫂是个突破口,她虽对秦岚忠心耿耿,但年轻的时候似乎与一个经常来夜家送药材的男人慢慢有了感情,甚至还怀了他的儿子,秦岚得知后,只觉得脸面挂不住,背着牛嫂把那男人杀了,此事牛嫂并不知道,后来,她腹中的骨肉也无意摔至流产。

    后来,轻歌让阿努去找牛嫂,牛嫂才得知一切真相,她年轻时爱上的男人早已死了,腹中的孩子也是秦岚故意让人推她,导致她流产的。

    她对秦岚心生恨意,说只要能让秦岚付出代价,哪怕死也无悔。

    阿努依轻歌的话,让牛搜随时准备今日之事,事情发生后,牛嫂只有死路一条,她就算不自杀,自然会有人来杀,还不如自杀。

    至于实力一般的她为何能伤到夜正熊,理由也很简单,轻歌故意让姬月封锁住了夜正熊的丹田。

    一切,似乎都顺理成章了。

    而轻歌故意为秦岚说话,就是想把事情牵引至重点上,滴血认亲,只要证据确凿,秦岚夜雪二人就再无出头之路。

    奴才们将滴血验亲的东西都准备好了,阿努也将灰头土脸的刘海带了过来,刘海茫然的看着众人,当看见秦岚被擒时,很是担心,怒问:“你们这是在干嘛?竟敢对夫人不敬!”

    秦岚望着焦急的刘海,苦笑,无奈的闭上双眼,刘海此话一出,他们之间的嫌疑就越发的大了。

    “狗奴才。”

    夜正熊咬牙切齿,一巴掌猛地拍在轮椅之上,喝道:“给我跪下。”

    刘海皱着眉头,还不明白现在的局势,脑子里一片混乱。

    他虽未跪,阿努等人却禁锢着他,逼迫他跪了下去。

    有奴才将托盘小心翼翼的捧到了夜正熊的面前,托盘之上,是两晚清水和尖锐的铁针,夜正熊将手指咬破挤出一滴血滴入碗中。

    “过来。”夜正熊冷眼看向慌乱无神的夜雪。

    夜雪瞳孔瞪大,吓得衣裳都被汗水浸湿,她爬起来,不停的摇头,不停的后退,突地跑走。

    “抓住她。”夜正熊喝道。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