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2162章 天地院永不没落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轻歌眸光颤动,内心深处宛若打翻了五味瓶,不是滋味,又满满的都是感动。

    她看向那一张张年轻的面庞,他们本该生机勃勃,此刻却踏上九幽之路无怨无悔。

    她秉着信念而来,直到此刻,看着他们打算用生命去献祭阵法,轻歌才觉得这一趟学院之战,幽南秘境,没有白来。

    她生来嗜血,走过的路上不乏有妖魔鬼怪,魑魅魍魉。

    这世界之大,什么样的人都有,坎坷和敌人,在路上布满了荆棘。

    她何其有幸。

    她很庆幸,在这末路,有大多数志同道合的人与她将人生的醉酒当歌一场醉演绎的淋漓尽致。

    轻歌红唇微勾,噙着一抹轻轻浅浅的笑。

    她怎会眼睁睁看着这些可爱的人用血肉躯堆积出生路呢?

    旁侧的柳烟儿撇过头去,眼眶微红。

    越是倔强的人越不怕前路辛苦,哪怕千刀万剐也不会让她低头。

    可当有温柔暖光到来,有人疼爱怜惜,一直被埋藏的那份委屈就会不断扩大,直到嚎啕大哭。

    “此生无悔天地院。”风锦大喊。

    “此生无悔天地院!”众弟子紧跟着高呼。

    “护我院师妹,天地院永不没落。”

    “……”

    这些弟子们本以为死亡的到来会是那么的恐惧彷徨。

    原来,也能这样狂欢。

    他们红着眼,期待死亡。

    他们携手共赴黄泉,九幽地府又如何,黑白无常又如何!

    众人张嘴吐出精血,一道道鲜红的精血喷入悬浮在半空黄沙席卷之上的天地符之中。

    金光大闪,熠熠生辉。

    大漠孤烟,黄沙滚滚。

    天地符下方,尘烟之中,偌大的法阵出现。

    法阵之中雕镂着的山川鱼鸟,天地万物都是黯淡的。

    唯有血肉的献祭,才能让他们再度光亮。

    风锦带头,走向法阵。

    众弟子紧随其后,心甘情愿。

    一名年纪尚小的少女走至轻歌面前,双手合十放在胸前,真挚而虔诚地鞠了一躬,“夜师妹,很抱歉,此前误会了你。请你代替着我们大家,好好活下去。你定能扬名诸神天域,定能震彻五湖八荒。”

    少女说完,不等轻歌回话,跑向法阵。

    蓝彩儿走至轻歌面前,“夜轻歌,对不起!人的一生会做许多错事,我以往对你的误解和错事,已是无法挽回。请你……活着!你很棒,生活在阴暗潮湿里的蛆虫,永远也无法拦住你青云直上的登天路。”

    蓝彩儿眼眶发红,她擦了擦泪水,红肿的眼睛难以睁开。

    蓝彩儿满是歉然的话语,不再如以往一样尖酸刻薄。

    她咧开嘴自嘲的笑了笑,与方才那少女一同前往法阵。

    他们的血液沸腾,他们年少轻狂,他们怎惧生死。

    共赴这一场生命的赞歌。

    他们的灵魂有归路。

    在风锦等人即将踏进天地符之中的瞬间,两道血红身影如疾风般掠来。

    轻歌与柳烟儿一人红衫如火纷然,一人红裙性感娇媚,分别站在法阵的入口处。

    轻歌手搭在风锦肩上,另一只手高高举起,小小手掌寒芒绽放,灵力灌入天地符之中,天地符剧烈的颤抖了几下,随后化作一道黑光钻在轻歌的手心。

    荒漠上的金光阵法,全然消失的无影无踪。

    “轻歌!你疯了!”风锦反应过来,大声喊。

    “一同来,一同回,一起生,一起死。”

    轻歌嗓音清冷,夹杂着一丝难以言喻却勾人摄魂的魅惑。

    用这些人的命,换她苟延残喘的瞬间,她不要!

    “以后别叫柳师妹了,叫柳爷。”柳烟儿猖獗的道:“天地院的弟子,一个都不能少,爷护着你们,若想要你们命,先从柳爷的尸体这里踩过去。就算输的一败涂地,也不过是死而已,怕什么?大家一起死!”

    “好!大家一起死!”众人激动的喊道。

    黄沙飞扬,轻歌抬眸看向柳烟儿与之对视,柳烟儿勾唇笑道:“若我等没死在这破地方,回到天地院,喝他个三天三夜。”

    “三天三夜怎么够,喝到酒坊没酒,把天地院喝穷了才好。”龙释天大笑。

    他虽去了七杀。

    却觉得自己是天地院的一份子。

    身处百死无生的危险中,她激动不已。

    众人抱团,围聚在一起。

    众志成城的力量在这一刻彻底演绎出来。

    这样一场声势浩大的战斗,孤注一掷的勇敢,就算输的血本无回,也不遗憾。

    “龙老大!你是不是女的!”风锦的心情高昂,他借着临死前的胆量问。

    众弟子全都好奇的看向龙释天。

    古堡之上的紫煜和其他弟子们,却是被这一幕给深深的震撼道。

    他们眼中迷茫,却又向往。

    紫煜瞳眸紧缩的看着龙释天。

    龙释天大笑一声,勾着风锦的脖颈,顺道拆掉束发的发带,三千墨发垂下,那狭长的丹凤眼里藏着轻狂傲然。

    “怎么,风锦,你想嫁给我?”龙释天问。

    风锦脸一红,呼吸急促,“我……可……可以吗?”

    龙释天一脚踹到风锦臀部,风锦摔了个四脚朝天。

    “去你奶奶的,癞蛤蟆还想吃天鹅肉?”龙释天大笑,虎虎生威。

    风锦揉着肿痛的臀部,委屈巴拉的看向龙释天,又是狐疑了一番,“龙老大,你真的是姑娘?”

    以往的清高龙老大去哪里了?

    他才不相信这个暴力狂是个姑娘。

    龙释天张扬地挑起远山黛的眉梢,纤细修长的手用力拍了拍胸脯,“是不是姑娘,要不要来验证验证?”

    风锦跌在地上,望着龙释天一马平川的胸脯,脑子里自动浮现香艳画面。

    突地,两簇温热的液体从鼻子里流下来。

    风锦很没出息的流鼻血了。

    古堡。

    阿娇眉头紧皱,眉眼间的戾气愈发浓郁,那嫉妒阴鸷的种子二次生根发芽,一发不可收拾。

    她期待着这些人跪地求饶抱头痛哭的一幕。

    可,为什么是这样……

    在九死一生的险境下,他们为何反而热血沸腾了起来?

    尤其是这些天地院弟子们心甘情愿无怨无悔踏上祭天献地阵只为争取夜轻歌二人活下来的机会,阿娇便是满腹的燥热郁结。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