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128章 安国郡主,幸会!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夜深,露中。

    屋外冷风呼啸,房内灯火森然。

    轻歌瞥了眼落在地上染着鲜血的软布,再看着夜倾城不断轻颤满是鲜血的手,最后,视线落在古朴沉重的伏羲琴上,伏羲琴琴弦上的鲜血虽然已经被人擦干净,可还有一些鲜血的痕迹。

    只一目扫过,轻歌便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你以为我出了什么事,就想弹伏羲琴来感应我对不对?”轻歌声音冷了几分,夜倾城紧咬着唇,一言不发。

    轻歌又道:“我与你相隔甚远,以你现在的实力根本窥测不到我,可你不想就此放弃,就一直弹,哪怕手指被琴弦割破你也没有停下,直到你的双手险些残废,连弹的力气都没有了,所以才放弃的对不对?”

    夜倾城似是安慰轻歌般,笑了笑,道:“我没事的,手还没废,疗养几日就能继续弹了。”

    “你是不是蠢?”

    轻歌突地大吼,夜倾城望着发怒的少女愣在原地。

    “下次再也不要干这种愚蠢的事情。”

    轻歌放下夜倾城的手,转身到了正厅,夜倾城望着轻歌决然而去的背影有些失落,不一会儿后,就见轻歌捧着一个药箱走了进来,夜倾城双眸微亮。

    将药箱放在桌上后,又在房间里翻箱倒柜了好一会儿,找出纱布,把药箱打开。

    “坐好来,不要乱动。”

    夜倾城乖乖的坐下,轻歌像个无头苍蝇般脑袋都要塞进药箱里去了,好一会儿过去才找出一个药瓶,她将药瓶里的药粉洒在夜倾城手上,再用纱布包扎后,而后拿了一枚补血丹给其喂下。

    将所有的事情做完后,轻歌歇了口气,坐在椅子上休息,无奈的看着夜倾城,“蠢得死,真是太蠢了,下次再做这样的事情,信不信我削了你?别说我没事,就算我真有什么事,你也别这么做,哪怕我死了,你也只要来我坟前烧个香搞几串鸡腿来我就心满意足了。”

    夜倾城看着面前喋喋不休暴跳如雷的少女,只觉得煞是可爱,不由的笑起。

    “还笑!”

    轻歌瞪了其一眼。

    夜倾城不恼不怒,脸上的笑容越发浓郁,福至心灵。

    若有人关心忧虑,这双手就算是废了,她也无悔。

    后来,轻歌也笑了,甚至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要笑。

    兴许是被夜倾城蠢的吧……

    *

    封后大典之后,北月国文武百官和各大世家的家主长老都在忙四朝大会的事情。

    各国的使臣和参与四朝一战的人纷纷而来,一时间,北月都城比以往更加的热闹,各式各样的人,都汇聚在此。

    四朝大会,北月国的参战之人的是轻歌、北月冥以及欧阳澈,一共也就只有三个名额。

    萧如风忙于萧家的事,对于四朝大会没有任何兴趣,毕竟,此次来参加四朝大会的人,最终目的都只有一个,迦蓝学院。

    至于墨邪,这货每天就知道逗逗老鼠,玩玩花草,喝喝小酒儿……

    之前,墨云天拍着萧苍的肩膀说,“我家小子实力天赋都不错,四朝大会北月是主办国有三个名额,除了轻歌和小王爷外还有一个名额绝对是我家小子莫属啊。”

    撂下一句话后,墨云天就兴致盎然自信非常的回了自家府邸,看见正在和夜菁菁讨论人生理想的墨邪,大笑着道:“墨邪,老子我在外放出狠话了,四朝大会你一定会有不错的成绩。”

    哪知,墨家小爷翻了翻白眼,换了个姿势拿着屁/股对着墨云天继续和夜菁菁探讨人生理想……

    墨云天怒了,他这老子当的太没有威严了。

    大步流星的走上前,墨云天将墨邪一把提起,怒道,“你老子说的话你没有听见?”

    墨云天揉了揉夜菁菁的脑袋,笑着说:“墨爷爷又要发疯了,快去躲着。”

    夜菁菁好似习以为常,轻车熟路的小跑进内屋。

    “小爷耳朵好着呢,别这么凶,你看你,都凶着人家小姑娘了。”墨邪掏了掏耳朵,满不在乎的说。

    “那你去还是不去?”墨云天怒不可遏。

    “不去。”墨邪脑袋一转,傲然道。

    墨云天嘴角抽了抽,“信不信我打断你腿?”

    “你打断吧,反正是你儿子的腿不是我儿子的腿,而且腿残废了以后怎么和娘子生个孙女给你玩玩?”

    墨云天,卒。

    *

    夜家。

    轻歌为夜倾城换了手上伤口的药,几日过去,夜倾城手上的伤也逐渐好了起来。

    日上中天。

    银澜走进风月阁,道:“小姐,东陵的太子来了,大长老设下筵席,请你过去呢。”

    东陵太子?

    东陵鳕……

    轻歌想起,夜青天的确和东陵鳕些渊源,东陵鳕五岁的时候,落入猎场虎口,彼时,夜青天正在猎场狩猎,千钧一发之际,救了东陵鳕。

    夜倾城手上伤尚未完全愈合,轻歌便让她呆在风月阁,自己和银澜去往筵席所在之地。

    轻歌去时,人已经满了,三位长老,夜正熊、秦岚母女以及夜无痕都在。

    “早在东陵就听说了北月安国郡主事情,父皇他也让本宫来北月的时候一定要好好看看安国郡主的风采,回去给他老人家仔细讲讲。”

    说话的男子身着月牙色的锦袍,鬓若刀裁,眉目如画,特别是那一双眼眸,尽是忧郁,让人看了此生再也无法忘记。

    他手执琉璃酒杯,望着筵席之外站在梅树旁侧的少女,朝其敬了敬酒,道:“安国郡主,幸会。”

    流海、凤凰山……

    男子在西海域的风采,历历在目。

    她风华无双,气质清冷的走来,步步生莲,衣摆拽风,到了席位上,轻歌缓慢坐下,银澜在琉璃酒杯上斟满了酒,轻歌执起酒杯,朝东陵鳕敬去,“幸会。”

    “你这个小子,以往来北月都是神不知鬼不觉的,老夫还没回神你就不知道跑哪里去了。”

    夜青天揶揄道:“这次才来北月就说想老夫了,老夫还奇怪着了,原来是觊觎老夫孙女。”

    闻言,众人皆是哄堂大笑。

    东陵鳕垂眸,微笑道:“夜长老疼爱孙女哪个不知?本宫胆子再大也不敢拐走长老的孙女。”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