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216章 双生蛊,惊天真相!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密室里,两人都沉默着,竹木椅上的少女戾气缠身,似手拿砍刀的刽子手,眉间的血魔花若隐若现,妖冶绝色。

    云月霞拿着那本手记站在一旁,满目皆是痛心,讥诮一笑后她闭上眼,黛绿鬼火将她的脸覆了一半在阴影之中,忽明忽暗。

    “夜将军忠心耿耿,巩固了北月的江山社稷,历尽艰辛才把他扶上这个位置,可他呢,登基才一年,就将矛头对准了夜将军。”云月霞似是不敢睁开眼,手指无力,那本书掉在了地上。

    她曾鲜衣怒马烈焰狂花,一笑即天涯,一眼天荒,她崇拜北月皇的年少豪情,从一个不受宠的皇子一步步的登上九重宫塔,身旁有众多兄弟相伴不负此生,直到今日她才知道,光鲜之下的不堪,残酷恶心。

    他废她皇后之位,她只是失望和无奈罢了。

    至此,她才是心寒。

    “三万死士杀一个夜惊风,他还真是看得起我爹。”轻歌冷笑,眉宇之间氲着一抹戾气,似恶魔重生,杀人灭国。

    兴许,她只是一缕孤魂而已,无依无靠,无父无母,甚至无名无姓,可从那日刑法库门前夜青天从天而降说谁敢动我孙女的那一刻开始,轻歌便知道,她就是夜轻歌,夜青天是她的爷爷,夜惊风,自然是她的父亲!

    她贪恋感情,也曾想过,若是夜惊风和阎碧瞳还在世的话,她现在是不是也有一双父母,四口之家?

    一路走来,听到许多关于夜惊风快意江湖豪情热血的事情,对于这个从未谋面的父亲,她内心深处不仅有了渴望,还衍生出了敬佩之情。

    故此,当得知杀害夜惊风真正的凶手是北月皇时,她何其愤怒!

    她从夜青天的口中知道,夜惊风与北月皇一同走过年少,一起在暗无天日的地狱里杀出一条血路,他不想掺和党争,却视死如归不顾一切的将他送上皇位。

    可夜惊风的舍生取义却换来一个死局,天罗地网无处可逃。

    “你可知道他为什么要杀我爹?”轻歌冷声问道。

    云月霞垂眸,有些不可置信,“夜惊风忠肝义胆,甚至能以身殉国,他没有理由去害夜将军……”

    哪怕做过皇后之位,学过占补之术,可她终究是一介女流之辈,尽管曾也羡慕过血雨腥风的江湖,对于朝堂江山、帝王心事,却是一概不知。

    正因为如此,她才会被废后。

    “没有理由就是最好的理由。”

    轻歌蓦地起身,眸中的寒意犹若玄冰,她蓦地转眸朝云月霞看去,气势凛然若冷风呼啸而过,“他是皇上,夜惊风在外的风声却大于他,帝王心本就多疑,为了以绝后患就必须得斩草除根,哪怕是多年的兄弟,哪怕杀了这么一个人北月江山会不太平,辛苦训练的三万死士会魂归故里,可只要他这个帝王能够心安,他就会不择手段的去杀,不念旧情!”

    少女言辞犀利,掷地有声,铿锵有力。

    “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亨,不过如此。”

    轻歌冷笑,漆黑如墨的眼瞳中倒映出妖冶鬼火,剩一抹凉薄。

    看来,虞贵妃就是想让她得知此事。

    说不定不是虞贵妃,兴许是斗兽场呢……

    云月霞望着面前愤怒不已浑身上下都散发着骇然戾气的少女,心里满是惆怅,五味杂陈,想安慰,可此时此刻,说什么话都显得苍白。

    “走吧,回去吧。”

    轻歌将手记完璧归赵放在桌脚之下,而后把弹开的画轴卷好放在黑曜石桌上,看了眼呆讷的云月霞,道。

    云月霞点了点头。

    准备离开时,姬月忽的对轻歌灵魂传音道:“先不要走。”

    轻歌脚步停住,云月霞不解的问,“怎么了?”

    轻歌没有说话,面无表情。

    “你旁边书架上的第三排左起第四本书里有一个黑色瓶子,里面好像装了蛊虫,你去看看。”姬月紧闭的眼蓦地睁开,寒光一扫而过。

    轻歌照做,将书里的黑瓶拿出,她从丹田处分离了一丝灵气送入黑瓶之中感应,瓶子里有一条紫色的蛊虫,很是细长,身体蜷缩在一起,安详的浅眠。

    “这个蛊虫怎么了……”

    轻歌问道,眸中电光稍纵即逝,轻歌瞳孔骤然紧缩。

    蛊虫——

    她可记得,当初她附于这具身体上时,姬月说了,她尚未出生的时候就被人下了蛊虫之毒,好在三生泉能悄无声息的叫体内的蛊虫震碎。

    “看来你联想到了。”姬月肃然道:“你尚未出生的时候就被人下了双生蛊,毒性凶残,一条种于你体内,一条养在体外,常年如此,你身体内的筋脉会老化,运气好的话至多还能活个十年,运气不好随时一命呜呼,双生蛊还有一个特点,体外的蛊虫若是死了,中蛊之人也必定会七窍流血而亡。”

    轻歌脸色如霜,目光深邃。

    因这双生蛊是在她尚未出生时候下的,姬月自然不知道下蛊之人是谁。

    而她,也曾想过谁会心狠手辣到对一个尚未出生的孩子下毒,兴许是秦岚、夜正熊、又或者是谁,可她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下蛊之人,竟会是北月皇!

    可笑。

    亦是可悲。

    怪不得那日晚宴,他看她的眼神那样复杂,有几分内疚,之后下了旨意让她当什么安国公主……

    安国公主,也要有命去当才行,国倒没安好自己反而一命呜呼了可不可笑。

    轻歌目光无情冷酷,她将黑瓶放回原处,对姬月灵魂传音道:“蛊毒放在这里,北月皇以为我还中着毒,命掌控在他手里,对我也不会有太大的杀意。”她现在才刚刚崛起,万事马虎不得。

    姬月抿唇,赞同轻歌的话。

    她斜卧在王座上,目光自一排排的血傀上扫过,满是无奈。

    封印的力量何时能解……

    他何时能有当年的实力,若有的话,她就不会这么累了。

    如今的他,无能为力到甚至连自己身边的女人都保护不了。

    虚无空间外,密室之中,云月霞虽然疑惑,却也没问什么,等轻歌将蛊瓶好后,一同悄然原路返回。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