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210章 东宫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黄昏之后,夜色降临,月朗星稀,也没有几分皎洁。

    冬末的街道上,只有一俩孤零零的马车轱辘的往前行驶着。

    马车内,秦岚抱着身体虚弱不堪的夜雪满身悲戚,一双眼瞳里蓄满了恨意,当初夜轻歌还是个废物的时候,她若是能将夜轻歌除了,后边这些事情就不会发生了,夜雪还会是北月冥的未婚妻,是北月未来的王妃,甚至在落花城还会有一席之地。

    她将未来设想的美好,可现实的残酷如利刃般贯穿她的血肉。

    马车摇晃颠簸时,夜雪堪堪醒来,森然的暗光涌入她的眼,她看着额头流血的秦岚,无力的呢喃着,“娘……”

    “雪儿。”

    秦岚看着夜雪这副样子,泪水夺眶而出,涔涔而落,止都止不住。

    “我好难受。”

    夜雪五官因体内的绞痛而皱了起来,脑子里一片混沌,手下意识的摸上了小腹,夜雪双眼蓦地瞪大,呼吸急促,她双手紧攥着秦岚的衣裳,上半身费力的抬起,“孩子,我的孩子呢?他怎么样?”

    秦岚闭上眼,无力道:“没了,他已经死了。”

    夜雪双手松开,身子软弱无骨的倒在秦岚的双腿上,若不是秦岚扶着,早就摔下了马车。

    马车上的幔帐轻纱被风撩起,夜雪如一具傀儡般,早已没了灵魂,双眼空洞,四肢冰寒,与死人无异。

    “啊……”

    许久许久过去,当马车行过一条小巷的时候,歇斯底里的低吼之声响起,鸟雀尽散,人烟荒芜,那一声低吼,像是把生命吼至尽头。

    “夜轻歌,你不得好死,不得好死!”

    夜雪眼眶湿润,瞳孔紧缩,双眸赤红的可怕,一时之间竟是疯狂的涌上了红血丝,在昏暗的夜里看起来尤为的骇人可怖。

    秦岚握住夜雪冰凉的手,双眼闭上的那一刻似有眼泪流出,她声音虽然不大,可恨意滔天。

    “雪儿,娘一定会把夜轻歌千刀万剐,烈火亨油的。”

    *

    东宫。

    太子北凰端坐在窗前看着修炼五行的书,桌上茶香袅袅,烟雾缭绕,屋子里肆意蔓延的是进贡而来得檀香。

    “太子,小王爷来了。”奴仆在外弓着身子说道。

    “让他进来。”

    “……”

    北月冥身着流云似得袍子,月牙的颜色,袍摆之处一针一线仔仔细细的绣着的月季,他进来时,踏碎一室的流光,脚步平稳,面容冷峻。

    北凰将手中的书放下,指腹推着倒满了茶水的云罗瓷杯至桌子的另一侧,道:“这是迦蓝学院独有的蓝山茶,喝喝看,是不是人间一绝。”

    “我杀人了。”北月冥突地道。

    北凰淡淡的笑了笑,道:“迦蓝学院的后山名字就叫做蓝山,蓝山茶的茶叶种在学院后山,所以此茶名为蓝山茶,本宫可是背着师傅偷偷拿来的,平常人穷极一生都尝不了一口,倒是便宜你了。”

    “皇兄!”

    北月冥声音蓦地拔高了一些。

    北凰脸上的笑容逐渐褪去,眸底一片冷意,“你杀了谁?”

    “我自己的孩子!”北月冥道。

    北凰手执茶杯,不慌不忙的浅酌了一口茶,北月冥心急如焚,却只得安安静静的等着。

    直到北凰将茶杯放置桌上,眼神陡然变得犀利,似锋锐的宝剑刚刚出窍,有着杀人的锐气,“火云战马失控之事是你做的?”

    “是。”北月冥没有任何狡辩,无力点头。

    “夜雪虽然与人通奸,不过你也应该知道,她肚子里的孩子是你的,是皇家的血脉,只是你不想承认罢了。”北凰道:“你知道以夜雪的脾性,封后大典的前夕她一定会来,故此,你早就设好了局,将与花月殿相隔甚远的火云战马放进花月殿,并让其失控,花月殿内的女眷们或多或少都有些实力,只有夜雪丹田破碎是个废物,并且身怀六甲,只要火云战马冲进花月殿,她必然流产,只是个时间早晚而已罢了,本宫说的对不对?”

    “对。”北月冥闭上眼,四肢发冷,双手不停的抖索着。

    是的,他在害怕。

    虎毒不食子,可他明知道夜雪腹中的孩子是他的骨肉,却还逼得她流产。

    从小之至大,每当疑惑时,他总是会来找北凰,北凰虽然比他大不了几岁,可分析事情来头头是道。

    似乎只要他在,他便能心安。

    “为什么这么做?”北凰面无表情,半边面湮没在阴影之中。

    “夜雪如跗骨之蛆般对我不依不饶,她腹中的孩子是我的,那我这一辈子都无法脱离她,只要她的孩子没了,她和我就再也没有任何关系了。”

    北月冥道,说话时,想到能与夜雪恩断义绝老死不相往来,竟然有一丝快感在心里生根发芽。

    有几分变态——

    “那你为什么一定要摆脱她?”北凰问道。

    北月冥犹豫了会儿,才道:“我想娶……夜轻歌……”

    北凰嘴角扯开,勾勒出一抹笑,笑里只有无边的笑意,几分讥诮轻蔑。

    娶夜轻歌……

    你行吗?

    “你的意思是说,你是为了夜轻歌才这样做?”北凰手提茶壶,斟茶入杯,低眉垂眸时的嘲讽北月冥并没有看到。

    北月冥点头,的确如此。

    “你错了。”

    北凰将茶壶放下,忽的道:“你是为了自己,你怎能不知道,火云战马失控后将夜雪撞流产,最先成为众矢之的最有嫌疑的人会是夜轻歌,你会挑在今天害死夜雪腹中骨肉,就是因为有夜轻歌在,她可以为你掩人耳目,这样就没人会察觉幕后黑手是你,你将夜轻歌推至风口浪尖,如今却跟本宫说是为了她?”

    “皇兄,我想娶夜轻歌,是真的喜欢她。”北月冥焦急万分。

    “那夜轻歌当初与你有婚约的时候你又为何嫌弃?”

    北凰声音冷了几分,“你喜欢的不是夜轻歌,只是她的天才之名而已,夜深了,皇弟回去吧。”

    “皇兄。”北月冥朝前走了一步。

    “东宫一向冷清,没事的时候,皇弟还是不要过来为好。”

    北凰的言语之间充斥着疏离,他起身,离开,茶烟在其身后氤氲着轻雾。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