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2042章 站在神背后的女人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风锦愣了愣,登时心底衍生出恐惧。

    风锦不懂,夜轻歌充其量一个六阶大灵师,而他是一星灵师,更何况在没有真元的夜轻歌面前,他为何会惊恐害怕?

    但此时此刻,风锦甚至不敢去与她对视。

    这一刻,风锦似乎明白,为何院长和几位长老都把希望寄托在她身上。

    现在的她只是缺少了真元罢,等她重塑真元之时,便是死神打开地狱之门通往人间之日。

    尤儿回到流月楼时便见轻歌面若冷霜一身可怕气息,尤儿惊愣住。

    轻歌凝起双眸坐在椅上。

    夜神……

    那男人还真是对他寄予厚望呢。

    成神之旅吗?

    这个年代,这个世界,有阴狠的魔,诡谲的妖,聪慧的人,唯独没有神。

    神,乃是传说般的存在。

    片刻,轻歌面色大变,右手握拳,一拳砸在桌面,两眼发怒,就差没喷出火焰来。

    寻欢?

    他要做什么,要去寻欢作乐吗?

    轻歌咬牙切齿,真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他是要翻了天吗?

    远在死亡领域的姬月坐在椅上,前方两侧是夜神宫众人,都在安安静静听姬月的吩咐。

    姬月一身黑袍,墨发披散下来,眉间一点猩红朱砂,一双阴诡异瞳,那是何等的气势,乃君临天下,气吞山河。

    然,就在此时,姬月打了个喷嚏,他揉了揉鼻子,表情一变。

    夜神宫等修炼者们目瞪口呆。

    宫主打喷嚏的姿态,竟……有点儿萌?

    姬月大惑不解。

    谁在背地里骂他?

    与此同时,一道身影出现在死亡领域的外围,她负手而立,身着紫色短衫,双臂两侧挂着血色丝绸,腰肢纤细柔软不堪一握,美眸含水却覆盖着凛冽杀意和寒气,她站在死亡领域最高处的山峰朝死亡领域那座黑如魔的城堡看去,城堡顶端,用血胶盖出来的旗帜写着夜神二字,正迎着阵阵阴风而飘扬。

    冰翎儿嘴角勾起,寒冬化解融了春风,冰翎儿脸上露出了笑。

    “神,不错,妖王算什么,只有神这个身份才能与你相配。”

    下一秒,冰翎儿眼神幽邃,讳莫如深,“夜神?夜轻歌的神吗?不,你是我的神,我独一无二的神,这天下苍生,都该是你手中的魂,你所有的光芒,只能照耀在我身上,只能驱散掉我的黑暗。”

    谁也不能争抢这份荣耀和情爱。

    站在神背后的女人,只能是她!

    冰翎儿喋血的笑。

    找到凤尾翎,嫁给姬月,那是她梦寐以求的一天,也是必须要做的两件事。

    乌鸦飞掠上天,冰翎儿缓步走向死亡领域,红色丝绸在昏暗的死亡领域里飞舞,像是凤凰的一双华丽羽翼。

    冰翎儿雪白脸颊的笑正在不断扩散,愈发的浓郁。

    她在走向那个心心念念的男人,走向她的神。

    倏地,流月楼内,轻歌太阳穴疯狂跳动,脑子里好似有一根筋在狠狠抽搐,拉扯着她的痛感,让她窒息,几近崩溃。

    轻歌疼的下意识喊出声,抬起双手不停地按揉着太阳穴。

    尤儿与风锦担忧的看向轻歌。

    风锦问:“郡主,你可还好?”

    尤儿急得都要哭了,“师父一直都有着头疼症,时不时的发作,师父才多大的年纪,二十岁都没到,却经常头疼到崩溃。”

    尤儿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儿。

    轻歌缓过劲来,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好似有一股寒气从脚底陡然升起,直冲天灵盖,整个人都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怎么会这样,郡主不是炼药师吗,头疼应该能很快治好才对。”风锦问。

    “医者不自医,头疼症比其他的病症更难医治。”尤儿说。

    柳烟儿走来,愣了愣,担心地走上前,“歌儿,脸色怎么这么差?”

    “师父犯头疼症了。”尤儿哭着说。

    一直跟在轻歌身边的人便会知道,轻歌本来就是浅眠,从未深睡过,稍有风吹草动就能惊醒她,夜半时轻歌经常惊醒,头疼发作起来,疼的浑身冒汗,怎么都止不住。

    柳烟儿和尤儿进屋时就看到轻歌从床上翻下来,大汗淋漓,眼前的视线都很模糊,嘴里还一直说着没事,没事,老毛病了。

    风锦从不知道,头疼症会这么严重。

    她是受过什么刺激才会如此的吗?

    “我很好,不用担心,柳爷,看你一脸严肃,是出了什么事吗?”轻歌敏锐的察觉到柳烟儿情绪变化。

    “帝君在长老殿,九雀郡主在藏书阁,她让你过去一趟。”柳烟儿说。

    “不去。”轻歌冷笑,“同为郡主,没有高低之分,不去就是不去。”

    骨裂之仇,此生不忘。

    断臂之恨,不共戴天。

    “啧,这不愧是当了郡主的人,口气就是大了起来。”不见其人,先闻其声。

    九雀郡主的声音从流月楼外传进来。

    轻歌抬眸看向柳烟儿,柳烟儿跨步走出院,把屋门合上。

    “九雀郡主,我家郡主拒不见客,九雀郡主请回吧。”柳烟儿说。

    九雀郡主许是知道轻歌不会来,特地亲自前来。

    九雀郡主身旁还跟着许薇,许薇坐在轮椅上,谈如花便在许薇背后推着轮椅。

    “我听说,那株毒草是明月妹妹摘下来的,归根究底,大宗师会出事,跟明月妹妹脱不了干系吧。”九雀郡主眼底扫过一道阴狠色。

    “九雀郡主,毒草虽是我家郡主摘下的,但是被谈禹抢走的。”柳烟儿指了指自己的眼睑上方,“谈禹来时野蛮粗鲁,为了争抢毒草,还把我害得摔了一跤,眼睛就撞在桌角,可疼了。我和郡主谁都不知道,那颗毒草要拿去炼药,要怪,也怪不到我家郡主头上来。”

    柳烟儿冷冷的看着九雀郡主,同时心惊轻歌的心思。

    轻歌当时险些废了谈禹一一只眼,所有人都以为轻歌是一怒之下做出的反应,怎知轻歌早已料到天地院出事的这一日,故意创造出那日激烈的假象,如此便能脱开干系。

    轻歌不知毒草要交给谁,乃谈禹野蛮来抢。

    这两个理由,足够保轻歌不死。

    “柳烟儿,放肆,这是你跟九雀郡主说话的态度?”谈如花拔出腰间软鞭掠向柳烟儿。

    柳烟儿蓦地伸出左手抓住那鞭子,“帝君仁义治国,天下苍生皆平等,皇室不在众生之上,我与明月郡主有着手足交情,即便地位不如九雀郡主,教训你一个谈家庶出的野种,怕是没问题吧?”

    柳烟儿抢过长鞭,一鞭甩去,谈如花身上落下一鞭,登时发出刺耳的尖叫声。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