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203章 圣旨,无情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斗兽场的地宫,兴许是北月帝国是诡谲的宫殿,有着古老的石柱和压抑的空气,此时,庞大的地宫静悄悄的,灯火森森,冥千绝坐在王座上一丝不苟的读着早已翻阅了无数遍的古书。

    冥幽虚弱的站在一侧,身着纱衣的绝色女子动作轻柔的扶着他。

    “你会想我吗?”沉默了许久,像是永世的孤寂,亘古之后,才出现的声音。

    尽管斗篷之下是一片深渊,可冥幽的视线那样灼灼哀伤,像是氲了一层青色的烟雾,化不开。

    闻言,冥千绝将手中的古书放下,抬眸讶异看向冥幽,“若你想我,我去见你就是。”

    “佣兵协会的强大,你难以想象。”冥幽蹙眉,声线哀婉。

    “迟早要死在我们手上不是吗?”冥千绝邪肆猖狂,话锋一转,又道:“听说夜家今晚很热闹?”

    “夜轻歌作风雷霆,蛮好。”

    “看来夜家以后会一直热闹下去。”

    “……”

    佣兵协会。

    斗兽场。

    谁能知道,这两大神秘的势力之主背后竟然有不为人知的渊源,而所谓的渊源背后总是掩藏着惊天的秘密,故事的最后,总要有血的祭奠才算完美。

    北月冥连夜进宫,日次清晨一道圣旨就下来了,言简意赅,直指中心,就是解除婚约这么简单。

    只是,不足的半日的时间过去,夜雪与马窖车夫通奸的事情犹似秋风卷落叶般传遍了北月国的每个角落,传言总是如此,传至最后,版本多了,越离谱,越有人相信。

    打个比方吧。

    起初的版本是夜雪与马窖车夫通奸查出怀孕,传着传着,传到最后兴许就成了夜家车夫与他的马偷.情还怀孕了。

    世间之事,永远这般搞笑。

    不过,夜雪的人生,就这样毁了。

    当夜雪跪在正堂门楣前,满心愤然的接下那道让她屈辱万分的圣旨,最让她苦涩的是,颁发圣旨的人竟然是北月冥。

    “从今往后,我们两不相欠吧。”北月冥叹了口气,道。

    昨晚他说的话,许是绝情,许是冲动,可却是他内心深处最真实的想法,在看见夜雪与何山搂抱在一起时,他愤怒过后竟是狂喜,终于有理由与夜雪解除婚约。

    夜雪被秦岚搀扶着站了起来,她是在今天早上得知自己怀孕的,初为人母的欣喜都来不及涌上脸,就被悲戚覆盖,她比谁都清楚,这个孩子是谁的,她只与北月冥睡过,至于何山,至多抱在一起而已。

    “王爷……”

    夜雪虚弱的朝前走了一步,她拉住北月冥的手,试图将北月冥的手放在自己的小腹上,“王爷,你看,这里面,有一个婴儿。”她期待的望着北月冥,眉眼再无往日的骄傲冷锐。

    北月冥骨骼分明的手抚摸着夜雪微微凸起的肚子,北月冥皱了皱眉动作粗鲁的把手抽了回来,满眼都是嫌弃,“夜雪,你这是什么意思?本王对你肚子里的野种没兴趣。”

    夜雪眼里全是泪,到了最后,她甚至开始乞求,“王爷,你知道的,雪儿心里只有你一个人,你应该知道,这个孩子的父亲是谁,王爷……”

    “父亲?四小姐作风开放,谁知道孩子的父亲是谁的呢。”

    北月冥冷笑,虽说昨晚的惊喜大于愤怒,可他北月冥向来最爱面子,如今整个北月城的人都知道他北月冥的未婚妻跟一个狗奴才睡在一起,虽说没人敢在他面前正大光明的讨论此事,可耳根子不清净总让人不舒服,关键是他连自己这关都很难过去。

    一字一句,言辞就像是利刃,剜在夜雪心尖上。

    她闭上眼,脸色惨白,睫翼湿润,濒临绝望莫过于是。

    她孩子的父亲,说她的孩子是野种。

    真是可笑。

    “王爷,我会把这孩子生下来的。”夜雪倔强的道:“你会承认他的,他的父亲只会是你。”双目之中一片决然。

    “夜雪,别玩火。”

    北月冥脸色难看至极,事已至此,孩子是不是他的衣襟不重要了。

    “你逼我的。”

    夜雪瞪大眼睛,“昨晚我吃过饭菜之后浑身无力,身体不受控制,然后那个男人就进来了,我对你毫无保留,你却不曾相信我一丝一毫,你以为这一切都是巧合吗?你以为你现在心心念念的夜轻歌当真至纯至善吗?除了她,还有谁会陷我于绝望之地?王爷,夜轻歌好端端怎会突地把你们都邀去风月阁赏梅,又怎会突然全部来我住处,又恰好看见我与奴才苟且,甚至我连解释的机会都没有,爷爷他们就来了,我的输已经注定了的,但是,孩子是无辜的,他可是你的亲生骨肉啊。”

    说至最后,夜雪仿佛要脱气休克了一般,她面庞消瘦棱角分明,双眼内陷,说至后面声音越来越哑,像是用了毕生的力气,转瞬却又化为云烟。

    悲愤过后,聪慧的她知道了来龙去脉,可知道了又如何,被全城人耻笑的那个人,只会是她。

    这场十七年的血战,她终于还是输了,输给了那个曾被她踩在脚底如蝼蚁一般不堪的女人,那个闻名遐迩的废物。

    “王爷,雪儿丫头虽然骄傲不可一世,可她对王爷,却是真情实意的。”秦岚也道。

    北月冥站在青曜石筑成的地板上,玄色的袍子似满院的海棠怒放,他脸色漠然,倨傲冷静。

    许久过去,北月冥才道:“皇家,不会要一个残花败柳的女人做王妃,雪儿,你是夜家的小姐,日后嫁的男人,也不会差到哪去。”

    说罢,北月冥转身就走。

    “王爷!”夜雪凄厉的喊着。

    北月冥从未回头,直到玄色的身影消失在夜雪的视线之中,残酷,喋血。

    “雪儿,这个孩子……”秦岚问。

    “这个孩子我一定会生下来。”夜雪面目狰狞,苍白的脸像是多年未饮血的吸血鬼,“只要能证明这个孩子是王爷的,皇上若是知道了,肯定会给我一个名分,哪怕是个妾,只要能嫁到王府我就心甘情愿,就算夜轻歌她成了王妃,我也能弄死她!”孩子是她最后的筹码!

    疯狂。

    视死如归的疯狂。

    人总是这样,看得清其他人的丑陋嘴脸,却看不见自己的狰狞面孔,那比厉鬼还要恶心。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