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201章 夜雪怀孕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马窖的车夫名为何山,人高马大,身强力壮的,平日里性格也比较火爆。

    如今——

    他满脸的血跪在地上,上半身"chi luo"着,下半身只罩了一件短裤,他双手紧攥着,倔强的道:“夫人,四小姐丹田被毁,已经是一个废物了,奴才虽然只是个奴才,可奴才会真心对四小姐好的,事已至此,四小姐的清白已经没了,不如就许配给奴才。”

    嘭!

    夜雪一手拽着裹身的棉被,一手拿着花瓶砸在何山的脑袋上,歇斯底里的咆哮着,“滚,给我滚出去。”

    鲜血狂喷了出来,众人被这血腥的场景震住。

    头顶传来的痛感让何山麻木,等他清醒过来便是疯狂,既然他们都不放过他,他也不必软弱,狗急跳墙不是吗,人在绝望的时候总能爆发出让人匪夷所思而强大的力量来。

    “小姐你之前与我抵死缠绵的时候可不是这副样子哦。”何山癫狂的笑道。

    夜雪身子打了个激灵,颤抖了几下,她扶着墙面,身体软弱无力的跪在了地上,鲜红的血液从嘴角蔓延了出来。

    “来人,给我把这个疯子抓走,乱棍打死,给我打死他!”

    秦岚大喊着,不一会儿便有几名侍卫前来驾着何山离开,何山双眼之中流进了鲜血,他想要挣扎,不过脑袋被秦岚打了一棍又被夜雪用花瓶砸了一下之后竟是头晕目眩,侍卫也没费多大的力就把他带走了。

    被人拖走的时候,门外传来何山的声音,“夜雪,你以为你有多清高,你也就是个"biao zi"而已,哈……"biao zi",下贱的"biao zi"!”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之后是不断的大笑的声音。

    兴许,连何山自己都不曾想到,他竟会对自己爱慕的女子恶言相向,曾无数个日夜里,他想着要怎样把她捧在手心,怎样才能变强配得上她。

    天知道,当皇上的圣旨下来宣布她是北月冥的未婚妻后,他有多难过,喝酒买醉浑浑噩噩颓废了好几个晚上,醉的不省人事的时候甚至在街上被几个流氓打的断了腿。

    他是真心爱慕夜雪,不惜为其抛弃所有,也正是如此,当他无缘无故走进夜雪的房间,看见媚眼如丝妖娆风情的夜雪时,尽管还有几分理智存在,身体却不受控制拥住了她。

    起初,他只是想,只要拥抱就好。

    将这个他曾经望尘莫及的女子拥入怀里,可肢体的接触让他彻底疯狂,什么主奴什么身世什么配不配得上都见鬼去吧。

    可他最终,骂了她婊~子。

    他是蕴着满腔愤怒死去的,哪怕尸体被放在乱葬岗被群狼啃噬的时候,他也死不瞑目,双眼瞪得很大,眼球似要爆裂,白月光下,群狼被鲜血的味道吸引,从四面八方走来,分享这个新鲜的猎物。

    又是一个孤魂野鬼,又是无眠的夜。

    “大长老,事情你也看见了,并非本王无情,是雪儿太让本王失望了。”

    北月冥负手而立的,道:“夜雪有伤风化,辱没吾皇信任,此事本王不会追究下去,只是婚约就解除了吧,本王会连夜进宫跟皇上说清此事,解除婚约的圣旨择日就下。”

    夜雪不可置信的看着面前的男人,无情的话,绝情的身影,往日的温暖就像是泡沫,一碰就散,她想大笑,却是一口鲜血吐了出来,晕了过去。

    “医师呢,快叫医师来。”秦岚担心的扶着夜雪,对着门外大喊。

    不一会儿,府中的医师就过来了,刘医师年过半百,头发花白,胡子留得很长,他为夜雪把脉过后,看着北月冥等人,欲言又止。

    “有话便说。”夜青天道。

    “四小姐怀孕了。”刘医师此言一出,众人面面相觑,秦岚目瞪口呆,好一会儿才面色不善的道:“刘医师,你确定?”

    刘医师点头,“老朽行医多年,可以肯定的说,四小姐有喜了。”

    秦岚脚步不稳,四肢发冷,她看着面无表情孤傲异常的北月冥,只知道,完了,完了,这次是真的完了。

    夜雪和北月冥同床过的事情她是知道的,若是在今夜之前得知夜雪怀孕了,秦岚一定会欣喜若狂,夜雪就算丹田废了,靠这个孩子,一定能挽留住北月冥的心和王妃这个位置。

    只是如今……

    “王爷……”秦岚忐忑开口。

    北月冥冷笑,“秦夫人的女儿真是好大的本事,这才一会儿的功夫就怀上了一个野~种。”

    秦岚指尖发凉,震惊的看着北月冥,她当真想不到这个男人能薄情寡义至此,几言几语,就把自己的责任全部推掉了,所有的错都怪夜雪一个人身上,从今往后,夜雪还怎么做人?

    是,她是想把消息封锁住,只是……

    秦岚瞥了眼夜轻歌,冷笑着,至此,她算是明白,所有的一切都不是巧合,背后必有人推波助澜,而那个幕后黑手,最有可能的就是她。

    只要有她在,今晚的事情她就算用了通天的力量,都无法封锁住。

    “夜深了,本王还要进宫面圣,就先告退了。”北月冥冷笑道,转身要走,北凰轻笑一声,跟上,道:“本宫也有些乏了。”

    “如风,我们也回去吧。”墨邪担心的看了眼轻歌,而后看向萧如风,道。

    萧如风点了点头,带着萧水儿和墨邪一同离开。

    殷凉刹和夜倾城站在轻歌身后,轻歌拍了拍秦岚的肩膀,凑在秦岚耳边,吐气如兰,轻声道:“秦夫人,你说夜雪妹妹肚子里孩子的父亲是谁呢?”

    笑了几声,轻歌朝夜青天上官麟行了行礼,转身离去。

    秦岚愤怒不止,夜正熊坐在轮椅上,双眼发愣,夜青天冷哼了一声,拂袖走开,满院的死士走时浩浩荡荡,山崩地裂。

    “家主,我们该怎么办……”屋子里,转瞬间就只剩下一家三口。

    夜正熊双手挪动着轮椅,身下的轮椅在他费力艰难的控制之下朝外轱辘行去,一面费力转动轮椅,一面冷声道:“怎么办?你的女儿你自己不好好管着你说要怎么办?身为皇室的未婚妻,竟与一个奴才通歼,你还真是为我教出了个好女儿啊。”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