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1985章 残花败柳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九雀郡主看了眼轻歌,不屑的道:“天下之大,野花千千万万,这一朵,怕是连野花都算不上,说是残花败柳也不为过。”九雀郡主的嘴甚是毒辣,把轻歌贬的一文不值。柳烟儿蹙眉,她想要反驳回去,奈何身微言轻,还会给轻歌带来无妄之灾。

    尤儿缩在帝长如身旁,见郡主当着一众权贵的面羞辱轻歌,她怎么也镇定不住。

    尤儿起身想要给轻歌找回场子,帝长如突地拉住她的手腕,一个用力,尤儿摔进了帝长如的怀里,坐在帝长如的大腿上,尤儿下意识勾着帝长如的脖颈,睁大眼无辜的看着帝长如。

    帝长如端起一杯温茶喂给尤儿,“小姑娘不要乱来,你若出了什么事,要我以后没有妻子吗?”尤儿愣了愣,她转头看向别处,郁闷的说:“你府上莺莺燕燕不是一大堆吗,装什么深情好男人。”

    “那些莺莺燕燕哪有你有趣。”帝长如眼神炙热,看的尤儿面颊羞红,小脑袋胡乱转动,“啧,花言巧语男人们果然都会说,还有模有样的。”帝长如眸光黯淡下来,“还会谁对你说过。”

    “我爹,怎么?”尤儿插着腰杆瞪大眼。帝长如宠溺的看着她,笑了笑,揉了揉尤儿的脑袋。

    那一侧,九雀郡主见轻歌什么话都没说,自觉无趣。侍女站在郡主身后为她捶背,腿上盖着柔软的兔毛绒毯。帝云归起身回到位置,若他继续下去,真会给轻歌带来灾难。倒是帝无邪厚颜无耻。

    一张水晶琉璃桌只能坐两个人,帝无邪非要挤进来,坐在桌子侧面,吃的不亦乐乎。

    轻歌黑着脸看帝无邪把桌上美酒全都喝光。

    轻歌把手放在小腹上。

    小腹内什么都没有,但她会习惯性的把手放上去帝无邪看了眼轻歌,目光落在轻歌小腹。突地,帝无邪凑近轻歌,“你的腹部里其实什么都没有,我说的对不对?你的孩子,在别的地方生长。”轻歌面色煞白,眼眸紧缩,凛冽杀意暴涨,似要凝为实质在空中绞杀。

    轻歌冷冷的看着帝无邪,肃杀之气,怒意陡然起。轻歌手执一把匕首,抵着帝无邪的大腿,“你知道些什么?”

    “与你有关的,我全都知道。”帝无邪笑着说。

    “你究竟是谁?”轻歌压低声音。行走于迷雾,对于未知的危险,她会警觉起来,紧绷成一条随时崩断的弦,但更多的是恐慌感和源源不断的无措。帝无邪好似没有察觉到轻歌的杀意,他仰头喝了一口酒,晶莹酒水沿着脖颈流在锁骨,凝为水珠。“成为我的皇妃吧。”帝无邪突然高声道,再次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来。

    轻歌闭上眼。

    帝无邪是有心还是无意。

    都城权贵,九州皇室,皇子们的婚姻背后都牵扯到了各种势力。

    都城之中年轻的姑娘们不计其数,爱慕帝无邪的亦有之,他这样做,只会让轻歌懊恼。四下里,年轻的男男女女们私底下议论纷纷,看着轻歌的眸光之中藏着鄙夷和轻蔑。那些声音很小,轻歌却是听得清清楚楚。

    “这夜轻歌真是不知羞耻,既是有夫之妇还要勾搭大皇子,九雀郡主所言不错,这夜轻歌就是残花败柳,也不知床上来来回回辗转了多少个男人。”

    “大皇子这眼睛是怎么了,九州皇室,权贵之巅,竟能看上一个没有真元的低等人。”

    “就算她佩戴至高无上的凤羽勋章,那也改变不了她来自四星身无真元的事实。”

    “山鸡就是山鸡,妄想飞上枝头变凤凰。”

    “她该不会以为勾搭上了大皇子,就能一朝变身,成为皇室中最尊贵的女人吧?”

    “……”

    “夜轻歌不是扬言要成为朱雀之灵的传承者们,拜托,她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就她那样,不知被多少人玷污了,朱雀之灵会选择她吗?”

    “暗影阁此次派出两人争夺传承者名额,便是许薇和尤儿,没有她夜轻歌。”“……”

    随后,是一阵肆无忌惮的嘲笑声。

    对于一个来自四星的修炼者,一个无权无势、未婚先孕不知父亲是谁的女人,他们不需要去敬畏,他们在肆意的发泄心中不满。在他们心中象征着神圣的凤羽勋章戴在这个女人身上,似乎玷污了凤羽勋章。

    轻歌听到那些声音,默默喝着酒。一壶酒见底,轻歌眉头一挑。

    身为孤独的强者,终要受小人诋毁。这是王的必经之路,也是不可避免的讨论。君子和而不同。她能做的,是君子之风。她自诩小人,却是不屑与庸人为伍。轻歌一低头就看见了肩前的勋章,七彩凤凰身上羽翼制作而成的勋章,是荣耀的象征。但现在的她,背负不起这样一枚勋章。

    “你不开心了?”帝无邪问。

    “大皇子想多了。”轻歌淡淡的道。

    “你能无视掉那些流言蜚语?”

    “为何不能?”

    “他们在侮辱你,诬陷你。”帝无邪道。

    “我心中自有明镜,我是什么人,自有爱我之人一清二楚,何必在乎庸人想法,那与庸人又有何区别?”轻歌挑眉。郡主与众人的话,都打击不到她。

    在数年前,她还会愤怒,现在也不是说麻木,而是心如止水。

    帝无邪轻笑一声。

    金华殿上,屠烈嫣忽的站了起来。

    屠烈嫣身旁有个白发女人,女人眼角有几条皱纹,发髻梳成老婆婆的模样,拄着一把拐杖,伛偻着腰,似是挺不起来,女人相貌极好,凤眸黛眉,灰袍着身,自成威仪之气。

    “这位是朱雀之灵的守护者,昙花婆婆。”屠烈嫣道,“诸位也知,此次临风宴众人要争夺传承者名额,等朱雀之灵封印解除时尝试去传承,至于谁能成为幸运者之一,便要看你们自身的实力和努力了,最后由我和昙花婆婆定夺。”

    “还有一件事就是。”屠烈嫣顿了顿,看了眼轻歌,而后道:“此次只有四个名额,第五个名额已经定下了,谁也更改不了。暗影阁西玄宫导师,夜轻歌不必争夺,直接成为名额之一。”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