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1977章 吾妻,吾爱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琵琶——

    轻歌望着椅上的琵琶若有所思。

    她从未学过琵琶,她难道能无师自通吗?

    轻歌坐下来,手托着下巴,幽邃的双眼看向窗外。

    当初在天启海,洛天睿找她事的时候她身体被血魔主宰,而且是一个有意识的血魔。

    血魔种子在最近才有生命迹象和意识,那么,完全可以排除掉血魔种子。

    那日主宰她身体的血魔,并非血魔种子。

    也就是说,加上血魔种子小小月,她的身体内可能有两个血魔。

    有了这个发现后,轻歌的心愈发冷寒,四肢发凉,站都站不稳了。

    她不知道还有多少秘密可以探索,但不为人知的背后的血淋漓和残忍,她一时之间难以承受。

    她的故作坚强和钢筋铁骨,无法给她带来力量。

    她也不过是乱世纷争中的饿殍罢了,苟活于世也没什么不好的。

    “恭喜你,成了一宫导师。”魏安朝她伸出手。

    轻歌看着眼前魏安的手,经过方才那么一出,魏安满头大汗,眼神依旧有些涣散。

    轻歌眸色薄凉,她淡淡的道:“把我和柳烟儿的身份牌取来。”

    魏安一愣,不知轻歌话中何意,下一秒魏安欣喜若狂,翻箱倒柜好一会儿才找出俩人的身份牌,装在锦囊中递给轻歌。

    轻歌接过锦囊,收起。“虽说赤阳宗现在落魄了,但赤阳宗有资格参加临风宴,争取朱雀传承者的名额。”

    “你的意思是……”魏安颤声。

    “魏叔是聪明人,无须我多说。”轻歌道。

    “为何?暗影阁不比赤阳宗好?现在阁主也器重你。”从轻歌把萧山燕等人留在赤阳宗时,魏安就知道轻歌从未离开赤阳宗,但魏安不知轻歌究竟为的什么。

    “阁主不是我的靠山,我也不可能为他做事。”轻歌冷笑,“阁主这么多年不敢跟许流元明面上争锋相对,否则也不会任由许薇去

    欺负尤儿,为何我一去就敢了,追根究底原因怕不是在我,阁主另有靠山,他挑中我也绝不是想要与我合作,是他背后的人挑中了我。而且,十几年前我父亲被送上断头台的背后主使不只是许流元,还有阁主,他们二人合谋陷害我的父亲,我父亲被迫送上刑法台,被打断骨头,再被救出远走高飞。”

    轻歌眼眶微红。

    “他们在打断我父亲骨头时,暗中用针下了毒,毒素会蔓延至全身和心脉,为了保住他的命,空虚把他的右腿锯了。那几年,我

    父亲修炼遇到瓶颈,处处碰壁,颠沛流离,活着都是一件艰难的事,更别说什么尊严了。”

    轻歌眼神放空。

    她看见了十几年前的场景。

    她的父亲少了一条腿,颓废了许久,是空虚让他振作起来的。

    那几年,父亲身旁只有空虚。

    到了第三年,来了一个女子。

    她身世很好,是个享福之人,但爱冒险,闯江湖,对最糟糕的夜惊风一见钟情。

    夜惊风不愿借助她的力量翻身。

    夜惊风想去投奔八大君主之一顾熔柞,在一场群雄之宴上,顾熔柞带着众人嘲笑他。

    说,夜惊风那名字多威武霸气有深意,他配不上,以后改名铁拐李吧。

    顾熔柞找人来羞辱他,当众解开裤子在酒杯里留下恶心的液体,只要夜惊风一饮而尽,往后就能跟着他吃香的喝辣的。

    气急败坏之下,夜惊风想要还手,但最终镇定下来。

    他再也不是战神夜惊风,他是个瘸子。

    夜惊风拄着拐杖想要走,顾熔柞倒是来兴趣了,非要夜惊风喝。

    夜惊风挣扎时,被当众打断了五根肋骨,头破血流。

    夜惊风知道,那一杯喝下,他就已经废了。

    好在关键时刻空虚赶来,救走他。

    当时,空虚还不是天机楼的空虚大人,他的力量甚是低微。

    顾熔柞不肯让人,除非空虚把那一杯喝了。

    夜惊风躺在地上连呼吸都很困难,他想阻止空虚,但空虚就那样,不卑不亢,不骄不躁,甚至还有几分优雅的喝了。

    这些画面,轻歌断断续续梦到,在英武侯的永生石里也得知了一些。

    经过这些天的时间,轻歌能够把他们拼凑成一个完整的故事。

    那几年的灰暗岁月,只有空虚陪伴。

    若没有空虚,夜惊风就是一条死鱼。

    不怪夜惊风不靠谱,也不怪他脑子不够用,只能说空虚深谙人心,精于算计,夜惊风不是他的对手。

    就算那些事都带有目的,但为夜惊风做的好都不是假的,所以夜惊风永远都不会察觉到。

    他找遍了每个角落,他行遍万水千山,永远都想不到,他心心念念的妻子,与他仅仅只有一墙之隔。

    这堵墙,是兄弟情义,是夫妻情分,是这么多年来同生共死的信仰和羁绊。

    诚然,若是轻歌,也不一定能逃过空虚的算计。

    面对一个拿命待她的人,面对一个愿为她喝掉肮脏液体的人,她自会有情报情,有恩报恩。

    魏安看着轻歌,深深叹了口气。

    她,无以复加的聪明,让人胆寒的缜密心思。

    魏安带着轻歌来到了偏院,打开井盖,进入井中。

    井水之下是个封闭的密室,密室内是一卷卷竹简,还有一份份书信。

    “惊风每到深夜就会来这里写点儿东西,我从未看过,想来他也不是写给我的,你是他的女儿,找找看,兴许有他想对你说的话。”魏安说。

    轻歌翻看着竹简和书信。

    似是看到十几年前的夜里,夜惊风每天都战的满身伤痕,身心疲惫时就会来写信。

    他的字很好看,很大气,像千军万马气势铺开。

    夜惊风坐在同一张椅上,灯火幽暗,他心思惆怅。

    他写的不好,他还会重新写。

    ——父亲,儿子不孝,未能报生养之恩,未能让你晚年享福,还得承受白发人送黑发人的苦。

    ——歌儿,你应该会说话了吧,很抱歉,父亲不能陪你长大,甚至不知你长什么样。父亲很爱你,但不配爱你。总有一天,父亲会修炼到很强大,去保护你,不让旁的小兔崽子欺了你,会有那么一天的,到了那个时候,父亲就可以去四星大陆看你们了。

    ——碧瞳……

    写到碧瞳的时候,夜惊风很纠结,几经落笔,反复涂黑。

    最终,夜惊风留下这么一句话。

    ——吾妻,吾爱。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