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蛇眨巴眼睛,听着轻歌一人说了很多话。

    几年来,轻歌一直都在忙碌中度过时光。

    小蛇自从被夜雪害得没了蛇信子后,整个蛇性情大变,内心忧郁。

    绛雷蛇曾在西海域度过一段日子,它每天都站在海域边翘首以待,盼望着轻歌乘风而来。

    绛雷蛇时常想,海的那边有他的契约者,那个绝代风华的美人。

    轻歌很少去关心绛雷蛇的情绪。

    它躲在暗无天日的虚无之境里,旁的魔兽们都不会与它交流,倒是小白狐会找它玩。

    绛雷蛇努力伸长脑袋,在轻歌眉间落下一吻。

    它缩在轻歌怀里,蛇身开始僵硬。

    轻歌面无表情,眼神轻灵。

    她拿着明王刀开始挖土,打断把绛雷蛇埋了。

    这一年里,她失去了许多,她从未得到什么。

    除了那些厚重的羁绊,她一无所有。

    魇走了,绛雷蛇也走了。

    她承载着他们的信仰,一并活下去。

    轻歌把绛雷蛇埋在树下,片刻后,一条巨大的蛇破土而出。

    蛇王将一口泥出来,咳了咳,有些癫狂的看向轻歌,“本王还没死呢,你埋什么埋,你要活埋本王吗?”

    轻歌拿着明王刀,苦笑。

    她走至枯井前坐下,她坐了整整一夜。

    她抱着明王刀,眼睛幽远的看着前方。

    蛇王看着她心里很不是滋味,挪动蛇身跳了个舞,轻歌唇角微翘。

    见轻歌开心了几分,蛇王心情也好了起来。

    旋即,蛇王怔愣。

    它在做什么?

    堂堂青莲战将,世间唯一的蛇王,竟然在逗一个人类小姑娘笑。

    是它疯了,还是这世界变了。

    一人一蛇靠着枯井渐渐入睡,晨光熹微,朝阳似火偶,一道身着红袍的人影缓缓而至。

    他踩着光芒而来,身材颀长,气质无双。

    他站在轻歌面前半蹲下,握住轻歌冰冷的手。

    轻歌睁开眼诧异的看着他。

    看见熟悉的脸,喜悦甜美心肺,红唇颤动几下,欲言又止。

    她撇着唇,泪水源源不断的流出,无声哭泣。

    她猛地扑进那宽大温暖的怀抱里,她用尽所有力气去抱着思念成狂的这个人。

    双肩抖动,泪水湿透他的衣襟。

    姬月不言,他的手轻拍着轻歌的后背。

    看着她满面泪水,姬月的心不断收缩颤动,心疼死了。

    连日来的疲惫和委屈,全都融化在这个怀抱里。

    蛇王睡眼惺忪瞧见轻歌哭的跟个傻子似得有些懵。

    它以为这姑娘铜墙铁壁不怕苦不怕疼自然也不会哭呢。

    姬月手一抬,蛇王身体倒飞了出去。

    许久,轻歌吸了吸发红的鼻子,哀怨的看着姬月。

    姬月低下头,吻去她眼角的泪痕。

    “多日不见,我的姑娘又可爱了。”姬月讳莫如深的眼里全都是宠溺。

    他恨不得将明月星辰摘下来博她一乐。

    轻歌耸了耸肩,目光转向别处,这厮怎么油嘴滑舌了,跟姬九夜学的?

    “妖后不是在妖域下了禁制吗,你怎么来的?”轻歌好奇的问。

    姬月坐在枯井,搂着轻歌,长臂一捞,轻歌顺势坐在姬月腿上。

    “此前留给你的小白狐里有一半的妖王之力,借它穿过了禁制,怎么样,为夫睿智吗?”姬月笑道。

    枯井下的叶未平觉得,他这尸骨未寒的,夜轻歌俩人光天化日之下郎情妾意,会不会也太不尊重他了?

    蛇王缩在树后,探出个脑袋,铜陵大的眼眸好奇的看着姬月。

    这个男人,深不可测。

    妖王之力?

    他是妖王吗?

    听到姬月的话,轻歌靠在姬月怀里享受闲暇时光,“原来你早已做好打算,妖后觉醒,你就要逃出妖域。”

    “妖域生死存亡与我没有任何关系,我只在乎你今日穿的暖不暖,吃的饱不饱。”姬月握住轻歌的手,道:“此次逃离妖域,我丧失了许多太多妖王之力。你既在诸神天域,那我便也留在诸神天域,我本想功成名就后来见你,但我知道,小姑娘你已经迫不及待了。”

    “谁迫不及待了,你才迫不及待。”轻歌整张脸都涨红了起来,姬月怎么愈发没正经了。

    “我什么都没说,你想哪去了?”姬月拥住她,眼眸炙热灼烧着她。

    轻歌脸愈发的红,浑身发烫,脑子空白。

    轻歌干咳一声,悄然使用五行冰封水来降温。

    若姬月得知轻歌在降温,只怕会哭笑不得。

    “我怀孕了。”轻歌犹豫片刻才道。

    “孩子爹是我吗?”姬月满脸欣喜,眼中闪着光彩。

    “不是你难道是隔壁老王?”轻歌扶额,叹气。

    姬月手抚上轻歌小腹,轻歌垂眸,眼神无光。

    她该如何说,他们的孩子成了血魔种子。

    以姬月的性子,肯定不会要他。

    现在的轻歌无疑处在痛苦的边缘。

    她知道理智是最好的抉择,可她下不去那个杀手。

    姬月紧抱着她,下颌抵在轻歌头顶,“十月怀胎很辛苦吧,很抱歉,让你承受这种痛苦。”

    现在的轻歌还在征战,怀孕于她而言不是什么好事。

    轻歌抬起两截莲藕般的手臂,环着姬月脖颈,道:“我很开心。”

    姬月握住她的手,骨骼分明的长指镶嵌进她的指缝,紧紧握着她的手。

    轻歌看着姬月的脸,双眼眼底一片乌青,整个人都很疲惫。

    他一路风尘仆仆赶来,恨不能匆匆见她一面。

    哪怕现在的她不再是顶天立地威风赫赫的王,可他是她的丈夫。

    “九界有令,各大种族在没有通过九界审核前,不可去其他位面,我现在需要一个身份。”姬月捧着她的脸,无奈的道:“此次离别,他日不知何时相见,但你记住,我就在诸神天域。”

    轻歌靠在他的胸膛,笑容满面,“好。”

    她不去过问。

    她享受依赖。

    她也相信,姬月会做好一切。

    轻歌在姬月怀中沉沉睡去,姬月抱起轻歌,看了眼缩在一旁的蛇王,“前面带路。”

    蛇王很憋屈。

    它是蛇王,不是侍从,更不是带路的。

    但它怂的很,竟乖乖在前面带路。

    进了屋内,姬月把轻歌放在床上。

    他握着轻歌的手,坐在床沿,不情愿放开。

    可他清楚,唯有强大起来,才能护住他的姑娘。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