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194章 不算人命算猪命?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轻歌在风月阁里翻看阿努留下的资料,越往后看越是心悸,阿努给她的资料自然是从夜无痕那里拿来的,而看完这一沓白纸黑字后,轻歌才幡然醒悟,夜无痕这些年韬光养晦,藏得很深,本身实力就已经超越夜雪北月冥等人,在夜家还掌控了旁系。

    这样说吧,若不出轻歌所料,只要夜无痕想当夜家家主,轻而易举。

    他一直隐忍,无非是想看着夜正熊秦岚等人一步步走向深渊,不想就这么便宜他们了。

    而这些资料无非就是写着秦岚这十几年见不得人的事情,无论哪一件,都罪不可恕。

    深夜,夜倾城在院子里凉亭上拨弄琴弦,高山流水般的声音泄出,竟是成了风月阁里唯一雅致之处,化雪时风有些寒意,轻歌看的有些乏了,姬月趴在石桌上,撑着脑袋昏昏欲睡,一双高贵妖冶的眼瞳漫不经心朝四周瞥着,只是当目光落在轻歌身上时,似水柔情,无尽宠溺。

    兴许,当遇上那个人,万般的狂野都会汇聚成潺潺小溪。

    走过四季,等着她来。

    姬月懒懒的看着面前有些疲态扶额看书的少女,眼里盛满了笑意,暗无天日的永夜里,她是他的救赎。

    日次,夜青天来了一趟风月阁。

    “这次四朝大会你可想参加?”

    夜家琐事重大,四朝大会在即,夜青天身为夜家长老朝廷重臣忙不过来,见到轻歌后,夜青天也不绕弯子,直接开门见山。

    轻歌将书放下,微挑眉头,“想。”

    四朝大会是与各大帝国的天才竞争,那才是真正的龙凤荟萃之地。

    “你如今先天七重,四朝大会肯定会有你一席之地。”夜青天娓娓道来,“不论最后的名次如何,你总能一展风采,到时,摆在你面前的只有两条路,去迦蓝学院,或是去炼器工会,再过不久,炼器工会会有一场炼器师的夺鼎之战,也算是个契机。”

    “炼器工会去与不去都一样,若真要选一个,就去迦蓝学院吧。”轻歌笑道,自信满满。

    夜倾城在不远处的亭子里,深邃漆黑的眼眸望着慵懒的坐在石桌前神采飞扬的少女,少女一双眼眸盛满了笑意。

    迦蓝学院,让无数人望而生畏的神圣之地。

    她却只是风轻云淡的来了句,真要选一个的话,就去迦蓝学院吧。

    没有多大的兴趣,只有轻描淡写。

    夜青天也是讶然,旋即大笑,“很好,不愧是我夜青天的孙女,有爷爷当年的风采。”

    轻歌翻了翻白眼。

    夜青天大笑着离去,离去之时险些摔了个大跟头,他抓了抓后脑勺回过头朝轻歌讪讪的笑了笑,然后离开,轻歌无奈的笑着,这老头在她面前就是个活宝。

    天黑未黑。

    傍晚的时候,墨邪和萧如风二人过来带着轻歌去街市上闲逛,美名其曰,轻歌再在风月阁里待下去可就要发霉了。

    姬月趴在飞檐上,哼哼唧唧的,愤怒的墨邪二人,风月阁里,满院子的醋味飘着。

    街道上,墨邪摇着春风美人扇,风流倜傥,英俊潇洒;萧如风走在轻歌另一侧,青衫罩身,玉冠束发,洵洵儒雅似有满腹经纶,走起路来都是书生的气质,轻歌面无表情的走在两人之间,嘴角抽了抽。

    她很忙。

    特别忙。

    她要忙着修炼,忙着炼器,忙着扳倒秦岚母女俩还得忙着陪姬月,如今却在街道上闲逛。

    墨邪见轻歌闷闷不乐的,一把勾住轻歌的脖子,笑道:“娘子,前面有算命的,我们算命儿去。”

    轻歌:“……”

    萧如风揶揄道:“墨邪,你不是说要娶菁菁吗?”

    “菁菁?”墨邪耸了耸肩,“菁菁那丫头都还没发育好……”本还想接着往下说,只是身旁的姑娘眉目如虎凶神恶煞的样子硬是把墨邪要说的话憋回去了。

    没走多久,便到了一个摊子面前。

    这是个算命的摊子,至于为什么知道是算命的摊子,很简单,摊子前写着“算命先生”四个大字。

    摊子很简单,就一张破烂的桌子,桌子前一张老人椅,一个看起来很邋遢的中年男人躺在上面享受的摇来摇去,还打着呼噜,男人眼睛上蒙着一块黑布,嘴边有一颗红痣,浑身上下脏污不堪的。

    萧如风皱了皱眉,有些狐疑的打量着睡得正爽的男人。

    “来生意了,快起床。”

    墨邪走上前,骨骼分明的手朝桌上一拍,灰烟全起,呛了墨邪一脸。

    墨邪咳嗽了几声,嫌弃的看着慢慢从睡梦中起来的男人。

    男人坐了起来,咳嗽了几声,擦了擦手掌,面向墨邪几人,道:“几位可是要算命?”男人的眼睛上蒙着黑布,平添了神秘色彩。

    “废话。”墨邪不耐烦的道:“你这算命先生四个字写的这么大,不算命算什么?”

    “几位可是要算人命?”中年男人不恼不怒,摸了把下巴上的胡渣。

    墨邪:“……”

    轻歌和萧如风二人也是无言以对。

    “我们三个人模人样的人来,不算人命难道算猪命?”墨邪翻了翻白眼,这算命先生还真逗。

    轻歌:“……”

    怎么觉得墨邪这话越听越别扭呢?

    那算命的先生坐直了身体,装模作样的咳嗽了一声,道:“谁先来?”

    “她,先算她的。”墨邪拉着轻歌到了先生的面前。

    先生双眼被蒙着,点了点头,嘴里念念有词,若有所思,片刻后,道:“姑娘的名字里可有一个歌字?莺歌燕舞的歌。”

    轻歌错愕,与墨邪二人对视一眼,这算命先生不仅看得到她的性别,还知道她名字里有个歌字。

    看来,不容小觑。

    至此,墨邪几人才开始对着算命先生改观。

    “不错,有这个字。”

    轻歌不动声色,淡淡道,她倒是要看看这算命的先生能耍出什么把戏,搞出什么名堂来。

    先生低头,似是冥思,许久,道:“歌字是姑娘名字中最末尾的一个字,如若我没有猜错,姑娘应该是最近声名鹊起的夜家三小姐,夜轻歌。”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