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191章 意外之喜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这算是轻歌一个致命的弱点,也是夜无痕的高明之处,他没有野心,他最大的野心就是毁掉最亲的人,一个个,似幽灵的使者。

    阿努临走之前,眸光闪烁,犹豫不决,欲言又止。

    轻歌将茶杯放下,皱了皱眉头,道:“有话就说。”

    挣扎了一会儿,阿努还是走上前,说道:“小姐,奴才今日去查潇湘馆的时候无意中看见了夜府侍卫总领刘海进了秦夫人的阁楼,奴才心有疑惑就悄悄的跟了上去,他们……”

    “他们怎么了?”轻歌隐约猜到了些什么。

    “他们之间似乎超过了正常的主仆关系,而且刘海特别担心四小姐。”阿努道:“刘海是侍卫总领,秦夫人也实力不低,奴才怕被发现不敢待太久就离开了,离开之前奴才看见夫人靠在刘海的肩上。”

    刘海……

    轻歌若有所思,片刻后笑靥如花。

    “阿努,这件事情你暗中调查,不要被秦岚他们发现。”轻歌道。

    阿努郑重应下,无声离开。

    阿努离开以后,夜倾城抱着琴走至轻歌面前,“如若阿努说的事是真的,你想借此将秦岚等人连根拔起?”

    轻歌点头,她和秦岚等人之间的血海深仇无法磨灭,既然如此,还不如斩草除根乐得清静。

    “可秦岚毕竟是落花城的人。”夜倾城道。

    轻歌转头看向窗外的一轮白月,冥思着,正因为秦岚是落花城的人,如今的她身后牵扯众多也有许多要保护的人所以不能肆意妄为,对于秦岚这个人再如何也不能明面上动手,可阿努无意中发生的事情的,却是峰回路转,所有的问题都迎刃而解。

    秦岚若是为妇不仁,不用她出手,自然有人为她解决掉秦岚,而且还是一石二鸟。

    试问,这天底下的男人,哪个被戴了绿帽子还能淡然自若?

    轻歌虚眯起慵懒的眸子,神采飞扬,肆意嚣张,这夜家,不用夜无痕来,她也会搅个天翻地覆。

    新账旧账,该一起算了。

    腥风血雨已经被掀起,怎能休止?

    长老殿。

    气氛凝重。

    上官麟语重心长道:“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今日之后,轻歌必定会成为众矢之的,各大世家中的佼佼者,没有一个是先天七重的,四朝大会鲜少的名额之中必有轻歌。”

    “上官兄说的不错。”

    陈治点了点头,很是赞同,“反差太多,会让许多同辈人心生妒忌之意,而且轻歌暴露出来的天赋过于惊人,更是难得的炼器师,像云家欧阳家的家主怕夜家再出一个像惊风那样的鬼才,可能会对轻歌下杀手。”

    世家之间的事情难以说定,萧家在北月也有六七十年的历史,墨家虽与夜家同为后起之秀,可墨邪的爷爷也就是墨云天的老子曾是北月的异姓王爷,与皇室也有几分渊源,若非夜青天与这两家的主事人是生死之交,夜家不可能发展至此,特别是在夜惊风死后。

    夜家发展最为盛世的时候就是夜惊风和阎碧瞳在世的那段时间,夜惊风是北月的将军,征战各大极险之地战无不胜,曾被北月皇封为镇国将军。

    阎碧瞳来自落花城,谁也不知道她是落花城哪里的人,只是这女人一出现便惊动五国,引风云乱舞。

    彼时,夜青天创立夜家,举步维艰,可有这样一双儿子儿媳在身边,其他世家怎敢多言?怎敢相欺?

    而如今,夜轻歌的天赋能与她老子相媲美,夜家出了一个夜惊风就让其他世家头痛的很,要再来一个夜轻歌……

    与其任由其发展自无法控制的地步,倒不如在其还在发芽的时候毫不留情的斩断。

    这是这些上位者善用的做法,要么为我所用,要么,死。

    夜青天紧抿着唇坐在檀木椅上,眼底一片疲态,眼角眉梢的皱纹似乎又多了些,花白的发用白玉冠束起。

    他一方面欣喜轻歌突然爆发的天赋,却又担心她的未来。

    不仅仅是天妒英才,这个世界有很多人比苍天还要恐怖。

    他是半只脚踩进棺材里的人,随时准备去黄泉路上走一遭,与地府阎王喝喝新酒,最让他放心不了的,只有轻歌一人。

    她无父无母,还是个不足二十岁的小娃娃,在这偌大的皇城里吃人不吐骨头的帝国里孤军奋战……

    “夜兄,你现在必须想好。”

    上官麟非常郑重道:“你是想让她平淡安全相夫教子度过一生,还是和惊风那样轰轰烈烈名震四星?只是后者你也知道,若选择第二条路,随时会死。”

    “你都说了,是轻歌的路。”

    夜青天无奈太息一声,道:“既然是她的路,就让她自己去选,去走,在我有生之年,能保她无忧富贵,只是我死后,她很危险。”

    “轻歌已经得罪了秦岚和夜正熊。”

    陈治道:“夜雪丹田被废,秦岚本就是心狠手辣的角色,从这些年夜正熊只有无痕一个儿子就看得出。等她从悲伤之中回过神来,绝对会对轻歌下手,一个秦岚对付起来不难,难的是她身后的落花城。”

    “自从夜正熊当上家主后,我们三个基本上就已经退居幕后。”上官麟冷笑,“秦岚和夜正熊这些年的所作所为我们怎会不知?只是既然已经身居长老之位,就不该事事都管,可你们看看,现在的夜家成了什么样子?金玉其外败絮其中,满目疮痍惨不忍睹!”

    陈治叹了口气,“要是惊风那家伙在就好了,此夜家非彼夜家。”

    上官麟皱了皱眉,睨了眼陈治咳嗽了一声,陈治蓦地反应过来朝夜青天看去,夜青天脸色灰白,浑浊的双眼爆发出惊人的杀意,转而又无能为力。

    明知害死自己唯一儿子的人是谁,却只能看他在身边嚣张几十年,世间哀莫无非如是。

    “夜兄……”

    陈治苦涩的出声。

    夜青天起身,步履稳重,背影在这古朴沉重的长老殿显得有几分萧条落寞,他背对着上官麟二人,举目沧海转瞬桑田。

    “好好整顿夜家吧,该留的留,该杀的杀。”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