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189章 夜雪被毁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日暮西沉,残阳如血,偶尔有几个雷霆炸开发出闷响,让所有人都打了个寒颤,惊心动魄的。

    夜家的练武场,像是征战已久的沙场,血雨腥风,暗杀隐隐。

    轻歌面无表情的站着,手中的火鞭拖在地上,尾巴处的鲜血流出在地面上晕染开,她将手中的鞭子丢给殷凉刹,不顾疯狂如斯几近癫痫的秦岚,冷静的转过身。

    殷凉刹接住鞭子,抬眸看去,却见背对着秦岚二人的轻歌手探出,明王刀赫然出现,她随意一丢,明王刀犀利掠出,自半空划过,贯穿夜雪的身体,湮没了几分在地底。

    “啊……”

    夜雪瞪大眼,眼球似乎都要爆裂开,某处的疼痛钻心刺骨,让她恨不得就此死去。

    丹田……

    丹田!

    秦岚跪在地上,双眼发愣的望着捅穿夜雪身体的明王刀。

    夜雪的丹田,被废了!

    猩红的血液渲染了雪白的长衫,开出了绝艳的火焰花儿,夜雪满头大汗,痛的昏死了过去,意识湮没之前她瞪着这片夕阳,心里的恨意无止境的生根发芽。

    丹田毁了,她也被毁了。

    连重头再来的机会都没有。

    秦岚怔愣了好一会儿,发疯似得朝轻歌扑去,轻歌冷清冷心,脸色不变,铮铮然的琴声忽的响起,远处桥上,夜倾城就地盘腿坐下,修长的手指拨动着冰寒的琴弦,声音化为音忍包裹秦岚,在无形音刃之中,秦岚四肢不受控制,近不了轻歌的身。

    一直隐忍的魔琼见此,就要与夜倾城杠上,殷凉刹却是走过来,朝魔琼挑了挑眉头,笑得灿烂异常,“琼姑娘,落花城虽强,可当初惊风叔叔在的时候就和落花城签订了协议,不得在北月帝国疆土内滋事挑衅,琼姑娘可知脚下的这片土地归属哪国?”

    “北月!”

    魔琼咬牙切齿。

    殷凉刹笑嘻嘻的勾着魔琼脖子,一副哥俩好的样子,好似看不见魔琼眼底的愤怒。

    “夜轻歌……”

    低沉的声音好似野兽频临死亡之前的怒吼,用尽了生命之力,轻歌停下脚步,望着近在咫尺坐在轮椅上怒得脸色通红的夜正熊,夜正熊正想说什么,轻歌一步之前,忽的弯腰凑近夜正熊,在夜正熊耳边轻声道:“家主,可知现世报?听说人死之后冤魂会回来找债主让他不得好死,二叔,你说爹爹他会不会来找你呢?”

    夜正熊四肢发凉,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他瞪大眼,浑浊的眼里爬上了血丝,似是惊恐害怕什么……

    人在做,天在看,半夜鬼敲门,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轻歌冷笑,站直了身体,回身走去。

    整个北月国的文武百官好似都到了这里,傍晚的风有些寒意,众人却连呼吸都是小心翼翼的,各大家主明明比那狂妄的少女实力要高,却是只能目瞪口呆的看着连教训的话都不敢说。

    墨邪吊儿郎当的坐在一旁潇洒恣意的喝着自家酿的独门美酒,萧如风一袭青衫巍然不动,似山风般,和煦,温暖,惊慌未定的夜菁菁被虞贵妃抱在怀里,怀里虽然暖和她的视线却落在那个冷漠出奇犹如修罗般的少女身上,她浴血而战,眸光清寒,杀人屠国,弹指间。

    多年以后,轻歌望着出手心狠手辣毫不留情的夜菁菁太息着,这张纸虽然不白了,可夜菁菁依旧是那个会拉着她衣角叫美人姐姐的女娃娃,哪怕她杀了再多的人,手里葬了再多的英魂,她也相信,夜菁菁依旧是那个干净澄澈的夜菁菁。

    哪怕被子孙葬入棺木之中,夜菁菁老得走不动了,眉眼低垂,临死前的那一刻她也不会忘记在她堕入地狱时是那个叫做夜轻歌的女子从天而降踹开了那扇门让阳光泄露进来,她废了杨巅峰的手带着暖阳进来将她抱起,纵然前面有千军万马也不见她有任何的惧怕之意。

    竹骄上,冥千绝坐于苍穹,背后是火烧云,绛紫色的长衫在穹宇之上开出了美丽的花儿,他虚眯起邪肆的眼,眼底浮现出一抹幽然的笑。

    北月冥坐在椤木椅上,眸中尽是惊艳。

    时至今日,他看不见轻歌的阴狠歹毒和大逆不道,看不见倒在血泊之中绝望如斯的夜雪,他的眼里只有惊艳,曾经的废物如今跃上枝头变凤凰,凤于九天,展翅翱翔,天大地大四海是家,何处为王?

    没错,只有这样的女人才能与他并肩立于巅峰笑看风云指点疆土,天崩地裂之际他们是立于荒凉国度的王。

    想起夜无痕的话,想起那块玛瑙玉冠,想到轻歌对他欲擒故纵心里还有爱意,北月冥便握紧了双手……

    所有的人都以为一天的风雨已经结束了,都在退下,说着无关紧要的贺词。

    “凉亭等你。”

    离开时,轻歌与夜无痕擦肩而过,小声说道。

    夜正熊反应过来,立即吩咐婢女将夜雪抬进医馆,秦岚扶着桌椅站了起来摇摇晃晃的走到夜正熊面前又是跪下,无声哭泣,“家主,我们的雪儿,毁了!”

    夜正熊仰起头,闭上眼,一片黑暗时,脑海中却是出现少女猩红的眸子和冷冽的杀意,夜正熊吞了吞口水,吓得汗水涔涔而落蓦地睁开双眼,眼球之上全是血丝,好似半月未眠的人与厉鬼狰狞不休,终究要去那十八层地狱受尽轮回之苦。

    苍穹之巅,雷霆响起,而后是波澜不起的平静,月夜清明荒凉,看似繁华的城市,谁又知道何时会是末日走向尽头。

    四头血狼载着竹骄飞掠而去,那一抹高贵清华的身影消失在夜色里。

    佣兵协会,暗无天日的宫殿,冥幽扶着四兽舞凤的石柱弓起身体剧烈的咳嗽,紧闭的幽门被人打开,一袭纱衣面色冷淡的女子徐徐走了进来。

    冥幽无力的靠着石柱站着,气若游丝,“谁赢了?”

    “夜轻歌赢了。”纱衣女子道。

    冥幽抬眸望着星夜似得天花板,双眼空洞寂静,片刻过后,癫狂的大笑声在寂无的宫殿里回响。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