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184章 先天七重!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天地间风起云涌,万万里外的大海翻腾滚浪,远方的火山口喷发出熊熊烈焰,深海的彼岸是伫立千万年古老不朽的宫殿。

    四大帝国之一的北月,世家之中的夜家,灵气汇聚的练武场,狂热炽烈的族比。

    夜青天端着茶杯的手颤抖着,茶水不停的从杯口溢了出来,哪怕衣袖湿了夜青天也不为所动,他颤巍巍的将茶杯放在桌上,想强装冷静的捋了捋胡子,可当听到石台上的第二道轻响时,一个激动,险些把胡子都给扯掉了……

    七重!

    先天七重!

    十六岁先天七重够震撼吗?

    若是不够,那连续突破四级呢……

    夜雪手中的白骨枪落在地上,她怔愣住,不可置信的望着石台中央被灵气包裹着的少女,银色的光火洒在其脸上,白玉无瑕,眉眼之间只有冷意和戾气,如死水般沉寂,仿佛能洞悉世间一切。

    “我一直相信她有此本事,可当亲眼见证她蜕变的这一刻的时候,还是忍不住热血沸腾,为她欢呼。”萧如风道。

    墨邪紧抿着唇,漆黑如墨的眼瞳中倒映出红衣如火。

    此时此刻,何为万众瞩目,何为震撼,这就是!

    十六年,她终于要脱离废物这个词了,她曾如小丑般遭人戏弄,也像狗一样活得不堪过,饥寒交迫过,痛不欲生过。

    有人说,强者就是王,弱者身为蝼蚁只能被人践踏。

    若是如此,哪怕一路披荆斩棘忍心泣血,捧着一腔孤寂往前走她也要成为不被人践踏的所谓的强者。

    弱肉强食,成王败寇,她想精彩,她想潇洒,就只能变强。

    那么长的时间她忍住不突破,就为了今时今日。

    虚无空间内的姬月一身血红如火一般在黑暗之中徐徐怒放,他恣意慵懒的斜卧在王座椅上,邪佞妖媚的眸似会蛊惑人心,仿佛是漆黑荒凉的宇宙中一点星光。

    万籁俱静,绿水无波。

    轻歌将丹田内的灵气全部释放出来,灵气在空中不断的绞杀冲撞似要凝聚成一场吞天沃日的风暴,气势磅礴,身为先天七重的她手握明王刀,将先天七重的灵气灌溉在明王刀后,刀身震颤不已,似有龙鸣之声从四面八方出现,若是众人抬眸仔细观察不难发现,天穹之上,云层之中,这白昼的时候,竟然有星光密布。

    星辰、龙鸣、大乱!

    半空,竹骄上,冥千绝修长的手指抵在脑袋,狭长的凤眸眯了起来。

    夜青天旁,夜无痕笑了。

    他将赌注压在夜轻歌身上,是对的。

    “啊!”

    夜雪怒发冲冠,头上的发簪落在地上,三千青丝也都全都垂了下来,几分狼狈几分不堪,她愤怒不已的望着站在对面的少女,先天七重,七重!

    而她却只是先天六重……

    她所有的骄傲在这一刻化为泡影,所有的美名在这一刻都显得苍白无力,甚至是那么的可笑,她在夜轻歌面前骄傲了那么多年,可多年后的今日,她却成了笑话。

    秦岚惊愣过后无力摔坐在椅子上,双眼无神呆滞,嘴里不停的念着,“完了……完了……”

    不过一瞬之间,实力悬殊就如此明显,要先天六重的人去赢先天七重,听起来是不是很好笑。

    可是……

    夜雪会是北月冥的未婚妻,是因为北月皇看中了她的天赋,然,赢了她的人是谁不好,偏偏是夜轻歌,夜轻歌以前与北月冥的事情,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最让秦岚崩溃的事,她一直在想着夜雪回到落花城为夜家为她秦岚带来荣誉,她考虑过其他的因素,却从来没有想过夜雪会输给夜轻歌,似是当头一棒轰然砸下,让秦岚再无力气挣扎。

    “看来只能我一个人回落花城了。”魔琼勾了勾耳边的一抹碎发,似笑非笑。

    秦岚闭上眼,眼里尽是痛苦,夜正熊脸色涨红,额头上青筋暴起。

    这些日子,大大小小的世家文武百官都送来了贺礼提前恭祝夜雪能去落花城,如今倒是好了,偌大的北月国,他夜正熊成了让人耻笑的那一个。

    夜雪尖叫过后,拿起白骨枪就朝轻歌冲去。

    她不能输,绝对不能输!

    轻歌望着朝自己攻击而来的夜雪,勾唇一笑,不慌不忙,优哉游哉,当夜雪到了一步之遥的地方,夜雪一跃而起,手中的白骨枪朝轻歌天灵盖刺下。

    而在夜雪跃起的那一刻,轻歌却是蓦地抬起脚,朝其小腹踹去,小腹上的痛苦使得夜雪弓起了身体,破风阵阵,流光碎裂,她被踹得摔在地上,五脏六腑好似都裂开了。

    残影掠过,轻歌蓦地出现在夜雪跟前,夜雪想捡起白骨枪,轻歌一刀挥下,白骨枪先是被分为两半,而后燃起了红色的焰火,在焰火之中,这白骨枪消失殆尽。

    “夜轻歌,我不会放过你的!做鬼都不会!”夜雪狼狈的躺在地上,双眼充血的瞪着轻歌。

    “你以为这就完了?”

    轻歌脸色淡然,她残忍弑杀,眼底只有无情冷酷,她突地抬起脚一脚踩在夜雪的手掌上,骨头断裂的声音不断的响起,在这寂静的练武场伴随着风声听起来像是厉鬼的狰狞嘶吼。

    轻歌邪肆的笑了起来,手中的明王刀刀尖在夜雪身上游走,“让我看看丹田在哪,在这,还是在这?”

    她要毁了夜雪的丹田!

    不行!

    秦岚发疯似得的朝石台上冲去,夜雪是她悉心栽培多年的人,她是她唯一的希望,她绝对不能让自己的希望在此时毁灭。

    “夜轻歌,你若是敢动雪儿,我让你不得好死!”

    秦岚口不择言,慌乱中脑子里一片空白,只知道夜雪不能死!

    “姬月,弄一道屏障出来。”轻歌道。

    虚无空间内的姬月眉间的朱砂血红,他打了个响指,坚如磐石的屏障在石台上悄无声息的拉开,当秦岚冲上去的时候,直接被震飞出了十几米远,摔在一颗被积雪覆盖的树上,她的身体沿着树干落了下来,枝桠间的雪往下落湮没了她。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