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182章 老子有的是钱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夜羽和夜无痕的战斗,毫无疑问,最后的胜利者会是夜无痕,夜无痕先天四重巅峰,随时都可突破先天五重,何况他常年历练在外,实战经验很足,就算遇上先天五重的人也能勉强一战。

    之后的战斗聂旭与夜羽打得不相上下,不过夜羽还是占了上风,赢了。

    车轮战后,只剩轻歌、夜无痕以及夜雪三人。

    也就是说,族比的胜利者是这三人之一。

    夜无痕与夜雪对战的时候,一炷香过去,败给了夜雪。

    轻歌坐在席位上,脑海之中却是响起了姬月的声音,“夜无痕能战胜夜雪,他是故意输的。”

    轻歌皱眉,夜无痕到底在想什么。

    冥思间,秦岚已经念了轻歌的名字,最后一战,是轻歌对战夜无痕。

    两人之间谁要是赢了,明日将与夜雪对战,逐鹿第一。

    只是,当轻歌跃上石台的时候,夜无痕却是昏了过去,身体重重的倒在了地上,一直静候在旁的医师立即上前,装模作样念念有词的把了把脉翻了翻夜无痕的眼睛后站起身子,干咳了一声,面向夜青天,道:“大长老,少主劳累过度,心力交瘁,今日恐怕不能再战。”

    夜家的族比有个不成文的规矩,族比时若因身体原因不能参战,即是弃权。

    族比背后牵扯众多,不可能因为一个人而延迟的。

    秦岚愣了愣,好一会儿才不甘心的上台宣布胜利者是轻歌。

    虽得了胜利,可轻歌并不是很开心,这样的胜利于她来说没有任何意思,只不过她想的是,夜无痕究竟是真的晕了,还是假的。

    像是有层层谜团包裹着一个真相,眼前除了迷雾之外便是荆棘,想要冲出去,怕会遍体鳞伤,甚至是万劫……不复……

    像是上帝手中的奴,谁也不能从这个囚笼之中逃出去。

    傍晚。

    轻歌与夜倾城朝小院走去,想看看夜晴染和夜萱的伤势。

    “腿好了点吗?”轻歌望了眼夜晴染的腿,问道。

    夜晴染脸色苍白,淡淡一笑,“不碍事的,三小姐,给我一些时间,我会重新振作起来,绝对不会让你失望。”

    “好好养伤就行。”轻歌道:“族比结束后我会跟爷爷说让你和夜萱两个留下来在我身边。”

    夜晴染抿唇,眼眶有些湿润。

    夜家再是刀山火海,也比不上灵台府的凶险,她在灵台府遭受的折磨和屈辱,是她这一辈子难以磨灭的伤口。

    夜萱虽然受到重创,脸上的笑还是一如既往。

    几句闲聊过后轻歌和夜倾城离开小院,前脚才走进风月阁,银澜就过来了,“三小姐,四小姐设宴,让你过去赏月。”

    “赏月?”

    轻歌冷笑,“恐怕又是找机会奚落我吧,跟她说我不去,与其陪她赏月,还不如遛狗来得痛快,就这样原话带给她。”

    言下之意,夜雪还不如一条狗。

    “啪!”

    夜雪将手中的茶杯摔在地上,眸光冷寒,“夜轻歌,真想知道你明天是不是也能说出这样的话。”

    “这个夜轻歌太放肆了。”云绾皱眉,“明日你要好好教训她。”

    “交代你的事情明日要做好。”

    “雪儿放心,一个夜菁菁而已……”

    近几日的酒楼里,说书先生讲的都是关于此次族比的事情,北月子民的茶余饭谈也都是些关于族比的事情。

    日次,清晨。

    说书先生的手中的扇子合拢,发出清脆的一道声响,“谁也想不到吧,当初的废物能在族比上大放异彩,能牵扯到佣兵协会和斗兽场。”

    “先生,说起这斗兽场就不得不提斗兽场的客卿无名姑娘了。”

    此话一出,众人立即议论纷纷。

    “你们说说,无名姑娘和夜家的三小姐谁更厉害?”

    “……”

    阁楼雅座里,墨邪翘着二郎腿喝着小酒儿笑得四仰八叉,“无名和轻歌谁更厉害?这群蠢货,分明就是一个人!”

    萧如风无奈的笑了笑,他看向窗外,阳光十足,“走吧,族比要开始了。”

    赌场里,有人火热朝天的摆下台子押这次夜家族比的胜利者,将近九成的人压的是夜雪赢,大堆人将道路围的水泄不通。

    “让开,都让开,都别跟我抢,老子跟你们说,小爷我有的是钱。”

    墨大公子像个旱鸭子般大摇大摆的走了进去,财大气粗的将一个空间袋甩在押注的台子上,“五万灵气丹,压夜三小姐赢。”

    众人错愕不已,此番赌局已经到了一赔五的地步,若是夜轻歌输了,墨邪将血本无归,但如果夜轻歌赢了,墨邪就赚翻了。

    只是,夜轻歌这几日创造都奇迹再多又如何,在很多人的心里,她依旧是个废物,废物与夜轻歌好似就应该搭在一起,毕竟十几年都是这么过来的,观念根深蒂固,一时难以改变实属正常。

    夜家,练武场。

    众人基本上全部到齐,秦岚说完话后轻歌和夜雪纷纷掠上了石台,夜无痕坐在原先轻歌坐着的位置上,充斥着冷漠的眼瞳之中倒映出石台的暗红色彩。

    “上官,你觉得谁会赢?”夜青天问。

    “夜雪。”上官麟回答的斩钉截铁,“夜雪先天六重是同辈中的翘楚,不过轻歌能有这样的成绩已经不错了,是不是第一又有什么意思?”

    “也是。”夜青天捋了捋胡子,点头。

    “现在应该关心的是轻歌会不会受伤。”上官麟道:“夜雪和轻歌两个丫头积怨已久,此次战斗,夜雪应该不会轻易放过轻歌。”

    夜青天抿唇,沉默着。

    此时,北月冥突然到了墨邪跟前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不一会儿,萧水儿和云绾也走了过来。

    萧水儿捏了捏墨邪怀里的夜菁菁的脸,笑道:“好可爱的小娃娃。”

    夜菁菁脸上虽然有夜清清留下的刀疤,不过双眼尤其漆黑清澈。

    云绾在旁边坐下,端起一杯滚烫的热茶走过来,正想放在桌上,也不知有意还是无意,泼在了夜菁菁身上,登时,脖子下边红了一大片。

    夜菁菁痛的脸皱在一起,萧水儿立即从墨邪怀里抱过夜菁菁,瞪了眼云绾,“你怎么这么不小心。”

    云绾愣了一下,道:“茶是新煮好的,烫得很,雪儿房里有伤药,带她过去上药。”

    萧水儿点了点头,与云绾抱着夜菁菁朝夜雪的住所走去。

    墨邪皱了皱眉头,“慢着。”轻歌交代他一定要保护好夜菁菁……

    萧如风笑了笑,道:“水儿一向喜欢小娃娃,有她在,菁菁不会有事的,让她们两个姑娘家带去上药也好。”说着,萧如风看着萧水儿,道:“快去快回。”

    萧水儿望着自家兄长,紧抿着唇,眸光闪烁不定。

    像是下了决心一般,与云绾对视一眼,带着夜菁菁离开……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