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176章 累了吗?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丫头,用你的精神之火,否则她的眼睛就要废了。”姬月的声音在轻歌脑海中响起。

    闻言,轻歌心神微动,体内的精神之火化为一道光芒掠进夜萱的眉心,止住了夜萱的痛苦,她将沾染鲜血的双手移开,睁开紧闭着的眼,双眼之中还在不断的流着鲜血,流了一脸,怵目惊心。

    夜离姿瞪大眼望着周身散发着肃杀之气的夜萱,夜萱如豺狼虎豹般扑在了夜离姿身上,将其扑倒在地。

    “夜萱你要干嘛?”

    夜萱紧攥着夜离姿的脖子,夜离姿几近窒息,她瞪大眼睛望着满脸鲜血双眼猩红的夜萱心里尽是惶恐,夜萱不说话,另一只手拿起旁侧地上的短刀,刀刃上的寒光闪了夜离姿的眼,夜离姿打了个冷战,内心深处被恐慌包围,脱口而出:“住手,快住手,我输了,我认输。”

    族比的规矩,一方若是认输,另一方绝对不能动手。

    可夜萱好似没有听到般,将手中的短刀狠狠的插进了夜离姿的手臂之中,她嗜血残忍的笑,突然低下头朝夜离姿的肩膀咬去,血液从贝齿中蔓延出来,湿透夜离姿的衣衫。

    “啊……”

    凄惨尖锐的声音犹若利刃般,打破了寂静。

    夜雪拍桌而起,怒道:“放肆,夜萱,夜家族比岂是你厮杀之地?”

    “夜雪,这夜家何时轮到你来主宰?”轻歌同样拍桌而起,手下的桌子成了碎片飞扬,大风起兮,她回头冷笑,“胜败乃兵家常事,会输,只能说她实力不济。”

    夜雪沉着一张脸,“夜离姿已经认输,夜萱这般放肆岂不是破坏了规矩?夜轻歌,大长老虽然宠你,可你也不要太无法无天了,夜家可不是你一个人的夜家。”

    “规矩?”轻歌大笑,“规矩是活的还是人是活的?无法无天?你觉得是谁在无法无天?我北月泱泱大国是礼仪之邦,以礼数闻名四星,我是你嫡姐,你却直呼我名字,是为不仁;你身为小王爷的未婚妻北月未来的王妃,身上系着的可是皇家颜面,可你一举一动都有失皇家颜面此为不尊。”

    轻歌的视线落在北月冥身上,嘲讽道:“王爷真是有个不尊不仁的好王妃。”

    少女脊背挺直,身姿绰约,说的头头是道,听得人一愣一愣的。

    几言几语就给夜雪安了个不尊不仁的大帽子。

    夜雪脸色一阵黑一阵白的,北月冥看起来心情似乎也不是很好,他看了眼夜雪,低声道:“雪儿,不得胡闹。”

    夜雪不可置信,“我胡闹?”

    北月冥皱了皱眉,“你再胡闹下去,父皇若是知道了,王妃的位置恐怕就轮不到你来坐了。”

    一字一句,都好似尖锐的细针般扎在夜雪身上,千疮百孔,血流成河,悲戚可叹。

    看啊,这就是让她不顾一切的男人,如今却为了另一个女人来跟她说王妃的位置还轮不到你。

    哈……

    夜雪自嘲的笑了笑,袖子下的双手紧攥着,她无力的坐在椅子上,突地抬眸看向轻歌。

    如果没有夜轻歌,她就不会有此羞辱!

    是的,如果没有夜轻歌,她还会是夜家的骄傲,还会是北月最光彩夺目的天才!

    轻歌是佣兵出身,对杀气的感知尤其敏锐,虽然她早便知道夜雪对她起了杀心,但从未有哪一次像今天这样浓烈,似要滔天。

    石台上,夜萱捂着肩口的伤站了起来,摇摇晃晃的走至石台边沿,她似要走下石台,却从石台上滚了下去摔在地上,脑袋撞在了桌角,她扶着桌角困难的站了起来,满脸的血异常骇人,她却眯起眼睛笑,“我认输。”

    她不在乎输赢,哪怕输了比赛她也要从夜离姿身上咬下一块肉。

    这就是她。

    这就是夜萱。

    “让你失望了。”

    她趔趄得走至轻歌面前,低着头,像是个做错事的小孩子,满脸的血却是让轻歌心疼了起来。

    夜萱知道,适才若非轻歌及时出手,她的眼睛怕是要废了。

    她手段虽然狠辣,出手也毫不留情,可她从来没有使过下三滥的手段,赢就是赢,输就是输。

    轻歌起身,伸出手抚了抚夜萱的脸,手上沾满了夜萱的血。

    “累了吗?”轻歌问道。

    夜萱紧抿着唇,低头不说话。

    “累了就回去好好休息。”轻歌看向站在一侧的银澜,道:“去抬一张骄撵过来送夜萱小姐回去。”

    骄撵!

    秦岚皱眉,“嫡系一脉才有资格坐骄撵,夜轻歌,你……”

    轻歌斜睨秦岚:“夫人这是看不起旁系的人?”

    秦岚眼皮蓦地一跳,轻歌此话一出口,就意味着她得罪了所有旁系的人,旁系虽然不属本家,可四星地域辽阔,若是得罪了旁系一脉,她这家主夫人可就不好当了。

    半晌,离开的银澜便回来了,身后跟着两名小厮,小厮将木制的骄子在夜萱旁边放下,夜萱犹豫的看向轻歌,轻歌朝其微笑。

    咽了咽口水,夜萱抬起脚走进骄子里坐下,两名小厮抬着骄子离去。

    秦岚内心有怒气无处可泄,看着坐着骄撵走的夜萱只得作罢,轻歌都已经把话牵扯到了旁系一脉上,旁系一脉的人内心本就脆弱,若她再追究此事,吃亏的只会是她。

    夜萱离开后,阿努便让人将夜离姿抬进医馆,夜离姿身上的伤也很重。

    这次族比的最后一战是聂旭对另外一名尖嘴猴腮的男子,半柱香的时间不到,聂旭就赢了,两方也都相安无事,没有过于血腥的场面。

    族比完全结束时候天已经黑了,练武场的石柱上挂着夜明珠,将练武场照的亮如白昼。

    一日的时间,众人惆怅的很,面对红光满面的夜青天,也不知道该不该说恭喜。

    谁都知道,一山不容二虎,夜家,要么有夜轻歌,要么有夜雪。

    “小歌儿,扶爷爷去风月阁坐坐。”夜青天抬起一只手,特别傲娇的说:“这人老了,腿脚都不利索了咯。”

    墨云天嘴角抽了抽,萧苍翻了翻白眼,“云天,你看他这得瑟的样子,真想揍他一顿!”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