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165章 沉浮涌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十二月的寒梅,冷冬的大雪,城郊外的桃花枯萎,枝桠被白雪覆盖,昔日华丽奢侈金碧辉煌的宫城,如今银白一片,无尽的肮脏和污秽藏在不为人知的炼狱。

    暗红若梅的石台上,轻歌一把抓住夜萱的头发将其提了起来拖至石台中央,站在石台上,面对北月的众多权贵王孙,淡然自若,“这一战,夜萱胜。”

    “想吃人,就去吃人的地方。”

    轻歌把夜萱丢在地上,缓慢走下石台,看了眼银澜,道:“处理好夜武的伤口,送回杨城。”

    银澜领命。

    知道轻歌在夜青天旁边坐下,秦岚才黑着一张脸走上石台说一些结束的话,她一面说着,一面看向与萧苍等人谈笑风生的轻歌,胸腔里燃烧起了熊熊怒火。

    宣布战斗结果的事本该是她做的,夜轻歌竟然喧宾夺主,这可是"chi luo"裸的打她的脸。

    战斗结束后,众人纷纷离去。

    恭贺的恭贺,黯然神伤的也失望离开。

    所谓族比,只是淘汰族中弱者挑选最强而已,不过如是。

    街道上的积雪尚未融化,便有新雪覆了上去,古朴暗沉的马车朝皇城轱辘的行去,马车里边,北凰与北岭海相对而坐,没有一丝寒风渗透进来。

    “皇兄,你认为夜轻歌今日的表现如何?”北凰闭目养神,抬了抬眼,道。

    北岭海犹豫了会,似是在酝酿措辞,许久,才道:“惊为天人。”

    他虽然早就得知消息夜轻歌便是无名,不是什么的废物,可再怎么听说也不比亲眼看见来得震撼,那种震撼冲击眼球,直指心魂。

    “说说看。”北凰端坐着,天子之风尽显无疑。

    “灵气精纯,丹田比起一般人的要强悍许多,否则提炼不出这么精纯的灵气。”

    北岭海娓娓道来,“手段虽然狠毒,不过干脆果断,非一般女流之辈能做到的,斩草除根最要不得的就是心软,心软之人难成大器;之后驯服夜萱,以暴制暴,有大将风范,难能可贵。”

    “不错。”

    北凰点了点头,他紧了紧身上的虎皮披风,马车摇摇晃晃,他却魏然如泰山,“不过有一点你没有提到。”

    “还有一点?”北岭海皱眉,仔细想了想还是不知北凰说的是哪一点。

    北凰道:“旁系人多不胜数,哪怕手中有名单,想要全部记住都很困难,可她只听名字一瞬之间便知道了对方是杨城人,可见她对这份名单很熟悉,说不定她记住的不止这么点呢。”

    “知己知彼。”

    北岭海讶然,“心思残忍却又有一颗七窍玲珑心。”

    北凰抿唇笑,“刚柔并济,才能笑看天下。”

    马车停了下来,车外的小厮站在马车边毕恭毕敬的道:“太子、七皇子,皇宫到了。”

    “走,去见见父皇吧,想必他也想知道今日夜家族比的精彩之处。”北凰道。

    北岭海上前掀开帘子,北凰身姿优雅的走了下去,北岭海紧跟其后。

    站在皇宫门前,宫闱深深,残阳如血,黑色大氅盖在北凰身上,北凰忽的回头朝无人的身后看去,漆黑深邃的眼瞳逐渐起了波澜,潋滟一冬。

    北方有佳人,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

    *

    夜家。

    众人离去后,秦岚留下来收回残局和准备明日需要的东西,还有剩余的对战名单,族比是夜家的大事,不能大意。

    “夫人脸色不好,可是病了?”

    清越的声音忽的响起,秦岚蓦地回头看去,夜无痕靠在一棵树上,朝其眯起眼睛笑,有几分惬意。

    “夜无痕?”秦岚冷笑,“你就只会说些风凉话?”

    “我再怎么说也是夜家的少主,怎么可能只说风凉话。”夜无痕朝前走去,他目光犀利如剑朝两侧丫鬟奴才们冷扫过去,顿时,适才还在打扫的奴才们,竟是乖乖退了出去,秦岚紧皱着眉头望着逐步朝自己走来的夜无痕。

    夜无痕在秦岚一步之遥的地方停下,声线低沉沙哑,“夫人,这些年你们对夜轻歌可一点儿都不好,若是她强大起来了,你猜她会干嘛,要你是她你会干嘛……”

    秦岚瞳孔微微紧缩,若她是夜轻歌,她会把当初欺辱她的人全部连根拔起,绝不留情。

    夜无痕见秦岚脸色浮现愤怒的表情,勾唇一笑,转身离开,步伐看似平稳,只是顷刻之间便不见了人影。

    空荡荡的练武场,无数席位都未曾坐人,石台上似乎还有鲜血的味道,秦岚放在椅背上的手紧抓着椅背一角,椅背出现了如蜘蛛丝般的裂缝,以秦岚的手为中心朝四周无规则的扩散,“嘭”的一声,椅子化为一堆木屑。

    “夜轻歌,这夜家,还容不得你来放肆!”

    一字一字,好似在咽喉最深处徘徊了无数遍才释放出来。

    暗处,紫色袍摆的一角犹似曼陀罗盛放,夜无痕半边脸埋在阴影之中,半边脸被残阳的光火照得生辉,他望着秦岚的身影,唇角噙着一抹凉薄的笑。

    既然出手,他就不会收手。

    末日,降临。

    “夜羽,你知道吗,从母亲死的那一刻开始,我就不是人了。”夜无痕自嘲道:“我是个魔鬼,狼心狗肺的刽子手。”

    夜无痕身后,夜羽负手而立,轻装干练,红杉罩身,她望着面前男子的身影,苦涩的笑着。

    风月阁。

    梁浮入军,殷凉刹也没有呆在夜家的理由了,便在今日族比结束之后离开夜家。

    轻歌与夜倾城才刚走近风月阁,便看见了站在风月阁门口的夜晴染和夜萱二人,待轻歌二人走得近了些,夜晴染复杂的看了眼轻歌身后抱琴的夜倾城,眸光微闪,忽然曲起双腿猛地跪在了轻歌面前。

    轻歌沉默不语,冷冷的望着跪在脚边的少女。

    “三小姐,晴染愿意跟着三小姐,誓死追随。”夜晴染道。

    “理由。”言简意赅的两个字。

    “活下去。”夜晴染抬头,眼眸里装着的全是燃烧的希望和甘愿为之而死的意志。

    只要能活下去,哪怕不择手段,哪怕不人不鬼。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