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164章 以暴制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夜柔即将窒息,渐入死亡,魂魄好似要与躯体脱离。

    石台后的屋子,夜雪等人闻声而出,一抬头便看见青阳下,少女将手中的人高高举起,朝兵器台狠狠扔过去,万箭穿心不过如是!

    夜雪呼吸一滞,喝道:“住手!”

    兵器台上的各种兵器都异常锋锐,夜柔若是砸在上面,身体只怕会被刀枪剑戟贯穿。

    轻歌不为所动,将手里的夜柔丢向兵器台。

    兵器台被砸出了一个巨大的窟窿,鲜血四溅如一场血雾,伴随着纷纷大雪倒是有些凄艳之美,夜柔瞪大眼睛,眼球爬上血丝,刀剑贯穿其身体将其禁锢在兵器台上,她垂死挣扎,无力的动了动四肢,最终倒在兵器台上,没了呼吸也没了生气。

    万籁俱静,风过无声。

    石台下的练武场,是一众惊愕的目光和大片吸冷气的声音,兵器台上血溅三尺触目惊心,许多人似是想起了及笄礼的那晚,少女亦是如此,嗜血冷酷夺了夜水琴的性命,说杀人便杀人,手段残忍,雷厉风行。

    空气中,弥漫着新鲜血液的味道,让人起了鸡皮疙瘩。

    轻歌从石台上走下,目光平淡如水,步伐沉稳不慢,她抬头看着飞雪掠过的日光,苍穹寰宇万象万物都在其眼中盛放倒映。

    从今往后,她的精彩,才刚刚开始。

    放逐之路,鲜血浇灌,她将永不止步。

    “秦夫人,还愣着干嘛。”上官麟扫了眼愣住的秦岚。

    秦岚望着兵器台上瞪大眼身体冰冷的夜柔,旋即跃上石台,道:“第一战胜利者,夜轻歌。”

    寂静过后,还是寂静。

    没有欢呼,没有掌声。

    银澜派人搬了张椅子过来,在夜青天和北凰的身边,北凰端起一杯茶,朗声道:“本宫以茶代酒,恭贺三小姐旗开得胜。”言罢,先干为敬。

    轻歌作了作揖,笑道:“太子过奖了。”

    “轻歌,好你个臭丫头,居然还会韬光养晦。”墨云天突地朝轻歌脑袋上一巴掌拍过去。

    轻歌额上落下一排黑线,嘴角抽搐了几下,这墨云天的行事作风,简直和他家崽子如出一辙。

    “同样是先天三重,局面却是压倒性的。”萧苍捋了捋胡子,道:“轻歌丫头实力深不可测,哪怕遇上先天四重兴许都能险胜,先天五重能战上一战。”

    “越级战斗?”墨云天讶然,挑了挑有些白花花的眉毛。

    修炼一途,讲究个稳扎稳打。

    越级战斗便是低等级与高等级之间的战斗,严格来说,同等级之间的人实力相等,等级越高,实力越高,等级低的能战胜等级高的人不多,相当于凤毛麟角般的存在,特别稀罕。

    萧苍点头,而后看向夜青天,“老头子,你家惊风真是生了个不错的女儿。”

    夜青天随意的摆了摆手,满不在乎,一副“这很正常”的样子,只是他挺直了身板,整了整衣襟,装腔作势的咳嗽了几声,满面的红光怎么也掩藏不住,颇有一番欠揍的模样。

    萧苍无奈的笑了笑,太息了几声,甚是欣慰。

    他们几个兄弟都知道夜正熊非夜青天亲生儿子,也都知道夜惊风当初的死与夜正熊脱不了干洗,这些年,夜青天的愁苦他们都看在眼里,却也只能看着,有时看着夜轻歌追着北月冥满大街的跑被全城的人笑话也只能怒其不争恨其不幸,如今时过境迁,当初躲在夜青天背后软软弱弱的小女娃,现在却也落落大方亭亭玉立了。

    不久后,在秦岚宣布下一场战斗的时候,阿努带着人把夜柔的尸体搬运走了。

    夜柔毕竟不是本家的人,尸体还得运回去处置。

    “加州那些人,可不好对付。”上官麟看着夜柔的尸体被带走,道。

    夜青天沉声道:“若非轻歌反败为胜暴露实力,现在躺在那里的尸体就是轻歌的。”说话时,老人的眼里有雷霆乍现,风云四起。

    他自知自己余生已没多少年,只好在当下倾尽一切去守护这个唯一的孙女。

    儿子已经没了,儿媳也走了。

    他只有这个孙女了。

    之后的几场对战,夜晴染、夜离姿都顺利进入下一战,也就是明天,而夜雪、夜羽以及夜无痕等人则是在三天后的战斗出手。

    与夜雪等人对战的,将会是外家子弟中最强的几人。

    至于轻歌,她之前隐藏实力,为了不引人口舌,只得与外家子弟一样从第一天开始战斗。

    “不过是个先天三重,看看你的脸,都白成什么样子了。”魔琼看着从石台上走下的秦岚,不屑一笑,道。

    魔琼说话并未刻意遮掩,练武场上的众人都听得一清二楚,自然,轻歌也听见了。

    夜青天勃然大怒,轻歌却是挽住了他的手臂,夜青天回头看向轻歌,轻歌浅浅一笑,轻描淡写道:“打狗还要看主人不是?毕竟是落花城的人。”

    “噗……”

    墨邪刚喝完一口茶,听见轻歌的话立即喷了出来,不由哈哈大笑。

    这话,绝了。

    夜青天哭笑不得的望着自家孙女腹黑狡黠的样子。

    言语间,石台之上却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像是无端被掀起的血雨腥风,骇人恶心。

    天色渐晚,这算是今日的最后一场战斗。

    夜萱对战杨城夜武。

    夜萱咄咄相逼,双手沾染鲜血,将那夜武逼入绝境不说,还硬生生的扳断了夜武的一条臂膀,夜武跪地求饶,夜萱完全不理会,如一个杀人的恶魔,眼里只看得见鲜血,堪堪低下头,竟是在夜武的肩上咬下了一块血肉吐在地上。

    “啊。”

    夜武沙哑的尖叫声如击其的缶沉沉的撞击的众人的心上,夜青天瞳色阴沉、浑浊,他与上官麟对视一眼,而后转头看向坐在旁侧怡然自得优哉游哉的喝着茶的少女,低声道:“轻歌,你是夜家的三小姐,这件事让你去处理。”

    轻歌讶然,挑眉,抬眸看向石台上弑杀成性的夜萱。

    “知道了。”

    语毕,少女在秦岚要动身之前蓦地站起,身轻如燕跃上石台,在夜萱还想咬夜武的时候蓦地伸出手一把抓住少女的头发。

    以暴!制暴!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