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1598章 火灵珠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阎小五见乾坤殿内的灵气越来越少,不由急了,连忙闭上双眼,沉心修炼。

    然而,阎小五才吸入一点儿灵气,便发现那些被提炼过的精纯灵气,全都没了。

    轻歌修炼完毕,已经到了四剑灵师的瓶颈,就像是一张纸隔着,只要撕破这张纸,就能突破,来乾坤碑内还是有很多好处的。

    轻歌心满意足。

    她打开双眼,薄唇微张,吐出一口浊气。

    轻歌扭头看向阎小五,“修炼的怎么样了?”

    阎小五:“……”她迟早要被夜轻歌气死。

    轻歌起身,走至乾坤殿中央,她看着凤座上的白骨架子,目光微闪。

    这骨架偏小,姿态妖娆,若她所料不错的话,这应该是个女人。

    轻歌很好奇,究竟是怎样的人,建造出了乾坤殿。

    九九八十一宫,纵横交错,华丽恢弘,就算过去了这么多年,宫殿之中,连一粒灰尘都没有,清新干净。

    轻歌跨过玉阶,走至凤座前,她伸出手碰触骨架,那一瞬间,轻歌脑海里闪过诸多画面。

    远古时期,无数年前,凤栖尊后在乾坤殿内运筹帷幄,决胜千里,一直陪伴在凤栖尊后身旁的是轮回大师和邪情领主,还有雪女。

    远古两大奇女子,分别是凤栖尊后与雪女。

    轻歌心脏里的雪灵珠似乎有某种触动,一股风凭空生起,骨架散落,堆在地上。

    一簇火焰在骨架上燃烧,化作一个巴掌般大小的宝石,红光闪耀炫目,夺人眼球。

    温度骤然间上升,像是有岩浆在弥漫。

    火灵珠!

    轻歌双眼一亮。

    “凤栖尊后的魔兽是凤和凰,火灵珠乃是凰的心脏,丫头,你赚大了。”魇激动的道:“这副骨架,果然是凤栖尊后的。”

    轻歌看着火灵珠,身体微颤,情绪与魇一样,非常的激动。

    轻歌紧咬着下嘴唇,眼眶湿润了几分。

    火灵珠是稀世之宝,价值连城,炼化火灵珠,便能驾驭火灵珠内的力量。

    轻歌看到火灵珠的一刹那,想到了东陵鳕。

    东陵鳕身体那么差,是寒冰化身,而这一切,皆是因为她。

    若东陵鳕有火灵珠,他如冰雪般的身体就能与人接触了。

    轻歌从未像现在这样兴奋过——

    她伸出双手,掌心朝着悬浮在半空的火灵珠,一丝丝雪灵珠能量与五行之水氤氲在火灵珠的周围,包裹着火灵珠,而后将火灵珠放在虚无之境中。

    她恨不得现在立即出现在东陵国,把火灵珠交给东陵鳕。

    “你想给东陵鳕?”魇察觉到了轻歌的意图,“这么好的东西,你若炼化,实力必然大涨,给东陵鳕,发挥不了火灵珠的价值。”

    “不,在东陵鳕的身上,才是它的价值。”轻歌道。

    实力这种事,她可以努力修炼。

    但能遏制住东陵鳕寒冰之气的宝物,可就没有几个了。

    这一生,她亏欠东陵鳕太多,无以回报。

    不论是人情,还是感情,她注定只能亏欠。

    若能弥补,她必然穷其一生。

    轻歌收好火灵珠,走下阶梯。

    火灵珠本是凰的心脏,却在凤栖尊后的骨架之中,这是为何?

    轻歌不解。

    突地,一道愤怒嘶鸣声响起。

    这座华丽宫殿,轰然坍塌,一切奢侈皆成泡影。

    阎小五从寝宫内跑出,仰起头,瞪大眼。

    宫殿坍塌过后,她们站在一堆废墟之中,破碎的乾坤殿,成了无尽的黑暗空间,遥远的南方,一双巨大的羽翼燃烧着熊熊烈火,从暗黑中破空出现。

    鸟儿嘶鸣的声音,尖锐刺耳。

    猩红的羽翼上燃烧着火焰——

    那鸟儿抬起了头颅,血红的眼恶狠狠瞪着轻歌二人。

    “这是凤,火灵珠是凰的心脏,你把凰的心脏取走,它饶不了你,凤之所以现在出现,看来,这么多年它一直被封印在乾坤殿内,火灵珠是解除封印至关重要的一步。”魇说。

    远古时期的凤,作战能力不容小觑。

    尤其是它被封印了这么久,就就像是饥渴难耐的囚徒碰到"chi luo"少女。

    更别说轻歌把凰的心脏拿走了,凤誓不罢休。

    轻歌皱眉,若在平时,为求保命,她绝对会把火灵珠给凤。

    可现在不同的是,她决心如石,火灵珠千载难逢,她绝不会拱手让出。

    有了火灵珠,东陵鳕的下半生,就不会那么难熬了。

    虚无之境里的火灵珠似是察觉到凤的气息,竟是跳动了几下,想要朝凤靠近。

    凤凰乃万鸟之王,火灵珠出现在虚无之境,强大的兽之气息立马蔓延出来。

    火灵珠放置在沼泽兽的旁侧,沼泽兽呼呼大睡,正香甜着,被火灵珠的跳动给吵醒。

    沼泽兽一爪子朝火灵珠拍过去,兽语怒言:“动什么动,老老实实的呆着,你们飞行魔兽会飞了不起啊?给我一双翅膀,我也会飞,还瞧不起我们陆地的,也不看看自己啥样,我早就看你们不爽了。”

    沼泽兽逞起威风来,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似是打上瘾了,沼泽兽卯足劲,又是几爪子拍了下去,跟打皮球一样。

    火灵珠在地上撞击弹跳了几下,突地,一簇火焰燃烧在火灵珠周围,一双羽翼伸展出来,逐渐变大。

    火灵珠幻化成一只火鸟儿,足足有两人的体积大,对于凤凰来说,这还是迷你大小。

    凰周身烈烈火焰,古老强大的气息扩散开来,它浮于空中,居高临下,冷冷的看着沼泽兽,尖锐的嘴儿一张,一闭,漠然出声:“听说,你看我不爽?”

    沼泽兽一个激灵,像一条死鱼般趴在地上,瑟瑟发抖。

    杀戮血狼与绛雷蛇都鄙夷的望着沼泽兽,瞧这没出息的样,说出去简直丢它们魔兽的脸。

    凰看向绛雷蛇,绛雷蛇一愣,而后连忙低下脑袋。

    惹不起惹不起——

    杀戮血狼化作人形,臀部翘起一条猩红色的大尾巴。

    “人类,把本座放出去。”凰道。

    轻歌仰头看着凤,听到凰的话,皱了皱眉。

    凤的羽翼,遮天蔽日,一簇簇天火如散花般落下。

    “凰死后,会变作火灵珠,火灵珠历经时间洗礼,能够涅槃重生。”魇道。

    凰已涅槃重生,便不是火灵珠了,也不能给东陵鳕。

    轻歌满目失望之色。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