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1597章 你的丹田是什么做的?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阎家练武场,轰然间一声巨响,气势磅礴,如山崩裂,众人的耳膜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冲击。

    练武场成百上千的人,全都睁大眼睛看着乾坤碑。

    乾坤碑剧烈摇晃,碑身震颤不已,裂开了许多缝,刺眼的紫光从裂缝当中迸出,闪耀在整个练武场上。

    两道身影从天而降,摔落在地上。

    是阎时秉二人!

    祖爷猛地站起,眉头紧紧皱着,“乾坤碑裂,上君之怒。”

    “乾坤碑裂了?”永夜生讶然的问。

    祖爷拄着拐杖走至阎时秉二人面前,问:“轻歌与小五呢?”

    “还在乾坤碑内。”阎时秉摔下来时,脸着地,脸颊摩擦掉了皮,血液渗透出,他趴着站起,说。

    阎烟也受了些皮外伤,只觉得这太倒霉了,才进去,修炼宫的门都没看到,就被踹出来了?

    “乾坤碑一旦裂了,不允许出现任何人类的气息,轻歌她们怎么还没出来……”祖爷若有所思。

    她仰起头,看向乾坤碑。

    乾坤碑渐渐停止颤动。

    “祖爷,轻歌跟小五会死吗?”阎烟问。

    “她们若能在修炼宫毁灭之前逃出乾坤碑,就能活下来。”

    祖爷说话时,乾坤碑碑身上的裂缝逐渐收缩。

    此时,站在练武场外围的墨邪冲了过来,问:“祖爷,我能否进乾坤碑?”

    “不行,太危险了。”祖爷皱眉。

    “我能把轻歌救回。”墨邪执拗。

    不论是从前,还是现在,他都不愿看到轻歌深陷危险。

    祖爷回头看了眼永夜生,皱皱眉,道:“这样,我先派影卫进去搜寻。两个时辰后,轻歌若没出来,你便进去?并且要听我的吩咐,我让你出来,就必须出来。”

    墨邪犹豫一瞬,点头。

    祖爷抓着金蟾拐杖的手用了用力,指节发白。

    一般来说,这种情况很少见。

    乾坤碑上裂缝的消失,意味着乾坤碑关闭,乾坤碑内风暴横冲,夜轻歌想要活下来,特别的难。

    祖爷焦灼等待着。

    阎厚勇、阎世城二人心里窃喜,阎世城唯独遗憾的是,阎时秉没进入修炼宫获得灵气,阎烟还活着。

    阎烟是阎厚勇最宠爱的女儿,炼器天赋极好,还是鬼眼大师的徒弟,也算是阎世城的一个眼中钉。

    边侧,燕小七坐在燕复平怀里,愣了愣,忽然哇的一声大哭,嘴里还有一块桂花酥。

    燕复平急忙安慰燕小七,燕小七这一嗓子,眼泪簌簌而落,燕复平那叫个心疼。

    “爹,娘亲是要死了吗?”燕小七抽了抽发红的鼻子。

    燕复平手掌轻拍了下燕小七,“胡说什么,别诅咒你娘,你娘那孩子吉人自有天相,不会有事的。”

    虽说如此,但燕复平心知肚明,夜轻歌这一次怕是凶多吉少了。

    “真的吗?”燕小七眼眶红红。

    “不会有事的。”

    “好。”

    燕小七破涕为笑,又往嘴里塞了一块糕点。

    角落里,兰无心与极北女王见此,懊恼不已。

    兰无心不悦的道:“夜轻歌可不能就这么死了,太便宜她了,蓝儿的药引,只有夜轻歌的心脏符合,她怎么能死?”

    兰无心攥紧双手,眼中流动着肃杀嗜血之意。

    此时,轻歌意识模糊,混混沌沌,陷入一片荒芜的黑暗之中。

    寒风刺骨,她头疼欲裂。

    猛然间,她打开了双眼,转头看向四周,一座华美奢侈的宫殿,地面皆是翡玉铺成,龙凤之柱是两人合抱的大小,一张鎏金屏风,屏风上用金丝银线绣着美人沐浴图,屏风之后,是一张贵妃醉酒榻,榻子乃半月形,铺着一条虎皮绒毯。

    轻歌站起来,看向正前方,三阶玉梯往上,九龙凤座,琴瑟和鸣。

    凤座上边,是一具骷髅架子。

    骷髅森白,手肘撑在椅上,右手握拳,下巴抵在拳上,像是在深思。

    这人,是谁。

    轻歌看着骷髅架子,暗暗思索。

    轻歌转头,看向大门处,悬浮着三个猩红大字。

    乾坤殿。

    传说中神秘而强大的存在,八十一宫的主殿。

    乾坤碑内的八十一宫,全都是为凤栖尊后建造,其中,乾坤殿乃是她的寝宫。

    这骷髅骨架,莫非是凤栖尊后的?

    可历史记载,凤栖尊后,死无葬身,骨头被都挫骨扬灰了。

    轻歌走进乾坤殿内,推开小殿的一扇门,进入卧房。

    床底下突地出现异动,响起两道极为古怪的声音。

    轻歌戒备起来,身体紧绷出一根线,面对未知的危险,她全身防备。

    床下突地伸出一只手,爬出一个人。

    她抬起头,见轻歌愣在那里,疼的扯了扯嘴,连忙喊道:“还站着干嘛,还不快拉我出来。”

    阎小五!

    轻歌走至床前,把床底的阎小五拉起。

    “他大舅的,不过是想睡一觉,差点睡到了鬼门关,轻歌,这是哪里?”阎小五揉揉酸疼的屁股,问。

    “乾坤殿。”轻歌漫不经心的回答,眼神看向四周。

    “乾坤殿?”阎小五惊讶,“那个极为神秘的乾坤殿?”

    “嗯。”轻歌淡淡应了一声。

    乾坤殿内的灵气,精纯度起码是外面的十倍,像是被提炼过的。

    然而,提炼灵气谈何容易,就算能够提炼,提炼出来的灵气,少之又少,如凤毛麟角般珍惜,可在乾坤殿内,长空里全都流动着提炼过后的灵气。

    阎小五闭上眼,呼吸一口,“这里的灵气都是香的,果然是个修炼的好地方。”

    说罢,阎小五盘腿坐下来。

    这里的灵气,绝对能够助她突破四剑。

    轻歌眉头一挑,片刻后也盘腿坐下,潜心修炼。

    天地间提炼过后的精纯灵气,全都朝轻歌、阎小五二人的丹田汇聚而去。

    阎小五突地察觉到不对劲的地方,蓦地打开双眼看向轻歌,轻歌的丹田好似是个的无底洞,便见所有灵气,全都进了她的身体。

    无数精纯灵气此刻正以一种可怕的速度流逝。

    阎小五瞪大眼,怒了,“夜轻歌,你也太不够意思了?好东西是要一起分享的,你不能独吞。”

    阎小五表示很委屈。

    这灵气她才吸入一点,夜轻歌就快一扫而空了。

    她的丹田是什么做的?

    金子吗?

    轻歌不为所动,继续收纳灵气。

    乾坤殿的所有灵气,犹如一阵风,以惊人的速度钻入轻歌的丹田。

    阎小五看的那叫个眼红……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