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1596章 碑内意外!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阎世城很喜欢这个女人,变态的喜欢。

    女人对他恨之入骨,她曾经的幸福,被阎世城毁灭。

    阎世城把她女儿关在密室,由此来威胁她,若她敢自杀,阎世城会把她女儿折磨的生不如死。

    女人陪了阎时秉五年,从出生开始,这五年里,女人对阎时秉拳打脚踢。

    阎时秉一直不懂,直到他五岁那年,母亲得知那个被关在密室里的女儿早已死亡,也轻生了,女人的婢女在临死之前告诉阎时秉所有秘密。

    这些,阎世城不知道。

    “我很恨我娘。”阎时秉说,“可我更恨阎世城,他杀了我父亲,又逼死我娘,我现在还要认贼作父,真是可笑。”

    阎世城对他不好,只是利用他来争夺影卫和阎家家主之位,再者,是为了杜绝他不能生育的丑闻外传。

    阎时秉天赋极差,阎世城逼着他修炼,甚至在八岁那年偷听到阎世城说,他若再不突破,就杀了他,另找其他儿子。

    这么多年,阎时秉都在战战兢兢之中度过。

    阎世城咳嗽一声,他都诚惶诚恐,生怕性命会被阎世城夺了。

    轻歌仰头看着天顶,天顶为玄白色,她勾起唇角,微微一笑,转头看向阎时秉,“你不想杀我,对不对?”

    “果真聪明。”阎时秉道:“昨晚父亲与我说,务必要利用乾坤碑杀了你,但你是祖爷请来的人,凤扇之主,将会是他跟阎厚勇的仇人,我怎会让你死?”

    “你想杀了阎世城?”轻歌问。

    阎时秉摇头,苦笑,“我只想摆脱他,他在我身上耗费太多心血,若不摆脱他,我一生都无法自由,三年前,我十七岁的时候,听他的话外出历练,对一个被狼群围剿的小姑娘一见钟情。”

    阎时秉眼中露出向往之情,“小姑娘喜欢黏着我,她身体酥酥软软的,像是抱着一块棉花,她有孕时,我带她回落花城,我怕父亲接受不了她卑微的身份,就跪在父亲面前,父亲答应了我,那个晚上,我真的特别高兴,我天真的以为我们就能修成正果了,然而,第二日早上,我的床边没有她了,但乱葬岗多了一具尸体,一尸两命。”

    那是他第一个孩子。

    “真惨。”轻歌道。

    沉默着——

    轻歌顿了顿,继而道:“想要自由,那就只有杀了阎世城。”

    只要阎世城还活着,他便没有自由。

    所谓只有,得拿命去换。

    轻歌与阎时秉对视一眼,阎时秉从衣袖里拿出一个药瓶,倒出两枚墨黑色的丹药,“离宫之门已被父亲毁坏,若不在规定之内走出这一宫,宫内会有障毒,这是障毒的解药。”

    障毒乃四星大陆十大奇毒之一,若无解药,必死无疑。

    “阎厚勇必然也准备了解药,阎烟那边,也不用担心。”阎时秉道。

    “接下来就打算在这里坐以待毙吗?”轻歌接过一枚丹药,反问。

    “门被摧毁,通往修炼宫的路就没了,我们只能在这里等到乾坤碑再次开启,四人谁也不能找到修炼宫。”阎时秉说。

    轻歌把玩着手中的丹药,掂了掂,问:“说吧,你的条件。”

    “我手中掌握着阎家护卫,以及一条晶脉,父亲很信任我,只要我知道的,就不会瞒着你,我只希望,最后,阎世城能交给我来处置。”阎时秉道。

    “如你所愿。”轻歌道。

    轻歌扭头看向不远处的阎烟与阎小五,阎烟盘腿修炼,阎小五呼呼大睡,轻歌甚至怀疑,阎小五这么懒的人,如何能修炼到三剑灵师。

    有些人,是天生的修炼者,譬如阎小五。

    她哪怕躺在那里,自有灵气吸入丹田,净化污浊之气。

    乾坤碑内,没有白天黑夜之分,亦没有明月星辰。

    轻歌摸索着乾坤碑中八十一宫的奥义,九乃一劫,九宫纵横,方为乾坤。

    乾坤碑囊括万象生灵。

    “乾坤碑,是远古时期凤栖尊后让人打造的宫殿,共有八十一宫。”精神世界里,魇如是说道:“但据我所知,乾坤碑中并未有八十一宫,凤栖尊后面临双重命格星的生死劫,无法渡劫,导致惨死。落得了个悲剧下场,这座宫殿,就不了了之了,没想到无数年后的今天,成为了乾坤碑,宫殿内大概是没人居住,荒芜了,不过,宫殿很是神奇,若有机缘,能够获得当初创造此宫之人的传承。”

    修炼一途,很多时候都讲究个机缘。

    机缘,说白了就是运气。

    有机缘的人,遍地是黄金,想要突破那都是很简单的事。

    若无机缘,只能脚踏实地,一步一步走上巅峰。

    轻歌并未放弃寻找修炼宫,她现在是三剑灵师巅峰,突破四剑的瓶颈境地,又逢多事之秋,她若能尽快突破四剑,便是多了一份底气。

    然而,第一道宫殿的门就被阎世城摧毁了。

    轻歌站定不动,眸光微微闪烁。

    “丫头,朝东南方向走百步。”魇道。

    轻歌抿着唇,走向东南方,百步左右,轻歌顿住,停下。

    “你用灵气感应下。”魇说。

    轻歌如魇所言,将丹田内的灵气灌入地下感应。

    灵气好似被一堵墙隔绝,凝滞不前,轻歌眉头一皱,精神一凝,将灵气蓄满,再度感应。

    那堵墙破碎的瞬间,一阵地动山摇,天地摇晃,轰然之声震耳欲聋。

    轻歌站不稳,险些摔倒。

    轻歌回头,眸光微微睁大。

    犹如末世来临,这座没有尽头的宫殿,天顶掉下一块块巨石,地面出现无数蜘蛛网般的裂缝,裂缝朝四面八方蔓延扩散,缝隙巨大,裂缝之下,漆黑一片,像是深渊来临,九幽地府。

    正在睡觉的阎小五被惊醒,吓了一大跳。

    一团紫光,骤然出现,笼罩着阎小五。

    阎小五意识全无。

    阎烟皱眉,懊恼不已。

    父亲跟她说过,乾坤碑内障毒太多,为此,还给了她障毒的解药。

    这种天崩地裂的情况,却是从未出现过。

    阎时秉在天地晃动之中稳住身形,急忙看向夜轻歌。

    一道紫光闪烁,将轻歌吞噬。

    阎时秉朝轻歌消失的方向狂奔而去,突然之间,一股巨大的力量,把阎时秉,阎烟丢出了乾坤碑!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