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1593章 凤扇之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祖爷、永夜生二人闲聊。

    魏府只来了魏离,魏老一直留在家中,大门不迈,二门不出。

    “魏老还是不愿出来?”祖爷问。

    魏离双手拱起,毕恭毕敬,道:“爷爷习惯独居,不问世事,闭关潜心修炼。”

    “想见他一面,还真是难。”祖爷冷嗤,“莫不是躲在屋子里做些见不得人的事。”

    魏离表情一变,低头不语。

    祖爷挑眉,转头看向燕复平。

    燕复平心情甚是复杂,阎家虽然内讧不断,但有夜轻歌和阎小五在,又有阎狱辅佐,阎家必成大器,他本以为魏老与世无争,经夜轻歌的口才得知,魏老才是野心最大的那个。

    反观他燕家,年轻一辈毫无天才,用尽大量天材地宝,一个成器的都没有,燕小七天赋不错,奈何年纪还小,而燕家又掌握着兵器铁矿,怕是会引来杀身之祸,且孤立无援。

    夜轻歌进入阎家后,便彻底断了与燕家的联系。

    燕复平不知如何走这一条路,才能保燕府太平。

    燕复平的目光落在燕小七身上,燕小七屁颠屁颠,一蹦一跳的走到轻歌面前,从腰包里拿出一颗桂花糖递给轻歌,“娘亲,可甜了,你快吃吃看。”

    燕小七腰间缠着黑龙鞭,头顶梳着两个牛角髻,额前垂下一溜碎发刘海,漆黑如墨的大眼睛眨了眨,仿佛能凝出水来,煞是可爱。

    轻歌接过桂花糖,轻咬一口,味道甜腻。

    燕小七笑着时露出一排牙齿,有几颗明显的蛀牙。

    “以后少吃。”轻歌道。

    “好。”燕小七侧着脑袋看轻歌,“娘亲真美,我爹就太丑了。”

    燕复平正喝着一口茶,险些被燕小七呛得将茶水从嘴里吐出。

    他兴许是天底下最为失败的父亲了。

    燕小七甜蜜蜜的笑着,望着轻歌的双眼仿若会发光。

    只要看到轻歌,她就一扫阴霾,心情不由自主的好起来。

    轻歌今日穿着淡紫长衫,袖口和袍摆处绣着牡丹云纹,头上白发绾了个发髻,两鬓间垂下微弯的发丝儿。

    阎小五站在身旁,燕小七嫌弃的看了眼阎小五,推着阎小五后退几步,“你这个坏女人,不要把我娘亲带坏了。”

    燕小七很讨厌阎小五,兴许是因为名字差不多。

    阎小五从不是忍让之人,哪怕面前是个小孩,她抽出挂在背上的潜龙画戟,画戟抵着燕小七白皙柔嫩的脖颈,杀意凛然,双目怒瞪,“信不信,我宰了你?”

    祖爷见此,摇摇头,阎小五戾气太重,烈性如一头猛兽,她年纪大了,无法驯服,便想让轻歌来试试。

    燕复平猛地站起,喝道:“阎小五,放开她。”

    “我杀了又如何?”阎小五还真有这个胆子和手段。

    她从不惧怕落花城内的任何势力,哪怕见到永夜生也不肯低头,生杀予夺,我行我素,她杀伐果断,任何人都阻止不了。

    阎小五手中的潜龙画戟不动,俯下身,睁大眼,凑到燕小七面前,朝着燕小七吐了口气,“我这人,最以为吃小孩了。”

    燕小七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燕小七不敢动脖子,抽泣的喊着,“娘亲,救我。”

    “把戟放下。”轻歌道。

    阎小五不愿,看着轻歌,轻歌与之对视,漆黑的眼像是两个漩涡深深吸纳着阎小五。

    阎小五抿了抿唇,闷哼一声,把潜龙画戟移掉,挂在脊背。

    阎小五双手环胸,抬起下颌,眼睛看向别处。

    燕小七扑进轻歌的怀里,鼻涕眼泪全都往轻歌身上抹。

    周遭其他人震惊的是,一向唯我独尊的阎小五,竟会听轻歌的话。

    阎厚勇见此,一改平日憨厚,眼底扫过一道狠色。

    祖爷欣慰点点头,看来,把阎小五交给夜轻歌,是个非常正确的决定。

    祖爷面带微笑。

    “祖爷心情似乎很好?”永夜生抿了口甜酒。

    “儿孙满堂,阎家才人倍出,心情怎能不好?”祖爷道。

    永夜生双眼讳莫如深。

    今日来阎府的诸多世家之中,唯独秦家没来。

    轻歌斩断秦家主的臂膀,秦家对轻歌恨之入骨。

    轻歌进了阎家,此事就不是永夜生能管的,得问她祖爷。

    “祖爷,开启乾坤碑的时间到了。”阎世城走到祖爷身旁,躬身弯腰,说。

    祖爷起身,手持金蟾拐杖,她脊背挺直,看向四周,“今日是我阎府开启乾坤碑的大好日子,诸位也都清楚,乾坤碑的开启,就意味着机缘者将会得到传承,乾坤碑内,灵气充盈,力量巨大,至于能修炼到何等境地,传承到何等力量,皆是造化,诸位便是与老身一同见证造化之人。”

    开启乾坤碑,需要影卫。

    “轻歌,去开启乾坤碑吧。”祖爷笑道。

    众人错愕不已,祖爷为何会让夜轻歌去开启乾坤碑?

    永夜生看着祖爷,眼底出现笑意。

    燕复平眯起眼,双手握成拳头。

    轻歌点头,在万众视线下将凤扇拿出。

    凤扇以玉制成,烈日当头,青阳照耀下,凤扇流转着琉璃之光。

    当凤扇出现在众人眼中的刹那,风过无声,落针可闻,天地间一片寂静,唯有吸冷气的声音此起彼伏。

    落花城内,谁都知道阎家影卫力量多么强大威猛,祖爷一手创建影卫,并找人制出独一无二的凤扇,立下规矩,凤扇持有者,乃是影卫之主。

    如今,这主宰着影卫的凤扇,竟在夜轻歌手中。

    阎家诸多人,目瞪口呆,难以置信。

    尤其是阎厚勇、阎世城二人,十年来,他们明争暗斗,纷争不断,只为了能得到凤扇,岂知为他人做嫁衣、

    二人不甘,满肚子的火气无处发泄,既然是祖爷的决定,他们还偏不能找祖爷。

    轻歌站在练武场中央,一袭紫衣,高贵雍容,端庄清雅,冷漠如寒。

    啪啦一声,她将凤扇打开,似翡翠美玉般闪耀着炫目的流光。

    “乾坤碑,开。”轻歌薄唇轻启,低声道。

    骤然间,一道道黑影游走于天地间,残影重重,数百名影卫围着轻歌来回移动,交叉而走,在练武场上画出一道阵法,阵法的中枢便是轻歌所在之位。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