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1587章 我要住最好的房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与阎小五的战斗,燃起了轻歌体内冰冷的血。

    灵魂深处的沉寂被阎小五拨动。

    她曾是佣兵王,战无不胜,攻无不克。

    轻歌脑子里一片空白,她暂时忘掉一切,在战斗中洗涮痛快。

    她与阎小五的丹田像是两个无底洞,轰炸出一道道充沛的灵气,灵气犹如涛浪狂风,碰撞在一起。

    刀光重重。

    明王刀劈下去似有一座山般沉重,潜龙画戟无孔不入,光影阵阵,寻找夜轻歌的破绽。

    只要夜轻歌一露出破绽,阎小五手中的戟就能捅破她的心脏。

    潜龙画戟刺向轻歌眉心,轻歌凝眸,身子倒转,身影消失,刹那之间出现在阎小五的身后,手中的刀砍向阎小五腰部。

    一记腰斩,毫不留情。

    拿命在搏斗。

    阎小五反应也特别的快,她挺腰朝前,身子在空中翻转了几下,后从天而降,俯冲而下,潜龙画戟再度刺向轻歌。

    周遭看客全都目瞪口呆,两人的招式都是刁钻毒辣,最让人惊奇的是,这两人释放出源源不断的灵气,甚至没有任何枯竭的意思。

    灵气不要钱么?

    众人暗自腹诽。

    灵气是支撑着战斗的来源,若没有灵气,体内的极致力量便不能彻底发挥出来。

    可不论是夜轻歌,还是阎小五,她们仿佛拥有着无数灵气,这一方天地间喷薄涌动的灵气化作四起狂风,全是来自于她们身体之中。

    明王刀,抵着潜龙画戟。

    刀与戟发出的声音,像是天雷轰隆,震耳欲聋。

    两道灵气波动猛地炸开,其势磅礴,如火山喷发,阎厚勇的院子、房屋住处,在这一刻轰然倒塌,化作齑粉。

    这一片,被夷为平地。

    未免被二人的战斗余波涉及,祖爷带着人连连后退,退避到了安全的空位上。

    祖爷仰起头看着轻歌与阎小五,点了点头,面上浮现一抹笑,眼里皆是欣慰之色。

    她阎家终于出了奇才。

    夜轻歌,阎小五,都是阎家的顶梁柱。

    祖爷冷冷的看了眼阎厚勇,“小五要杀你,老身绝不会再管,自作孽,不可活,那女人既已为你生下小五,你还要赶尽杀绝,小五说的不错,杀人偿命,你该偿命。”

    “娘……我……”

    祖爷一个眼神怒扫过去,阎厚勇的声音戛然而止,他抿了抿唇,目光闪烁着,“祖爷,阎小五就是个祸害,留着她,阎家迟早会完,她从来没把自己当成阎家人。”

    “你有把她当成都你女儿看吗?”祖爷反问,阎厚勇哑口无言。

    轻歌二人的战斗过于轰动,导致其他世家的人都来了。

    魏家魏离,燕家燕小七、燕复平,六大世家和九流世家的人全都到齐,就连城主府的墨邪都来了。

    墨邪比平日憔悴许多,格外消瘦,脸色极差,透露出病态羸弱。

    即便如此,他依旧是俊美的,奈何少了以往的恣意潇洒,多了些阴柔。

    他抬头看着轻歌,咳嗽了几声。

    想到轻歌消失的三天三夜,在无情崖为他找阴魔莲。

    两名婢女侍卫寸步不离的跟着墨邪,照看墨邪的身体,婢女背着一个药箱,墨邪随时都要吃药。

    年轻一辈中三剑灵师的战斗,他们都想看看谁能笑到最后。

    这一场战斗,延续到了傍晚都没有分出胜负,在场的人兴致一个比一个高昂。

    这么长的时间,每时每刻,两人的战斗都面临着危险,轻歌每回都是一招毙命,手中的刀灵活运用,神乎其乎,而阎小五像是一条蛇,来来去去之间擦着刀刃游走,而后化守为攻,画戟挽着起灵气之花,犹如潮水袭来,击向轻歌。

    轻歌战了个痛快,她看着朝自己心脏此来的潜龙画戟,敛起双眸。

    “该结束了。”轻歌低声轻喃,声细若蚊嘤。

    轻歌抬眸,寒芒流转。

    突然之间,轻歌将体内的灵气全都释放,狂风骤雨般出现在天地间,酝酿一场极端的风暴。

    阎小五瞳眸紧缩。

    难以置信,与她战斗了一整天的夜轻歌,丹田之内竟然还有如此之多的灵气。

    阎小五的灵气几近枯竭,战斗力愈发的差。

    轻歌骤然伸出手,一把攥住潜龙画戟,猛地用力,灵气鱼贯而出,将潜龙画戟从阎小五手中抢来。

    阎小五丹田内最后的灵气化作苍龙形态,攻向轻歌。

    轻歌丢掉潜龙画戟,一刀劈去,将灵气震碎。

    她以极快的速度掠至阎小五面前,吞噬煞气出现,吸食掉这一方天地内的所有灵气,速度惊人!

    阎小五赤手空拳与轻歌搏斗,无论什么战斗,她都不是输的那一个。

    这是阎小五的坚决。

    阎小五用巧力,双掌震飞明王刀。

    没了兵器,两人肉搏。

    拳掌相碰之间,灵气似风霜雨雪。

    阎小五运足灵气一拳砸向轻歌小腹,轻歌闪身至偏侧,一把扣住阎小五的脖颈,吞噬煞气涌出,精神力控制住阎小五,无形冰封水冻结住阎小五的灵气。

    轻歌站在高墙之上,手里提着阎小五。

    阎小五想要挣扎都使不出力,她睁大眼惊骇的看着轻歌。

    她与轻歌战斗了一天,导致她衍生出一种错觉,她能战胜夜轻歌。

    直到这一刻,她幡然醒悟。

    轻歌还有底牌,而她全力以赴,已经是强弩之末。

    她丹田内的灵气枯竭,已经没有了战斗之本。

    轻歌攥着阎小五脖颈把阎小五摔至地上,封住阎小五灵气的冰层破裂。

    一双软靴落在阎小五面前,阎小五嘴角弥漫出一丝血,她抬头看去,看到轻歌。

    轻歌背对着如血残阳,居高临下俯瞰着她。

    轻歌朝她伸出手,“起来。”

    阎小五闷哼一声,撇过头。

    见此,轻歌将阎小五拽了起来,拽至祖爷面前,淡淡的道:“祖爷,我带她去幽兰院了。”

    “我什么时候跟你走了?”

    “你想杀人?等战胜了我,再杀也不迟。”轻歌说。

    阎厚勇听着这话,越听越是奇怪。

    他堂堂阎家大老爷,啥时候成了猪肉?想杀就杀?

    阎小五看着轻歌,眼神飘忽不定。

    她年轻气盛,不服管教,叛逆极端,没有人能掌握她。

    此时此刻,阎小五看了眼还在跟沼泽兽对峙的半人狮,一招手,半人狮便化作光影掠进她身体之中。

    沼泽兽见此,松了口气,也乖乖回到虚无之境。

    终于可以歇息了。

    “我要住最好的房间。”阎小五说。

    “可以。”轻歌点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