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1581章 修习炼丹术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轻歌走出阎家九层楼,心里百味杂陈。

    天色渐暗,她站在长廊上回味祖爷的话。

    轻歌抿着唇。

    有祖爷鼎力相助,她就不必与城主府、燕家、魏家周旋。

    她既然来了阎家便是阎家的人,与燕复平之间必然会产生隔阂。

    轻歌皱了皱眉。

    她从未想过阎家的事,更别说贪图阎家影卫。

    轻歌低头,把凤扇与紫檀珠从空间袋里拿出来,放在掌心。

    她把凤扇打开,眸光流转,看了好一会儿,轻歌才把凤扇收好。

    轻歌转身朝幽兰院走去,既然接受了,就得扛起责任。

    阎厚勇、阎世城——

    这两人到底是祖爷的儿子,虽说祖爷六亲不认,只爱权利,但对亲生骨肉下不了杀手,可看着两人斗得你死我亡,祖爷痛心疾首。

    轻歌握紧拳头,走出长廊看到一个肥厚的背影。

    阎厚勇在祖爷住处与幽兰院的必经之处等候已久,听见脚步声,他缓缓转过身,看向轻歌,面带微笑,“轻歌,祖爷这人说一不二,没有为难你吧?”

    轻歌敛眸。

    阎厚勇城府深,他这一番话,绵里藏针,是想试探祖爷找她所为何事。

    阎厚勇小心谨慎,疑心很重,从夜轻歌踏入阎家大门的那一刻起,就已成了他的敌人。

    “祖爷是我外婆,谈何为难?”轻歌反问。

    阎厚勇笑了笑,道:“阎家规矩比较多,恐怕短时间内你难以适应,有什么事尽管跟舅舅说。”

    “舅舅年纪大了,早些歇息吧。”轻歌作揖,随后绕过阎厚勇。

    阎厚勇:“……”

    阎厚勇转身看着轻歌的背影,收起憨厚之态,脸上的笑全部凝固住,便见他冷嗤了一声。

    轻歌在幽兰院住下后,阎狱也搬回了阎家。

    整座落花城的人,全都在讨论祖爷此举所谓何意?

    秦家主被夜轻歌砍断一臂的事早就在落花城传开了,秦家主醒来,得知臂膀治不好,夜轻歌还进了阎家,气得又昏了过去。

    落花城。

    蛇葬站在高高的城墙上,看着万家灯火,若有所思。

    夜晚,一颗颗夜明珠点亮了落花城的道路,晚上的集市更为热闹。

    蛇葬身后,走出一人,永夜生!

    永夜生循着蛇葬的视线看过去,一座座恢弘豪迈的府邸,一个个灵气充沛的修炼者,一条条延长到尽头的街道。

    “冥千绝住在魏家,兰无心在城主府,秦家主恨之入骨,不用你出手,自然有人收拾夜轻歌,夜轻歌太顺风顺水了,该让她吃吃苦头。”蛇葬淡淡的道。

    “你何时回家?”永夜生问。

    “蓝芜的药引是夜轻歌心脏,夜轻歌曾经废了兰无心,兰无心此人睚眦欲裂,就算是在落花城,只要有机会,必让夜轻歌死无葬身,夜轻歌潜能天赋很可怕,如若不能绝对弄死她,就不要轻举妄动,莫以为你五剑灵师就能奈何她,此人,最擅长的就是绝境反击。”蛇葬淡淡的道。

    他戴着藏青色的斗篷,负手而立,满是荒凉。

    永夜生皱眉,“你该回来了?”

    蛇葬转头,语气冷静,面上表情更是冷淡至极,“当初让你走的是我,现在让我回来的也是你,那场大火,把你也烧死了吗?”

    蛇葬冷笑:“天鹰阁与拍卖场联合,不要小瞧天鹰阁的力量,就连魏老也有意拉拢天鹰阁,天山外有许多至尊修炼者,大多数都是七剑灵师,他们几十年不变,只为突破大灵师,与其密谋划策,倒不如找这些修炼者,只要能找到一位七剑灵师衷心跟着你,三大世家翻不动什么风浪,祖爷实力深不可测,魏老你根本不知道他修炼到什么境地了,燕复平实力最低,但铁矿掌握在他手中,没有兵器的战士,发挥不了什么力量,燕复平是墙头草,见风就倒,只为保全自身,至于秦家嘛……”

    蛇葬道:“你若不给秦叔叔一个交代,他怕是会心寒,别看他没什么兵力,他与幽冥岛的人合作,多年来,半人半兽的事都是秦家在处理,他本就是个有野心的人,否则又怎会誓死杀一个夜轻歌?还是提防点。”

    “无情崖记得封闭,虽然有薄情雾在,但夜轻歌已经起疑了。”

    “……”

    蛇葬站于城墙,看向四周。

    落花城的景,全都敛于眸。

    “葬儿……”永夜生往前走了一步,伸出了手,蛇葬跳下城墙,转瞬就已消失不见。

    永夜生看着落空的手,抿紧了唇。

    永夜生摇摇头,无奈苦涩,自嘲的笑了笑。

    阎家,幽兰院。

    轻歌盘腿坐着修炼,等到进入乾坤碑,她必能突破四剑。

    现在当务之急,不是阎家纷争,城主起疑,城内权斗,而是墨邪的落花毒。

    轻歌满头大汗,她停下修炼,坐在地上翻看一本炼丹书。

    这是入门的炼丹书,介绍很详细,炼丹之道,无疑是药材的比例,溶解,精神之火的控制,以及对炼丹炉的操作。

    轻歌的月蚀鼎,就是能炼丹、炼器的双重鼎。

    轻歌看林尘给她的炼器书,以及北月太祖留下的驯兽书,都能举一反三,很好的理解。

    可她看着这本炼丹书,只觉得是天书,完全看不懂。

    轻歌静下心,试图沉入书里的详细介绍,然而,依旧没用。

    轻歌抓狂。

    她在修炼、炼器以及驯兽方面的天赋太好,就算有所瓶颈,努力一把,沉下心来便能完成修炼,可炼丹不同,她怎么看都看不懂,越往下看,越是头疼欲裂。

    “药材比例?溶解的纯度……”

    轻歌喃喃自语。

    轻歌扶额,无奈叹息。

    也是,其他辅助职业,她都修炼的非常好,若炼丹也有天赋的话,岂不是逆天了?

    那太夸张了。

    可除此之外,轻歌找不到其他的办法去解墨邪的毒。

    落花毒乃十大奇毒之首,就连不死花都解不了落花毒,炼丹府府主也无可奈何。

    也就是说,放眼四星,没人能解毒,墨邪只有等死一条路。

    轻歌只能尝试着炼丹,尝试着亲手炼制解药。

    脚步声响起。

    一双秀气软靴轻踩草地,阎烟走来,走至轻歌身后,伸长了脑袋看过去,见轻歌在看炼丹书,阎烟睁大眼睛,不可置信,“轻歌,你要修习炼丹术?我的天,你认真的?”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