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1572章 薄情雾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城主府,老医师匆匆忙忙的赶来,看到躺在榻子上的墨邪,怒不可遏,双手猛拍大腿,“该死,真该死,墨公子正在治疗的关键时候,一日三餐必须按时服药,否则会遭到反噬,墨公子身上还中了脱骨香的媚.药……”

    “能治好吗?”随后走来的永夜生问。

    “先解决掉脱骨香再说落花毒的事吧,城主,你去府上找几名婢女来。”老医师说。

    意识不清的墨邪忽然抓住了老医师的手,老医师看向墨邪,墨邪费力地摇摇头。

    “不需要。”他含糊不清的吐出三个字。

    “脱骨香并非普通媚药,若不合欢,会积下病根。”老医师严肃的说。

    墨邪闭上眼,抓着老医师手腕的手并未松开,他意已决,哪怕留下病根,也绝不会随便找人合欢。

    老医师看向轻歌,“夜姑娘,你与墨公子交好,如果是你的话……”

    墨邪猛地打开双眼,看向老医师,“别人不行,她,更不行。”

    轻歌抿紧了唇瓣,她的衣裳染上鲜血,站在三步开外的地方。

    轻歌垂着眼眸,双手不由攥紧。

    若墨邪需要,她的命都能给墨邪,愿为此赴汤蹈火,在所不辞,然而,偏偏这一样不行。

    试问,姬月若为别的女子解脱骨香,她是绝对不同意的。

    “有没有别的法子?”轻歌问,许是战斗太久的原因,嗓子嘶哑暗沉。

    老医师摇摇头。

    他怎么就不懂现在年轻人的想法了呢。

    墨邪对夜轻歌的在乎他看在眼里,他刻意撮合,墨邪怎么就一根筋?

    老医师脑海中灵光一闪,他双眼一亮,转头看向轻歌,说:“还有一个法子。”

    “什么法子?”

    “用阴魔莲与百花子炼制的丹药,恰恰能化解脱骨香,我身上有百花子,这阴魔莲可不好弄,无情崖下可能有阴魔莲,无情崖是落花城的禁区,崖下危险重重,冒险者有死无生,罢了罢了,这阴魔莲难以弄到,白白丢了性命可不好,再说了,无情崖下不一定有阴魔莲,几率特别的小,只是根据无情崖的地形一种猜测而已。”老医师摆了摆手,叹了口气。

    半年来,墨邪是他的心血,他只希望能治好墨邪的落花毒,让墨邪重现往日的风华。

    “阴魔莲……”轻歌喃喃自语。

    “轻歌,你不要去,当年落花城内几大世家的一场战斗,十万尸体全都丢在了无情崖下面,无情崖怪异的很,特别的凶险,医师也说了,无情崖下不一定有阴魔莲。”永夜生似是看出了轻歌的想法,说。

    “好,我不去。”轻歌看向墨邪。

    她说这话只为了能让墨邪安心。

    “医师,你要好好诊治他。”轻歌说。

    “老夫必然用尽全力,哎,这孩子,也怪可怜的,若是寻常人怕是早就承受不住一死了之了。”老医师太息一声。

    轻歌深思,眸色沉寂。

    夜色凉如水。

    城主府内,来来往往的侍卫奴婢都在忙碌着墨邪的事。

    墨邪的情况越来越差,脱骨香的事,若墨邪不愿意,就算永夜生跟老医师抓几名婢女剥光了丢到墨邪的床上,怕是也没用。

    老医师忙的焦头烂额。

    永夜生也没有休息的打算,一直在墨邪房内陪着他。

    “轻歌呢?”永夜生问。

    婢女回答道:“夜姑娘在院子里。”

    “让她好生休息,别累着了。”永夜生道。

    “是。”

    “……”

    院内,轻歌站了许久,而后孤身一人离开城主府。

    她悄然出了落花城。

    无情崖距离落花城有一段路程,悬崖很大,犹如杯状,底下冒着火红的雾气,她低头看去,参悟过虚无境的她竟是一眼望不到底。

    她浑身上下无数的毛孔都在喷张,脏腑与灵气都在抵制着无情崖。

    无情崖下面有她不喜欢的气味。

    轻歌凝神聚气,便见她面前,吞噬煞气红光闪烁,凝聚出一朵巨大的实质红莲。

    轻歌站在血魔花上,驱使着血魔花去往无情崖下。

    越往下,空气越是稀薄。

    轻歌并非鲁莽,反之,她特别的谨慎。

    她不会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她肩上背负着太多,她一旦死了,她背后的那些人,如何生?

    但,墨邪的事,她绝不会不管。

    轻歌仔细观察着崖壁,红雾太重,她根本就看不清。

    轻歌的重点落在了红雾上,此时距离悬崖边有一段距离,悬崖里的红雾像是刀枪剑戟刺着她,压迫着她,让她喘不过气来。

    轻歌咬紧牙关,释放出血魔花煞气,将红雾吞噬。

    红雾消失后,轻歌却不敢放松懈怠,她十足的戒备,紧盯着四周。

    突地,承载着轻歌的血魔花化作一道红光散开,轻歌身体直直的往下栽。

    轻歌失重,无法控制的摔下去,她试图引动灵气和精神力,忽然之间,漫天的红雾像海水涌动一般压向她。

    这一刻,她如砧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

    红雾钻进了她的毛孔里,钻心刺骨的疼让她发出阵阵低吼声。

    嘭!

    轻歌头朝下倒在地上,额头的伤口流出一丝血迹。

    脑子一顿震颤,轻歌一片空白混沌,疼痛感深入骨髓。

    “夜丫头,你还好吗?”精神世界里传来魇的声音。

    轻歌躺在地上,身体动了几下,好半天才缓过这口气。

    她大口大口的喘气,周遭的红雾比那巨山还要重,紧紧压着她。

    轻歌想要起身,在红雾的压迫下,她却是站不起来。

    轻歌试了好几次,依旧没用。

    噗——

    轻歌嘴张开,一口血吐出。

    她的周身全都是血,在地上凝为血泊。

    “薄情雾,这无情崖下竟有薄情雾,夜丫头,你摊上大事了。”魇急促的说:“薄情雾就像是跗骨之蛆,一旦缠上,不死不休,就连永夜生也不敢轻易尝试,丫头,让我附身,否则时间久了,薄情雾更为强大,就逃不掉了。”

    一片红雾中,轻歌眼前景象特别的模糊,仿佛置身于黑暗。

    “不必。”轻歌说。

    附身这种事,对她跟魇都有很大的损害,不到万不得已,她不愿这么做。

    轻歌趴在地上,她抬头看向前方。

    红雾涌动,紫色的花影若隐若现。

    轻歌睁大眼睛,用精神力碾碎前方的红雾,看到了那朵花。

    阴魔莲!

    是阴魔莲!

    轻歌万分欣喜,脸上扬起了笑。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