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1564章 墨邪不见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屋内,轻歌盘腿而坐,犹如老僧入定般一动不动,汗水自万千毛孔里衍生出来,衣裳全都湿透。

    到达灵师之后,越是修炼突破,难度倍增,先天境地就比较快速一点。

    但不同的是,先天十三重是一生的基础,若基础没打好,就意味着未来的修炼程度会被限制。

    秦家!

    落花毒!

    蛇葬——

    ……

    轻歌脑海里闪过许多字眼,她沉溺在悲伤痛苦之中。

    这一年来,墨邪究竟遭受了怎样的折磨?

    若下毒之人是秦家,那秦家为了什么才会下毒?这其中,必有不为人知的理由。

    翌日下午,轻歌修炼完毕,她走进浴池之中,白媚儿端着熬好的药汤走来。

    白媚儿跟她身边的几个月来,每日不辞辛苦,不论刮风下雨,都会给她熬一碗药汤。

    当然,轻歌没有喝进去过。

    她赤/裸着身子,肌肤白皙如雪,似羊脂玉般晶莹,吹弹可破,盖着一条乳白色的绒毯。

    白媚儿给她喂药,而后为她按揉太阳穴,轻歌眉间有一道深红的痕迹,那是因为她头痛症发作时经常捏眉心。

    “王上,还有半个月就要狩猎了,你与阎家大小姐的战帖……”白媚儿说。

    “不急。”

    轻歌眉头紧紧皱起,修炼一天,她腰酸背痛的。

    似是想到什么,轻歌问:“虞姬呢?”

    “我给她安排了一间比较偏僻的屋子,不会叨唠到王上你。”白媚儿说。

    轻歌点点头。

    她头疼不已,眉间皱出了几道痕迹,轻歌下意识抬起手,指腹狠掐眉间的肉,似乎这样就能减轻一点儿痛苦。

    今日,她根本沉不下心修炼,总感觉要发生什么。

    像是要来一场大雨。

    轻歌掀起绒毯站起来,玉手一挥,放在檀木架子上的水蓝长衫便到了轻歌身上。

    轻歌打着赤足朝外走去,推开门的刹那看见虞姬,虞姬就站在门外,一张明媚妖孽的脸,似笑非笑。

    “我们这么久没见,不该坐下来谈谈心?”虞姬说。

    轻歌头痛欲裂,她的心摇摇欲坠,感到非常的不安。

    轻歌不予理会虞姬,绕过虞姬走在长廊上,一阵阵秋风撩起长衫,如深海的水起了涟漪。

    虞姬勾唇一笑,一个箭步掠过去,赫然抓住轻歌的手。

    与此同时,轻歌反扣住虞姬手腕,将虞姬抬起,虞姬身子压过轻歌头顶,踩着长廊天顶,一个旋转空翻,落在轻歌身后。

    在这期间,两人的手蕴含着浓郁的灵气,你来我往间皆是杀招,下手绝不心软。

    灵气犹如狂风惊雷般大起。

    虞姬掐住轻歌脖颈,轻歌五指微缩,紧扣在虞姬的左心房,指甲刺破衣裳,扎在了皮肉上。

    全都是致命的手段。

    “就算我杀了你,于冥千绝来说,也不过损失了一个奴才而已,像你这样的奴才,四星大陆,他要多少,就能有多少。”轻歌一针见血,残忍地揭开虞姬的伤疤。

    “你也逃不出他布下的天罗地网,这三年来,你的每一步,都在他的算计之中。”虞姬不为所动,嘴角裂开一抹残酷的笑。

    轻歌眼中泛现了杀意。

    可,她不能。

    冥千绝当着众人的面,把虞姬塞到她府上,若是出了什么事,必然唯她是问,拿她开刀。

    冥千绝是佣兵协会的会长,迦蓝被毁后,佣兵协会在四星大陆的地位越来越高,若她露出破绽,冥千绝就能明目张胆的开罪她。

    轻歌的手握成拳头,眼神凛冽如寒风凝视着虞姬。

    骤然间,轻歌身上爆发出强烈的气场,她的手蓦地上移,拽住虞姬头发,将虞姬提起来,摔在长廊栏杆边的柱子上,好在柱子牢固,没有碎裂。

    轻歌走过去,一脚踩在虞姬胸膛,肋骨咔擦断了两根,虞姬微微张开嘴,血液喷涌而出。

    白媚儿冷漠的看着这一幕。

    她跟在夜轻歌身边,知道夜轻歌的强大和天赋。

    轻歌居高临下睥睨着虞姬。

    这条命,她要了。

    轻歌的精神力碾压虞姬,导致周围的空气稀薄,虞姬无法正常呼吸。

    虞姬想要动弹,血魔花里的煞气,在悄然无息间把虞姬体内所有的力量全都毫不留情的吞噬掉了!

    “虞贵妃,你早该死的。”轻歌说。

    “你想杀了我?”虞姬忍着肋骨断裂的疼,浅笑。

    “你很聪明。”

    轻歌脚掌用力,虞姬身体因痛而痉挛,唇齿间全都浓稠猩热的血。

    “媚儿,过来。”轻歌斜睨了眼白媚儿,一瞬间,白媚儿就发现了夜轻歌的目的。

    虞姬躺在地上,转头看向白媚儿,眼眸赫然睁大。

    夜轻歌打算让白媚儿杀了她,之后把罪名推给白媚儿。

    夜轻歌一向重情重义,白媚儿是白鸿海的遗孤,她怎么会让白媚儿顶罪?

    难道说,夜轻歌发现了白媚儿的身份?

    虞姬的眼神陡然犀利,冷锐,闪过一丝狠戾。

    白媚儿站在长廊边沿,与轻歌对视,她的眼神落在了虞姬身上。

    “她是佣兵协会的人……”白媚儿说至一半,看着夜轻歌的眼睛,闭上了嘴,无法开口。

    夜轻歌发现了她吗?

    究竟是哪里露出了破绽?

    白媚儿百思不得其解。

    但白媚儿现在还不知道夜轻歌的意思,也不知道夜轻歌到底有没有识破她,还是说,这仅仅只是一个考验而已?

    白媚儿的心脏飞速跳动,脑子里的思绪高速运转。

    白媚儿咽了咽口水,她拔出短刀,走向虞姬。

    此时,虞姬幡然醒悟,兴许,她只是冥千绝手中的一粒棋子。

    夜轻歌那么恨她跟冥千绝,若她进了听雨轩,岂不是死路一条?

    等她死了,冥千绝再借题发挥。

    冥千绝坐拥佣兵界,他若执意要惩罚夜轻歌,谁敢反驳?

    虞姬的心渐渐寒。

    她可能从未走进过冥千绝的心里。

    白媚儿蹲在虞姬身边,双手攥着短刀,白媚儿深呼吸一口气,闭上眼,说:“王上,佣兵协会不好对付,若冥会长有所怪罪,媚儿一人能承担所有,能够为王上去死,媚儿无怨无悔。”

    白媚儿正要出刀时,长廊尽头沉重飞快的脚步声响起。

    轻歌回头看去,目光一闪。

    是阎狱。

    “九哥?”

    “墨兄不见了,找遍城主府,无所踪迹!”

    墨邪不见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