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1563章 我是拿你命的人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轻歌站定不动,眼神落在那人身上。

    蛇葬!

    轻歌讥讽一笑,算是许久未见的老朋友了。

    她一直都很想知道,蛇葬到底是什么身份,四星大陆,不论哪方势力,他来去自如,万事万物,他似乎都清楚,像是一阵风,突然来,悄无声息的走,他体内似乎蕴含着极其强大的力量,可他又仿佛对名利不在乎。

    当初在西海域,是他极力阻止她与梅卿尘在一起……

    “你终于来了落花城。”蛇葬从床上走下来。

    他看着轻歌脸上的面具,抬起手伸向面具,在半空之中骤然间被轻歌狠狠抓住了手腕。

    “你到底是谁?”轻歌问出了心中疑虑。

    “我是谁,很重要吗?”蛇葬放下手,走到榻子上坐下。

    轻歌往前走了两步,刹那,暗影闪过,便见方才坐在榻子上的蛇葬,瞬息间就到了轻歌身后,强而有力的臂膀伸出,揽住轻歌娇小的身体,下巴抵在轻歌肩膀上。

    蛇葬凑在轻歌耳边,呵着热气,“天地是一张大网,你以为你能逃出这片天吗?你,你不能,就算你是四星第一天才那又如何,你的人生注定如此,双重命格星的悲剧会重演,而你,根本没有逆天改命的本事,夜轻歌,束手就擒吧,不要挣扎了,一旦你走进落花城,你要么为奴,要么成为乱葬岗上的一具尸体,这座城,比你想象的可怕。”

    蛇葬的双手下移,放在腰带上,他长指一挑解开腰带。

    轻歌脚步偏转,侧开身子,手执漆黑如墨的明王道,刀尖指着蛇葬的面门。

    “冥千绝,兰无心,秦家,血族,梅卿尘,你觉得,你能解决掉这些麻烦吗?祖爷十几年不过问你的生死,为何在十几年后的今天才对你若有若无的好,你还不懂吗,你的存在,不过是历史交替,格局变换的一场风暴而已,当风平浪静后,一切恢复如初,而这世上,再无夜轻歌此人,你懂吗?”蛇葬平淡的说,那藏青色的眼眸,像是琥珀一样,流转着光火,却如此的冷静。

    他到底想表达什么?

    他又知道些什么?

    天地为盘,她不过是一粒棋子而已。

    微不足道,渺小似蝼蚁,经不起风尘。

    “告诉我,你是谁!”

    轻歌掌心用力,手中明王刀往前推进了几分,刺破了蛇葬的眉间,鲜血凝成珠儿落下。

    血,越来越多,似暗夜盛放的曼珠沙华。

    “我是谁?”

    蛇葬自言自语的反问,轻笑一声后,他的眼神陡然变得犀利,冷冷的注视着轻歌,“将来,我会是要你命的人。”

    蛇葬抬起手推开明王刀,他逐步靠近夜轻歌,他抿着唇凑近轻歌,亲吻那浓密的眉睫。

    轻歌双手握刀,一刀捅向蛇葬的心脏,想象中的血腥没有出现,蛇葬犹如一道幻影,一缕青烟,赫然消失不见。

    轻歌散开精神力,凝神聚气,铺盖一场狂风,朝四周席卷而去,试图找到蛇葬。

    蛇葬似是凭空消失,没有任何的踪迹。

    又是这样!

    蛇葬每一次出现,都是如此!

    轻歌站在屋子中央,仿佛于迷雾深处,她的双眼明亮,却茫然,看不清条条道路。

    路口/交叉,延伸出一条条小路,这无数条路,只有一条是生路。

    其他路,全都通往地府。

    轻歌沉下心来,盘腿坐在床上修炼,唯有突破,唯有不断强大的自身,才能让她有深深的安全感,否则,她相当危险。

    这侧,轻歌在马不停蹄的修炼,城主府,墨邪不断的嗑药,如此才能减轻落花毒带来的痛苦。

    老医师站在一旁看着墨邪,摇头叹息,墨邪的意志力不是一般人能够比的,可是,再强大的意念,也阻挡不住落花毒发毒时生不如死的折磨。

    墨邪睁大双瞳,一声声怒吼,他咬紧牙关,双眼充血,额头青筋暴起,他憋着气儿,眼珠子好似都要迸出来。

    密室内,铁链锁着他的四肢。

    “从现在开始,每日要服三次药,一定要谨慎小心,若不服药,会遭到剧毒的反噬。”老医师说:“我这是以毒攻毒的法子,不成功,便成仁,若不如此,你的落花毒终生不得解。”

    墨邪忍着痛苦,猩红了眼,费劲力气,点了点脑袋。

    晚风吹过,听雨轩内,轻歌汗流浃背,她试图用灵气去冲撞四剑灵师的瓶颈。

    听雨楼,楼台上,虞姬与白媚儿相对而坐。

    虞姬喝了口茶,问:“给夜轻歌吃的那些药,如何了?”

    白媚儿想到连日来,每日早晨给夜轻歌熬的药汤。

    “夜轻歌全都食用了,一滴不漏。”白媚儿面无表情的道。

    “很好。”虞姬说:“夜轻歌此人,性情烈,创奇迹,一定要好好控制住她,否则不堪设想。”

    白媚儿起身朝楼阁下走去。

    虞姬看着白媚儿的背影,嘲讽的笑着,“跟了夜轻歌一段时间,你该不会以为自己是夜轻歌的狗了吧?要记住,你的主子,是冥千绝,而非夜轻歌。”

    媚娘停下脚步,看向虞姬。

    “我们一直跟在主子身边,相依为命,你说,等主子心愿达成后,我们就不用颠沛流离了,虞儿,你现在,已经迷失了心智,为了一个男人,这样的你,看起来很下贱,你自己去照照镜子,就知道面目有多丑了。”

    媚娘说完转身走了下去。

    虞姬晃神,随后恣意的笑了。

    她站在这楼阁上,能够看到城内的条条街道,虞姬站于边沿,她闭上眼张开双手,感受风的抚摸。

    她睁开双眸,面带微笑。

    冥千绝说过,等报仇雪恨后,带她归隐山林,过着清闲自在的日子,没有血雨腥风,也没有打打杀杀。

    夜轻歌终是冥千绝复仇之路上的踏脚石而已。

    她日后的成就与冥千绝息息相关,当然,她若是死了,也必然出自冥千绝的手。

    虞姬甚至会嫉妒,冥千绝为何要把这么多时间放在夜轻歌身上,就连睡梦中,冥千绝都在想着夜轻歌,即便是如何折磨她,虞姬心里也忍不住泛起微酸的痛。

    天将破晓时,虞姬走了下来。

    她路过长廊,站在屋子窗口,看轻歌修炼。

    夜轻歌的努力,不比任何人少。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