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1559章 黄泉路上一壶酒!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轻歌想到落花毒中毒者的症状,以墨邪所形容的抑郁,相差无几。

    怪她不敢敏锐,以为墨邪如此聪慧强大的一个人,不会中落花毒。

    与其说她难以相信,倒不如说她自欺欺人,她不愿相信墨邪会中落花毒,落花毒是十大奇毒之首,就算她动容所有力量,也不一定能治好,落花毒不必其他毒,其他奇毒创造出来的时候,还带着解药,落花毒却没有,即便是有,也不知消失在哪了。

    顿时,轻歌的的眼眶深红了一大片,她眉头紧紧皱起,狠狠掐着墨邪手腕的手却如筛糠般颤抖,她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体内似乎有个魔鬼在疯狂叫嚣,一把利刃直插在她的心脏,轻歌痛苦万分,连带着身体都在发抖寒颤,一双眼目不转睛的看着墨邪掌心处不断溢出新鲜血液的伤口。

    阎狱望着轻歌突然爆发的情绪,不明所以,呆若木鸡,转而严肃了起来,墨邪满身的伤,以及那血液里不正常的味道……

    墨邪究竟在隐藏着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

    他看似光鲜的背后,在这落花城倒地遭受了怎样的折磨。

    阎狱表情凝重,默不作声的坐在一旁。

    墨邪张了张嘴,想要开口,却不知话该从何处说起。

    他就知道,等夜轻歌进入落花城的那一天,他时长爆发的落花毒,一定会被发现。

    他情愿天下人知道他的无药可解,受无数嘲笑讥讽,也不愿看到夜轻歌皱一下眉。

    轻歌没有说什么,甚至没有一丝表情,只是那紧蹙起的眉头,狠狠拧着,宛如打了死结一般。

    就是这样不与人说的倔强,让墨邪的心一阵阵撕裂疼。

    他一直想要守护的姑娘,怎能让她有半分难受?

    墨邪的伤口还在流血,轻歌面无表情地从空间袋里拿出一包止血药粉洒在伤口处,在拿出软布熟练地包扎。

    做这一切的时候,轻歌一个字儿都没说。

    把墨邪的手掌包扎好,轻歌站起来,提着一壶酒,走到湖边盘腿坐下,她一口饮尽一坛,转而又从虚无之境里拿出墨邪酿造的断肠酒,手执夜光杯,一杯接着一杯喝。

    轻歌神色冷漠似冰,眼眸薄凉,她感受着烈酒滑过咽喉与脏腑的滋味,沉迷陶醉于其中。

    突地,轻歌冷笑一声,她紧咬着下嘴唇,极力睁大的眼蓄满了泪。

    落花毒。

    四星最惨的毒。

    是谁下的毒!

    一般人绝对拿不到落花毒的,给墨邪下毒之人,绝对非富即贵,并且一定在这落花城中。

    只能说墨邪的出现碍了某些人的眼,他们才想处之而后快。

    那可是落花毒啊,下毒之人,起了必杀的心。

    他们要墨邪死!

    轻歌抬眸看向白月的那一瞬间,似有狼在嚎叫,那一双黑眸赫然成了猩红血瞳,妖冶似开在忘川的曼珠沙华。

    墨邪看着轻歌消瘦的背影,中是忍不住朝轻歌走去。

    轻歌情绪处于崩溃的边缘,在墨邪起身走出亭子的刹那,轻歌就把夜光杯放在地上,站起身子,纵身一跃。

    哗啦一声,水纹涟漪,一圈圈的扩散,便见她跳入了湖中。

    墨邪双腿僵硬,似是不受他的控制,完全迈不动。

    阎狱起身,走在墨邪身旁停下,“这是怎么回事?”

    “你知道落花毒吗?”墨邪反问。

    阎狱瞳眸骤然一缩,他赫然用力攥住墨邪的肩膀,满目错愕,“落花毒?你是说,你中了落花毒?谁下的毒?告诉我。”

    “我怀疑是秦家,不过秦家与幽冥岛的人暗中来往,不可轻举妄动。”墨邪淡淡的道:“炼丹府派了大师过来,就住在府上,我的毒暂时能压住,别担心。”

    墨邪望着波澜不惊异常平静的水面,心脏沉了沉。

    他能够理解夜轻歌的感觉,她如此的痛苦不堪,意味着她的在乎。

    墨邪此刻的心情,特别复杂交错,他难受着,又开心着。

    想来,他也是个极其自私的人吧。

    湖下面,轻歌放空身心,身体一直往下沉,直到去往了最深处。

    湖底,混杂的水不够清澈,潮湿的泥泞味灌入轻歌耳鼻,轻歌在水下睁开了双眼,她的眼眸化红为黑。

    理智清醒后,她能够完美的处理好崩溃的情绪。

    天无绝人之路,她一定能够解掉墨邪身上的落花毒,不仅如此,她要将下毒者千刀万剐,即便为此下地狱。

    又一道水声响起,水花四溅,浑身湿漉漉的轻歌从湖里跳出来。

    方才墨邪说的话她听得很清楚。

    秦家?

    她跟秦家,还真是不共戴天。

    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轻歌坐不住了,她从未忘记她来落花城的目的,落花城强者如云,若能在落花城建立威名,那在四星大陆都是顶尖的至尊,三年之约只剩下两年的时间,她等不及了,若是坐以待毙的话,她起码要十年时间才行。

    来落花城的这段日子,她很安分,八面玲珑,没有了以往的年少轻狂和热血沸腾,只希望能稳中求胜,然而,这样的法子,需要耐心,她没有那么多时间去耗。

    秦家吗……

    轻歌脸上绽放一朵妖冶的笑。

    她会亲手了解秦家的。

    秦家背后还有幽冥岛的势力,若在以往,轻歌会顾虑,可轻歌想铤而走险。

    若她真正强大起来,又何惧任何人?又有谁能打败她?

    若是不能,失败者,只能俯首称臣,没有别的选择!

    她不是一个完美的阴谋家,她想要的,只有无边的实力。

    这不是尔虞我诈的世界,拼的却是实力与否,唯有强者才能站在巅峰俯瞰这万里延绵的天下。

    最快到达巅峰的捷径,是突破大灵师。

    等她成为大灵师,放眼四星大陆,唯她独尊。

    但,她树敌太多了,若孤身一人不怕万敌,但她的背后有亲人、朋友,他们一个个都是疯子,愿为了她不要性命。

    轻歌走回亭内,身上的水湿了一路。

    “好好活着。”轻歌站在墨邪面前,冷冷的说。

    “好。”墨邪笑着。

    “若是死了,也别怕,我陪你。”

    黄泉路上一壶酒,谁也别怕孤独。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