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1555章 男人的尊严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冥兄,最近佣兵协会发生了不少事,你能在百忙之中抽身前来,已是感激了,还带什么礼。”魏离笑道。

    南海明珠珍贵异常,有价无市,怕是也只有佣兵协会会长冥千绝才能拿出来。

    得知来人是佣兵协会会长后,大厅内的众人都很尊敬。

    四星大陆上无数佣兵,他们成群结队,在凶险之地历练,把脑袋绑在裤腰带上,九死一生。

    冥千绝与魏离一同走进大厅内,虞姬跟在身后。

    虞姬的美貌,妖孽倾城,惊鸿一现,身上自然而然流露出风月气息,她的姿色,让大厅内的女子全都黯然。

    正因为如此,当初的北月皇,才会要美人不要江山,夜夜笙歌,流离于虞贵妃的花月殿,好在,北月皇还没到昏君的地步。

    冥千绝看了眼燕小七手中的黑龙鞭,夜轻歌站在燕小七身旁。

    许久不见,夜轻歌清瘦了许多,眼神却愈发凛冽。

    “不碍事,顺道来看看老朋友。”

    说罢,冥千绝走向轻歌,虞姬见此,眸色微微一变,而后悄然的将心思藏起。

    她一直跟在冥千绝身边,有关夜轻歌的消息,丝毫都没放过,夜轻歌的修炼速度惊人,堪称变态。

    虞姬认为自己实力过人,此刻却在怀疑,她究竟是不是夜轻歌的对手。

    若她对战夜轻歌,有几成胜算?

    虞姬面无表情。

    即便如此,虞姬依旧很美,似遍地杂草里的一朵花,日光的照耀下更显得娇媚。

    冥千绝走向轻歌时,屋子里的人面面相觑,窃窃私语。

    冥千绝的俊美,出乎许多人的意料。

    在他们眼中,身为佣兵界的老大,最起码是五大三粗一身肌肉,脸上最好还带着一块疤儿。

    不过此前,千金榜制作出四星大陆十大无双公子的榜中,姬月占榜首,冥千绝也是其中之一。

    但冥千绝一直待在佣兵协会,又雷厉风行,心狠手辣,在佣兵界赫赫有名,降服了一众亡命之徒,导致世人怀疑起了榜单的真实性。

    相当于其他势力,佣兵协会算是比较低调的一个。

    但就是这样的一个势力,谁也做不到连根拔起,即便五剑灵师永夜生,也不敢跟四星大陆的无数佣兵敌对。

    墨邪顿时走到轻歌身旁,周身散发出强大压迫的气势。

    阎狱想到方才提及冥千绝时墨邪的狠戾,立即走了过来。

    他调查过夜轻歌同时,也得到了冥千绝的一些资料。

    冥千绝原来是北月国斗兽场场主,与夜轻歌之间似乎有一些不为人知的渊源。

    气氛似乎剑拔弩张了起来,旁侧的阎烟看着这一幕,皱了皱眉。

    “有趣儿……”阎时秉坐在椅上,眉眼含笑。

    白媚儿站在轻歌身侧,她与虞姬对视一眼,虞姬会心而笑,白媚儿却是触电般收回视线。

    虞姬的眼神,意味深长。

    冥千绝在轻歌面前停下来,魏离连忙介绍道:“冥兄,这是城主义女,金蝉大师的徒儿夜轻歌,也是一位地级炼器师。”

    魏离之所以不介绍说是四国王,那是因为,即便夜轻歌是四大帝国的王,那也上不了台面,唯有金蝉子之徒的身份,才能拿得出手。

    地级——

    冥千绝若有所思,眉头轻挑儿,原来夜轻歌已经是地级炼器师了,小家伙的成长速度,真是让人惊讶。

    冥千绝饶有趣味的望着轻歌。

    魏离并不知道冥千绝与轻歌之间的那些事儿,还以为冥千绝看上了夜轻歌。

    夜菁菁隐匿在人群中,冷冷的看着冥千绝。

    曾经,冥千绝在浠水河边救了夜轻歌,她便以为冥千绝是个好人……

    事实上,凡事没绝对。

    “近来如何?”冥千绝微微一笑,“你好像长高了许多,冥幽那孩子一直在念叨着你呢。”

    轻歌面无表情,她并不想跟冥千绝逢场作戏。

    她与冥千绝之间的深仇大恨,此生不能消。

    她甚至想不到,冥千绝为何在做了那些荒唐之事后,还能坦荡荡的面对她。

    在旁人看来,还以为她与冥千绝的关系甚好。

    冥千绝的出现,让众人不由多想。

    夜轻歌本就是地级炼器师,以她的天赋,未来她就是炼器工会的主事人,若跟佣兵协会感情很好,夜轻歌岂不是逆天了?

    他们匪夷所思,就这么一个姑娘,能牵扯到各方势力。

    “本来挺好的,看见你之后又不太好了。”轻歌耸了耸肩,随心所欲的道。

    她不想跟仇人演戏,她极端的恨不得把刀插进冥千绝的心脏。

    几年来,冥千绝打着复兴占卜世家,给第五帝国报仇雪恨的旗号让她辗转生死,实则是为了一己之私而已。

    面对轻歌的挖苦,冥千绝轻笑了几声,眼底闪耀着邪肆的光芒。

    “轻歌,当初我希望你能成为我的场主夫人,现在你已有了未婚夫,虽然有点不地道,但还是想说一声,我冥千绝妻子之位,一直给你留着。”冥千绝道。

    此话一出,众人脸上的表情全都是一样的惊愕。

    一些女子心里涌出微妙的感觉,夜轻歌的未婚夫,是公子姬月,墨邪、阎狱对夜轻歌的好,他们都看在眼里,如今又多了一个冥千绝。

    然而,她们不知道,冥千绝狼子野心,夜轻歌不过是他的棋子而已。

    冥千绝是阴暗极端的人,若他真爱上了一个人,也不会守护疼爱,只想着不断折磨爱人,亲人痛苦的表情和凄厉喊声,能满足他内心深处的某种变态快感。

    虞姬看着冥千绝的背影,听着那话,心里咯噔了一下。

    就算知道冥千绝此话不真,他对夜轻歌毫无想法,然而,她还是能感受到自己的悲哀。

    冥千绝从未疼爱过她。

    即便她与冥千绝睡在同一张床上,她却是战战兢兢的,生怕惹冥千绝不快。

    很多时候,虞姬很羡慕夜轻歌,也佩服。

    在这个世道,身为女子的她,能走到这一步,真不容易。

    十年之内,夜轻歌定会成为几大势力的一方霸主。

    虞姬看向轻歌,轻歌漠视着她。

    “冥会长,我听说你不举,此事往后就别再提了。”轻歌浅笑,伶牙利嘴,口舌之快。

    冥千绝的脸色黑了黑,眼眸暗沉。

    天底下的男人大多相同,举与不举,那是属于男人的尊严,不可玩笑。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