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1552章 一步之遥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李总管的面容被烧焦,血肉与黑布缠在一起。

    就算黑布没了,也分不清原来容貌。

    李总管想要出声,却只能发出呜呜之音。

    “放肆,竟敢盗我月炎火?自作孽,不可活,这下高兴了吧,把你的脸都烧坏了,真是自找苦吃。”轻歌说。

    周遭的人,一个个目瞪口呆。

    这夜轻歌,要不要这么无耻?

    胡搅蛮缠,黑白颠倒的本事简直让人咋舌。

    明明是她要毁了黑衣人的脸,还怪黑衣人自己活该?

    尤其她还说的这么信誓旦旦……

    黑衣人嗓子无法说话,脸也一片焦黑,没人分得清他是谁。

    秦家的公子、小姐看着黑衣人的眼神里充斥着厌恶。

    李总管万分绝望。

    他心知肚明,自己只有死路一条了。

    轻歌起身,放下明王刀,拍了拍手掌,看向魏离,“魏兄,剩下的事就交给你了,查清楚此人的身份来历,若不然的话,他日还会有这种荒唐的事发生,今日是魏家,明日就有可能是城主府!”

    轻歌义愤填膺的说。

    明眼人都知道黑衣人声东击西起了杀心是奔着夜轻歌而来,夜轻歌却硬生生扭曲事实,把魏家拉下水。

    何况,刺杀者的脸都被夜轻歌毁了,嗓子还不能发出声音,如何调查?

    此刻夜轻歌风行雷利的手段,让众人深思,对待朝她下手的人,她会以更狠的手段还回去。

    夜轻歌显然耍了心机,在不知黑衣人的身份前,把黑衣人折磨的生不如死。

    魏离点了点头,一挥手,几名侍卫便下去架着黑衣人离开。

    黑衣人嘴里发出含糊不清的呜咽声,被侍卫粗鲁地拖走。

    黑衣人回头看了眼夜轻歌。

    夜轻歌身直如剑,站在原地不动,笑望着他,唇动无声,念出几个字。

    李总管!

    李总管毛骨悚然,原来夜轻歌已经知道了他的身份,才这么对待他,到了魏府手里,他也讨不到好,只希望李嫣然会明白他的苦心,发现刺杀者是父亲,通知秦家主前来相救。

    李总管忽然后悔对轻歌出手。

    他真是太冲动了。

    若他不能得救,只希望李嫣然不要再敌对夜轻歌,这样下去不会有好下场的。

    李总管被侍卫架着走向魏府独立的地牢,半途,路过偏僻小道时,李总管眼尖的看见了李嫣然。

    李总管满脸是血。

    李嫣然坐在树边,满身狼狈。

    她的头发被夜菁菁剃光,脸还毁容了。

    李嫣然心如死灰,无比的绝望。

    毁容了的她,如何能得到墨邪的心呢?

    “啊……呜……”李总管发出一道道嘶哑的声音。

    他猛然挣脱开侍卫的束缚,扑向李嫣然,被地面微凸的石块绊住,摔在地上。

    尽管如此,李总管还是没有放弃,使尽全力,拼命努力的朝李嫣然爬去。

    李嫣然吓了一跳,白月光下,李总管的脸特别可怕。

    即便她有一瞬的疑惑,觉得黑衣人的眼神那么熟悉,但李嫣然还是被李总管脸上的伤口恶心到了。

    李总管试图喊出李嫣然的名字,然而他一开张嘴,就有血液汩汩的往外流,源源不断,唇齿都看不清了。

    李总管想要靠近李嫣然,李嫣然下意识一脚踹在李嫣然脸上,“滚,给我滚,我警告你,不要过来。”

    李总管的身体僵住,脸上被月炎火烧灼的伤口,又严重了不少。

    李总管心里的最后一丝希望之火,彻底被浇灭。

    两名侍卫走来,对李总管拳打脚踢,李嫣然漠然旁观。

    侍卫再次架着去往地牢。

    李嫣然看着侍卫与李总管的背影,不知为何,心底里衍生出阵阵刺骨的寒气。

    李嫣然扶着树干站起来,看了眼天边明月,“也不知父亲何时动手……”

    李嫣然朝魏府外走去。

    秦家主说过,墨邪一定是她的。

    李嫣然脸上裂开张扬凌虐的笑,纤瘦的背影湮灭在浓浓的无边夜色里——

    黑衣人刺杀之事,算是到此为止,帷幕落下。

    众人的注意力,全都放在了轻歌与阎烟的炼器比试上。

    到此为止,阎烟专注炼器,不被其他事打扰。

    而西厢房的火势,也被扑灭。

    阎烟的炼器天赋与实力,落花城内众人都有目共睹。

    轻歌炼到最关键的地方被打断,炼出来的兵器,一定有瑕疵。

    这场比试,阎烟才是最后的赢家。

    燕小七咬着桂花糖,给轻歌鼓掌呐喊,“娘亲最棒了,娘亲最厉害了。”

    燕小七眼闪亮光,朝前走了几步,蹲下身把一个药瓶捡起来,好奇的问:“这是什么?”

    众人全都看向燕小七手中的药瓶。

    “来,小七,给我看看。”阎狱与墨邪对视一眼,开口道。

    燕小七把药瓶递给了阎狱。

    阎狱放在鼻子下面轻嗅了嗅,“软骨药剂。”说罢,阎狱盖上瓶塞。

    可见,刺杀者是有备而来的,还准备了软骨药剂!

    阎狱放下药瓶,看向轻歌。

    轻歌回到鼎前,把精神之火注入鼎炉;轻歌继续炼器,双目有神,紧紧盯着鼎炉看。

    那侧,阎烟快要把兵器炼制完成。

    魏府派人给阎烟一个冰盒,捏好的兵器模型,放在冰盒之中封存,过上一段时间才能拿出来。

    阎烟炼制一把刀,刀身特别沉重,重量是普通铁刀的数十倍。

    “无限接近人级巅峰的高等兵器。”阎狱点点头,“这段时间来,有点长进了。”

    怪不得阎烟这么自信,这样的实力,放在炼器工会,那可是数一数二的天才。

    阎狱看向轻歌。

    虽说轻歌曾在圣罗城炼制出惊艳世人的晋阶兵器,但这次比试,因为刺杀而中断,并且扰乱了夜轻歌的精神,想要再凝神把兵器炼的完美,不是什么容易的事。

    不过轻歌也没打算赢阎烟。

    可,事情的发展,超出了她的想象。

    轻歌炼器被中止之后,选择继续炼器。

    炼器的感觉与方才截然不同,再加上千尘钢里的气息,轻歌在炼器方面凝滞不前的瓶颈,好似有些松动。

    她距离地级炼器师,仅有一步之遥。

    她摸到了突破地级的要领。

    无论何种情况下,炼器都是一件很美好的事,她该享受这种美好才对。

    地级的要领,原来如此!

    李总管帮了她一个大忙!

    轻歌眼底闪过一丝喜色,炼器速度加快了不少。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