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衣人手攥匕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高高抬起,朝着轻歌面门猛然插下。

    阎狱等人,距离轻歌很远,短时间内,无法阻止黑衣人。

    那侧,夜菁菁跨过门槛,走进大厅。

    她看着朝轻歌出手的黑衣人,周身煞气疯狂迸射。

    轻歌冷冷的看着黑衣人,对上黑衣人的双眼。

    刹那,轻歌双眸幽绿,室内火热的温度骤然下降,犹如冬季来临,散发着不可思议的冷。

    轻歌犹如冰之女神,站在月蚀鼎前,一丝丝寒意以她为中心,朝四面八方扩散开来。

    匕首即将插入轻歌面门,贯穿她的脑袋。

    血溅三尺的场景并未出现,冰层扩散开去,封住匕首,再从匕首开始,沿着黑衣人的手臂继续蔓延。

    不多时,黑衣人成了冰雕,动弹不得。

    冰雕之内,他使出浑身解数,用了吃奶的劲儿,也无法在冰层上裂开一丝缝隙。

    黑衣人终于意识到了夜轻歌的强大,能在千钧一发之际,扭转乾坤。

    他听说轻歌要炼器,兴奋不已,以为找到了好时机,可以一击毙命,铲除夜轻歌。

    事实证明,他想多了。

    夜轻歌的精神力,无比的强大。

    否则,她如何能成为一名杰出的精神师?

    轻歌对面,阎烟依旧在炼器,不曾停下来,但阎烟察觉到了外面的动静。

    阎烟内心异常惊讶。

    轻歌在注入精神之火时候,竟然及时反应过来黑衣人的刺杀?并从容面对。

    而且,这是一场精心谋划的暗杀。

    先在西厢房放火,吸引众人的注意力,再在夜轻歌最薄弱的时候,迅速突击!

    阎烟若有所思。

    夜轻歌已经分神了,这场比试的赢家,注定是她。

    只能说天助她也。

    魏离派人去看吴紫灵的情况,他怒视黑衣人,这就是纵火元凶。

    他要杀了他。

    魏离往前走了几步,“夜姑娘,此人交给我,我魏府地牢,够他吃一罪了。”

    轻歌停下炼器,精神之火全部熄灭。

    魏离身上的怒火,让轻歌很诧异。

    魏离竟会如此生气?

    轻歌排除了魏家刺杀的可能性,在未知敌友之前,魏家不敢贸然动手。

    会是谁呢。

    轻歌舔了舔唇,望着黑衣人,摸了摸下巴,眼中闪动着妖异的光。

    “此人敢在魏府动手,自然要交给魏府来处置,不过,我愿意代劳,这种沾血的事,还是我比较擅长。”

    轻歌盈盈一笑,长指轻点在黑衣人被冰层封住的身体上,冰层化解开来。

    黑衣人手中匕首,再次刺向轻歌。

    轻歌甚至不需要用上灵气,雷巢里的精神力迅速出动,匕首直接被强大的精神力碾碎成齑粉。

    咔嚓!

    轻歌扣住黑衣人的臂膀,毫不客气的卸掉。

    轻歌没有摘掉黑衣人蒙面黑布的意思,而是膝盖朝上顶,顶在的黑衣人的腹部。

    黑衣人身体如一张弓,彻底朝上拱了起来。

    精神之火浮在黑衣人身体上,燃烧着黑衣人的精神灵魂。

    黑衣人倒地,痛苦的滚来滚去,双手抱头,发出一声声痛苦的低吼声,似濒临绝望的野兽。

    轻歌眼中寒光闪烁,她蹲下身子,把黑衣人提起来,朝月蚀鼎砸去。

    因炼器比试有一段时间了,月蚀鼎周身滚烫的很,黑衣人砸在上面,衣服直接被烧成焦烟,皮肉被烫伤。

    黑衣人落在地上的同时,轻歌一步跨来,冷冷的睥睨着黑衣人。

    “魏府乃三大世家之一,岂是你胡来的地方,放火杀人行凶,你眼里,还有没有城主永夜生?还有没有魏老?真是放肆!”轻歌怒喝。

    众人汗颜。

    要打就打,还得把帽子盖在魏府身上,有够冠冕堂皇的。

    偏生夜轻歌满脸认真,一本正经。

    说罢,轻歌右手伸出,漆黑沉重的明王刀破空而出。

    黑衣人见轻歌动了杀心,惶恐不已,情急之下连忙喊出,“住手……我……”

    他本想说自己是秦家人,好保住一条命。

    但轻歌根本没有给他说话的机会,一刀下来,精准的挑断黑衣人的琵琶骨。

    黑衣人痛不欲生,生不如死。

    黑衣人发出嘶哑的痛苦喊叫声。

    “我与魏兄感情甚好,由不得你在魏府这么放肆,今日我要替天行道,惩处你这恶徒。”

    轻歌义正言辞,刹那间,好似成为了正义的化身。

    不明真相之人,恐怕还以为夜轻歌浩然正气,君子坦荡荡。

    墨邪看着轻歌,摇摇头,笑了笑,“还是跟以前一样。”

    打着魏府的旗号,光明正大的动手。

    轻歌知道,一旦摘掉黑布,露出了黑衣人的脸,想要动手就不是那么容易了。

    黑衣人浑身嗜血,倒在地上。

    他看到不远处人堆里,有秦家的公子小姐。

    黑衣人宛如看到救星般,朝那处爬去。

    轻歌冷笑,赤红筋脉里的煞气悄然出动,进入黑衣人的身体,往上而冲,吞噬掉黑衣人的舌头,让他说不了话。

    轻歌任由他爬过去。

    当黑衣人看向秦家人的那一瞬,轻歌便清楚了他的身份。

    秦家主即便要杀她,也得在万全的准备下。

    只有李总管才会这么愚不可及!

    黑衣人爬过去时,舌头被吞噬,张开满是鲜血的嘴,哀嚎出声。

    那一堆女子花容失色。

    此时的黑衣人,遍体鳞伤,露在外面的双眼充血赤红,相当可怕。

    “我听说落花城外,有许多亡命之徒,生来不幸,就想报复世人。”

    轻歌一面朝黑衣人走去,一面道:“诸位不必担心,有我在,他还翻不起风浪。”

    众人:“……”姑娘,貌似你比这行凶之人更可怕。

    轻歌蹲下来,望着黑衣人。

    黑衣人不再爬,看着惊恐瞪着他的秦家人,黑衣人满心绝望。

    他亲身体会到了夜轻歌的可怕之处。

    他突然想让李嫣然不要去招惹夜轻歌,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

    黑衣人似是想到什么,费力抬起满是血和伤口的手,想要摘掉脸上黑布。

    只要摘掉黑布,露出了脸,秦家的公子小姐,就一定能认出他!

    李总管如是想着。

    轻歌知道李总管的举动。

    她打了个响指,一阵月炎火凭空出现,扑在李总管的脸上。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