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识轻歌的人,也都熟识冥千绝,一并恨着冥千绝。

    冥千绝的存在,就意味着轻歌永无安生之日。

    阎狱对冥千绝的事,并不是特别清楚,他只觉得,冥千绝此人,在四星大陆上,算是一个传奇。

    佣兵协会与世无争,身为几大势力之一,没有争斗的意思,它的存在即是权威象征。

    大厅中央,夜轻歌与阎烟相对而站。

    所有人都目不转睛的盯着她们,想知道谁才是最后的胜利者。

    轻歌专心炼器,她想要防水,但也不能太明显。

    阎烟站在魔灵鼎前,聚精会神,阎烟在炼器方面的天赋,落花城无可人际。

    可以说,炼器是她的骄傲。

    她绝对不会输。

    阎烟手掌燃起精神之火,她借着空隙看了眼轻歌,眸中闪烁着势在必得的决心。

    修炼方面,她稍逊一筹,但要比炼器,她绝对能碾压夜轻歌。

    正因为如此,当初风青阳化作摊贩老板,把千尘钢给夜轻歌的事,阎烟久久不能释怀。

    阎烟的炼器手法相当专业,她在炼器领域的成就,都是师父鬼眼教的。

    至于轻歌,则是自学成才。

    但她对炼器,像是某种宿命,冥冥之中必有联系,只要靠着一本残破的炼器书,她就能飞速成长。

    这一点,也是姬月当初想象不到的。

    风声呼啸而过,魏离站在一侧观望着二人炼器。

    片刻,他悄然离开。

    魏府西侧的一个古色古香房内,年迈的老人身材矮小满脸褶皱,坐在黑檀椅上。

    他端着紫砂壶,用心烹茶。

    魏离站在他身后。

    此人,即是魏老。

    魏老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从未出现在众人眼中过。

    他已经有很多年不参与落花城诸事了。

    因此,比之其他世家,魏府一向低调。

    “夜轻歌在跟阎烟比试炼器?”魏老放下茶壶,背对魏离,问。

    “是的,上回在拍卖场,阎烟还挑衅夜轻歌下了战帖,赌注是一条臂膀,阎烟似乎对夜轻歌有很大的敌意。”魏离道。

    魏老笑了一声,把茶杯推到魏离跟前,“离儿,这你就不懂了,女人的嫉妒心,那可是相当可怕,阎家虽然暂时没有认夜轻歌,可夜轻歌的天赋实力摆在那里,阎家其他人,不得不防,尤其是以天才自诩的阎烟。”

    魏离点点头,“夜轻歌乃是人中龙凤,阎烟在她面前,倒是稍显逊色了,难以想象,落花城外还有如此奇人。”

    “离儿,你能推翻迦蓝吗?”魏老问。

    魏离摇摇头,“孙儿不能。”

    “记住,夜轻歌此人,要么为友,要么不得罪,一旦得罪,就得斩草除根,最好把她的尸体都给粉碎,如此,她才没有回来寻仇的路。”

    魏离目光闪了闪。

    “祖儿最近还好吗?”魏老问。

    提及祖儿,魏老那阴鸷的眼里,竟是划过一抹柔情。

    “祖爷近来很好,只是被几个儿子烦到了。”

    魏离眼中划过一丝讥讽,“阎家只出过四位奇人,祖爷夫妻二人,阎夫人阎碧瞳,最后一位则是近来名声大噪的夜轻歌,其他人,平庸的很。”

    “不,还有一位。”魏老高深莫测。

    “还有一位?”

    “阎如玉。”

    魏老如此说,魏离如梦初醒般顿时想起了当初在落花城内意气风发的少年。

    可惜,世人皆传,阎如玉爱慕着阎碧瞳,两人之间有不伦之情。

    后来阎碧瞳把他关起来了。

    “爷爷说的是,这阎如玉,倒是个奇人。”魏离道。

    他年少时,见过阎如玉少年的姿态,风华绝代,名满落花,城内女子皆是芳心暗许。

    他的天赋放在落花城,其他自称天才的人,都自惭形秽。

    魏老神情清淡,他喝了口茶,看了眼魏离。

    似是想到什么,魏老开口问道:“听说吴家的小姐被你收了回来?”

    魏离脸色一僵。

    “吴老狐狸的心思你我都懂,也别太难为那小姑娘,她并非自愿,生长在世家的小姐,命都不掌握在自己手里。”魏老道。

    听得魏老说吴紫灵并非自愿,魏离双眼一凝。

    “我知道了。”

    “下去吧,今日是你的生辰宴,别把时间浪费在我这儿。”魏老虽已年迈,但嗓音浑厚,沉稳有力,只是颇为沙哑而已。

    “孙儿就不陪着爷爷了,这就过去。”

    魏离出了屋子,本想去热闹非凡的会客大厅。

    鬼使神差般,魏离不知不觉走到吴紫灵房间的门口。

    魏离懊恼的皱了皱眉,眉头宛若打了死结,狠狠拧在一起。

    魏离抬起腿迈动步子准备离开,准备把脚放下时,硬生生拐了个弯,退了回来。

    魏离看着紧闭的门,轻声推开。

    他迈步走了进去,刻意把步子声放低。

    魏离站在床前。

    玲珑床上,吴紫灵安静的躺在上面,双眼微闭,睫毛长长,浓密又黑。

    许是有些热,吴紫灵踢了踢被子,被子往下滑了滑,肌肤雪白如玉,奈何许多青紫痕迹破坏了美感。

    许是抬腿的动作拉扯到了伤处,吴紫灵微微张嘴,轻声呓语。

    魏离双眸一亮。

    吴紫灵的身体,一丝不挂。

    魏离看见了吴紫灵身上的痕迹,他太粗暴了,魏离有些心疼。

    吴紫灵浑身发烫,脸也在发烫。

    她特别的难受,像是生病了。

    魏离不懂,他隔着棉被俯下去,轻咬吴紫灵的晶莹圆润的耳垂。

    “公子……”吴紫灵情不自禁,低声喊。

    魏离眸中泛过喜色。

    可下一秒,魏离的脸彻底黑了下来,如一场不可预测的末世风暴。

    “墨邪。”

    吴紫灵在意识模糊不清的情况下,喊了别的男人的名字。

    这一点,魏离无法忍耐。

    魏离如一头暴怒的狮子,手掌粗暴的掐着吴紫灵。

    吴紫灵惊醒。

    她惊恐的看着魏离,想要缩回去。

    吴紫灵脑子很热。

    她非常难受,咳嗽了几声。

    “魏公子……我……”

    魏离一把掀掉对被子,抓住吴紫灵脚踝,把吴紫灵拽了回来。

    魏离掀掉衣袍再一次俯上去。

    魏离很残暴的对待她。

    没有任何的温柔可言。

    吴紫灵瞪大眼睛,沙哑的喊出声。

    吴紫灵特别痛苦,头脑滚烫如岩浆,她拼命挣扎,想要推开魏离。

    正因为她的抗拒,魏离才愈发生气。

    魏离一口咬在吴紫灵肩膀上,牙齿破开皮肉,鲜血流了出来。

    吴紫灵颤抖的幅度越来越小。

    两人严丝密合,紧紧贴在一起。

    灵魂碰撞出激烈的火花。

    吴紫灵满眼惊惧,心脏冷冰冰的像是死人。

    魏离掐着吴紫灵下巴,逼问:“怎么?是不是很失望,在你身上的男人,不是墨邪,而是我魏离?”

    说罢,魏离去往更深处。

    吴紫灵痛苦的咬着下嘴唇。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